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擎云 2


夏秋过渡的这段时间,无论温度湿度都格外难熬一些。

叶修星期三晚上下了公选课,没走几步,隔着二号教学楼和小广场就已经听见了十几米外,铁栅栏内,露天篮球场里传来喊声喝彩。稀疏的路灯光线连缀,柔柔散开,虚虚笼罩了几只颜色翠绿的细小昆虫,动物在微微鸣叫,风扑簌簌吹过,也只是又潮又热。

他沿着寝室小路走了半截,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边走边仰起头,漫不经心看了看天光。教学楼顶,鸟雀成群地“啾啾”飞去,姿态敏捷,在云朵上投射下几片飘忽不定的阴影。

叶修的视线也跟着飘了起来,拐出走廊,继而停顿几秒。紧随其后,他忽然转过身。

此时此刻,夜幕早已黯沉了,果不其然,等他不紧不慢地走到地方,赛场哨声正巧...

[韩叶]擎云 1


叶修坐在包厢沙发上,KTV里群魔乱舞,鬼哭狼嚎,灯光也是乱七八糟的。苏沐橙正拿着一小杯饮料研究,蓝湛湛的颜色幽微细致,折射了一小片在她的手背上,裙边柔柔软软,真是非常好看。

“少喝点。”他凝视几秒,提醒一句,“就是看着漂亮。”

“女孩子嘛。”苏沐橙听见,很熨贴地转过头来笑,声音就像一朵云,“你就是嫉妒,”可随即又吐了吐舌头,故意调侃他,“不能喝。”

“无债身轻。”叶修摊了摊手,说着,转过头条件反射性地看了看一个方向。那边气氛格外热闹喧哗,青春期的男生女生拼起酒来也都豪气干云,潇洒要命,模样很了不得。

“老韩能喝的。”

苏沐橙没看,只说了一句。

韩文清是喝起酒来不动声色,难...

[韩叶]秋毫 3


“人呢?”

电话接通