失魂记

*爽文,添了老王几个buff。别算时间


从七眼泉下山,七星阵之后,王鲲鹏脱手再不管事,邓瞳好讲歹讲,尽如泥牛入海。束手无策下,只能把人拽去荆州养在了家里。

他旁观人整日酗酒,昼夜颠倒,从喝红的也勉强变成面不改色猛灌两斤白酒。春茂恒少当家心惊胆颤,面上壮着胆子骂对方每天躺尸、屁事不干之后,背地却打电话给刚毕了业,在荆州水文局安家落户的黄坤:“你说,老家伙万一黄昏把自己喝死了呢?”黄坤听见了,一只手大张抵着河道图纸,一手捏座机话筒皱眉,“你当徒弟,”他神色复杂,“哪儿有这么咒师父。”

邓瞳不想和对方纠缠这个,自从王鲲鹏撂了挑子,人的医疗器械生意和春茂恒现在全都得归他,“……你别说我,先说...

早在一起了的两个


叶修下到骨外III病区时,进门,看韩文清正在病区走廊尽头,面前站着个轮转的住院医小孩。

“……开了医嘱?”声音闷闷传过来,不怎么大,“嗯?要你下医嘱就是在电脑上开个医嘱敲字?那我要你?我要个秘书行了。”

小孩儿浑身绷紧。指头捏着查房记录的本子和水性笔低头。

“联系科室会诊,就是你开会诊单、他签个字儿?人没有来你不会催?一个电话不行,打两个,两个不行,亲自上楼去请——你不用继续在我组里留了,换个地方,我这里不留你这类人。”

说完了,人转过脸,望见叶修。

“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他愣了下。但几步又已经走过去。

“‘他不来,你难道不会请?’”对方惟妙惟肖学了句,几乎以...

还是之前大魔头老叶x镖头老韩的设定。

昆仑山之下,各大正派名门纷立,所有人绷如弓弦,水泄不通铜墙铁壁似圈围住当中两人。起伏山脉之下大风,极冷,人在旷野之中只如微尘沙砾。圈围里,韩文清已几力竭,嘴唇绀紫,喘息、半弯腰、手握刀,另只手攥握刀鞘,脸色惨白,像山脊蜿蜒之间的沉积霜雪。

叶修站在旁,发髻几乎为飞沙走石搅散,半晌,“……诸位,”看过勉力支持的人一眼,又半晌,转回头,“看他人杀人,”笑了声,伸手,“他人”二字抚了遭衣襟,“是滥杀无辜。罪孽深重、恶贯满盈;”指自己,“诸位杀人,”又一笑,“又不同,”又指众人,“每称道德仁义,替天行道、救难扶危。”

韩文清听见,对方声音在此刻,已显得飘渺又...

扔个东西,写什么这个月都是写了

*一个……割肉剔骨


如果,敖丙心魔难消,依然质疑天界,质疑与怀疑却如泥牛入海,毫无回应,龙半入魔,引洪水淹陈塘关,哪吒脱乾坤圈、展六臂,挽狂澜既倒,也半入魔抽筋剥鳞。敖丙失鳞断角,血肉模糊,术力失十之七八,血色铺陈,眨眼染透海水。陈塘关幸存。乾坤圈缩紧回套入腕,哪吒由凌空落地,李靖殷夫人急围上,太乙真人托七宝莲花,蹙眉望天——此时天雷闷响,是雷霆万钧、车马驰道之势。哪吒抬眼,片刻,却仿佛充耳不闻似回望向龙遁逃处。良久沉默之后,“……我的命,”随即,已燃起掌中三味真火,挥手摘下平安符,“小爷自来领教。”符纸眨眼引燃,李靖见状,心神俱震,尚未来及出声,人已又...

[李飞/李维民]风餐 2

*许多私设

*斜线在这个时候像没什么意义


二、


“…飞飞。”

身旁,人拿声音轻缓地托了托人,“飞飞,”广州突发暴雨,航班延误成了红眼航班,“只剩半个小时,快落地啦。”李飞听见,条件反射地挣扎了下,眨眼,几乎恍惚又艰难地才从云朵似的梦里醒来,“该醒了。”对方的眼镜在这个时刻的夜幕衬托之下显得格外锋利又冷,嗓音低沉,机身随大小气流颤动。沿着走廊,零星又乱七八糟亮起了几盏顶灯,暖黄色,微弱,像稀疏又稀薄的星星,“我们要到了。”

人将窗板提上去。

空气蓄水,广州依然在云层之下模糊又潮热地下着雨。

人依傍过去。“看,”带着点笑伸手点在了玻璃上,“亮的地方,”手比玻璃有温度,靠近上去...

一身萧索

[李飞/李维民]风餐 1

一、


“你们这个字要刷金粉吗?”工人边问,在急风骤雨里把撑起的伞收下去,“骨灰盒家属自己放,不要踩墓碑台阶,对,好了放下去就不用管了。”

风与雨夹杂在一起,再大的伞几乎也没有什么作用,李飞湿了半个,李维民替他湿了大半个,下个眨眼,他看见盒子外包裹的红布眨眼也已经变湿,洇成黑色。

“……这个粉,就一个问题,有点儿容易掉,大概一年过了来看人一次就得补一次,”李维民撑了大半只伞在骨灰盒顶,把李飞放在手臂旁边,工人在封盖两侧抹完水泥,“除了这个…还能上漆,”工人也湿透了,“漆长些,一次保个两三年吧。”

李飞撑三个人中着最大的一只伞。“再没亲人了。”整个东山陵墓像裹在雾里。他想。

工人拿起...

[韩叶]圈 2

*要小心爱与不爱之间

离得不是太远


“中午吃小砂锅来不来拼?梨苑2楼新开窗口这个!”

叶修从消毒服摸出手机看时间,这才看见之前消息亮在屏幕上。苏沐橙大概是见他许久不回,之后又发了个小猫扒玻璃.jpg的表情和窗口震动放弃了,“我找别人吃去啦!”又结尾,口气也不怎么介意。

“手术室。”

屏幕中,小猫竭力伸着后腿立起了半身,前爪撑在玻璃,明显有点儿企盼又可怜兮兮的。他没忍住笑了下。但笑完之后,还是把面前两个吃完的饭盒先摞起来收拾了丢了垃圾桶,继而调了个无铃声震动,又才不慌不忙地打字,“之前手机静音了,没看见,下午跟个手术。”

“?你怎么还能进手术室啊?”

气泡条颤巍巍浮起来,“老师...

日补逍哥,午梦老叶大魔王,一个脑洞爽一把

镖头 老韩x大魔头 老叶


老叶是个随心所欲的武林大魔头(这很明显是补《倚天》看逍哥看的。因为一些原因(?)武功尽失,要去昆仑微草找“毒圣”王杰希,又适逢被正派名门追杀。

另一边,老韩是镖师,但却是做镖师的最后一天:人逢乱世,其实风雨飘摇又落魄,镖局入不敷出,他拿了账面做遣散费,让大家最后吃散伙饭。吃完饭了散人,入夜吹灯,宅院寂寞又空旷,人坐在中庭,想“门外这块牌匾摘掉,明天天亮,自己还能做什么?”

刚苦笑了下,想到“不若去边境投兵,死也算…”突地,门“吱呀”响了声,他下意识皱眉,心念方动,又是个带点笑意的嗓子响起来,“我...

[韩叶]圈 1

*要小心爱与不爱之间

离得不是太远


“韩文清。”人念了遍。

韩文清听见。下午7、8节课,打了铃之后人群在这时已经流散大半,很快,“嗯?”他抬起头,看见人从大投影幕移过视线,“怎么了?同学?”迟疑了下,“是ppt吗你是要?”继而,“如果是课件,这个课件按教研室规定,现在只能给你们pdf格式,之前休息已经拷给大班学委了——还是课本有什么其他问题?”

人笑了笑。

“有个问题。”

“好,”韩文清伸手,低头脱了眼镜,随即已经道,“但稍微,”这个时候教学电脑刚退出程序,u盘跳出,却还没来得及拔,“几秒钟,给我,”投影幕在他说话间“嗡嗡”上升,“…行了。”屏幕黯淡下去。

人紧接着弯腰收了东...

还是之前老韩老叶都是歌手的梗。

演唱会,老叶当特邀嘉宾唱《千机》,唱了一半忽然停了,伴奏伴唱也很心有灵犀,也停了,老韩之前坐在旁边高脚凳帮人一起唱和声,人停了伴奏停了他就也停了。

人转了个话筒,还很熟练,转完看了看他,“…说是特邀嘉宾,啊,但嘉宾歌一首也就唱完了,人也要走——有点儿舍不得。”

观众听见,几秒。

“多唱几首!”有人喊,“多唱几首再走!”

“多唱啊,”人听见,笑起来就走过去场边了,“多唱几首合适啊?”比观众更唯恐天下不乱地问。

“不走了!”有人又喊。

“不走了?”他重复念了遍,“不走了不太现实:不是不能唱。问题主要在,抢了韩老师饭碗事儿小,万一出力气唱完,他不分我门票...

人怎么一个人抽烟喝酒

“如梦幻泡影,如露如电”


池震拧开门。

人坐在沙发的边缘。“…还没睡,怎么?”他看见人,下意识停了下,随即是茶几玻璃,“哟,”但很快,又笑起来,“一个人喝。”人说,已经脱了外套,挽衬衫,“陪你?”

又伸手。

人听见声音,抬头;池震拿起酒,迅速染了把水汽,雾湿在掌心,弯腰,拿眼睛看人。人看见,看了他几秒。

挪开视线。

他却还是看人,半弯腰。几秒钟。

人重新又望向他。

“哦,”下个刹那,很缓慢,陆离忽然就眨了下眼,“回来了。”继而道,习惯性地皱眉,“坐啊。”也没什么表情,偏手,嗓音平静又沙哑。

池震沉默了会,“怎么了。”

人问。

陆离掀了下眉尾。“没怎么,”语气很平淡,“...

[池震/陆离]如意 3

“一场漫无边际的天台二人闲聊”

“一个星期。也祝锦绣前程”


“看办公室没人。”

句子飘散,池震只模糊听见,“…还以为你人也出去了。”手腕依然凑在唇边,已经条件反射地停顿;风割过来,随即才是应声转过大半个身体。“怎么,又抽烟呢?”温妙玲笑了笑,在几步之外看他,发尾犹如丝缎,“风这么大,等会儿再吹熄了要。”厚底皮靴像鼓槌落地。

人眨了眨眼睛,“哦。”

很缓慢,“你啊。”

“怎么?”

对方走过来。

一把椅子。看清楚人,几秒钟,池震已经又落下肩,重新半垂眼睛地眨了眨眼睛,“嗨,没。”拖嗓子漫不经意来了句,仿佛涟漪,抬没拿烟的手,“空瓶了,”人敲内衬口袋,“不想喝了也。”

偏头,“...

人怎么一个人醒来 1

没穗穗,没拉郎,就是人跟人

池震/孙宇强


“兄弟,兄弟…”

孙宇强抹了把脸,垂眼,在镜子里对着人背影操心,“别睡了…醒醒。别扒着边儿吐啦——胃酸总返流害食道,要得癌症的。再吐脑袋要进杵马桶里啦。”

他没喝醉,人只是清醒又落魄,洗了脸擦手走,但人又好像确实颓唐。瓷砖冰冷。他舔了舔嘴,“一句话的事情呗”,又想。终于走过去。

拍人,“大兄弟,大兄弟,”喊,大兄弟的脖颈又湿又冷,他意料不到地冻手,像捧把雪,“你…”

翻人,人外衣裹模糊的血。

“我操!”孙宇强愣了下。

随即跳起来。

人翻回去。他条件反射地退了一步,但在下个刹那看见瓷砖,却又愣了下,又重新跪过去,“…呼,呼吸——救人...

人怎么摘到一颗月亮

“人怎么摘到一颗月亮”


桂花香脸已经是煞白了。

“苏,苏三省!苏三省!”小少爷挡在女孩面前,手抖,又红又湿的嘴唇颤得乱七八糟,脸更煞白,两颗眼睛像两颗晶莹剔透的月亮,“你,你把枪放下,我求求你了!你要说什么你说,你说话啊,但你先把枪放下去呀!”

“…我是什么?嗯?”人笑了笑,问人,真的说话了,可枪依然无动于衷,人也无动于衷,“她呢?”只剩下语气平静又冷漠,像是在默念一句诗,还是一首歌,“她算是个什么?”那个人问他——是个什么东西?睫毛缓慢地刷下来,仿佛一把羽扇。

“你别,别拿枪指她,我好害怕,你把枪放下吧,求求你,苏三省我求你了,把枪放下吧!”程月亮近于哀求地喊,眼中光像瓷釉开裂,...

[池震/陆离]如意 2

“一场二人越野封闭对谈”


“你小时候什么样儿啊。”

池震问,歪躺在车里。

“…什么什么样儿?”人说,但只是个意识稀薄的反应,胳膊悬撑在车门扶手边缘,“有什么事情等会儿再提啊。”陆离的注意偏在窗外,呼吸泄漏的热气弥漫在玻璃上,凝成颗粒与水雾,话尾没有丝毫抓紧。对方那个问句泥鳅似的滑出指缝,敏捷地游走了,“等会说。”

池震沉默了几秒。

“我说,你小时候,”可很快,“就也是这个样儿?”人继而动了动颈椎,执拗又好像漫不经意,把视线略微抬起了点,透过越野玻璃深黑色的贴膜。脊椎依然半弯半斜,乱七八糟又绵软。

“哪个样?像什么?”陆离这次话是听清楚了,只是依然没能理解对方意思,只好转头看人,...

[池震/陆离]如意 1

“一场四人对谈游戏”


“我们为什么要玩这个。”

温妙玲说,“换个行吗?太老套了。”

“老套有老套的意义,套路是人心嘛,”郑世杰说,“既然现在你没事,我没事,队长没事,震哥也没事。挺好的,随便玩玩。”

“停电了。”陆离说。

“电路故障,啊,你修得好吗?又修不好。术业专攻,那就安静等着玩游戏呗,”池震说,故意把手机屏幕对着陆离摇摆了下,戏谑地“嘿嘿”笑了两声。光线斑驳,在阴影覆盖里,陆离缓慢交握双手,阴晴不定地望他。

“纸牌好啦,”郑世杰却已经把牌洗清楚,摞列成一叠,“牌就这,抽到牌面最大的问最小的一个问题,那个,遵守规定,大家都不许耍赖啊。”他道,随即飞快地掠了一眼人,动作小心翼...

“人是我养出来的。”

[韩叶]迷津 1

“识破迷津,回头是岸”


叶修醒来时是一个人,但看到床边的另一个人时,“一个人”变成了“两个人”。

“老韩?”

他皱眉,对方却没有醒来。

一个酒店房间,一张床,一把躺椅。叶修起身,浴室在玻璃幕墙后,光线照耀,浴缸泛起了瓷白与金粉色。房门理所应当地紧闭,插卡器里没有房卡,他眨了眨眼睛,伸手去拧把手,金属质感冷而干燥,把手纹丝不动。

走廊安静。

“叶修?”

下个刹那,一个声音响起来。

叶修转身,“你还好么?”他问,想说“门锁了,没有房卡,走廊没人,我们应该是被困在了这里”,韩文清却好像已经知道他会说什么,“你好吗?”他问,没有问“你什么时候醒来的”,也没有问“这是怎么回事”。整个...

“所以?”叶修问。

“混世魔王。”韩文清没什么感情地回答他。

叶修挑了挑眉,“魔王,”他兴趣盎然地咀嚼了下这个词儿,“不是斗神么,”又说,弯着唇角笑起来,“荣耀之神?”后面这个词就是一个自我揶揄又调侃的语气了——还有理所应当的傲气。

“荣耀之神…”韩文清掀起视线看他,这四个字莫名其妙地让他喊得像块抹布。

“来洗碗了。”

 
© 江潮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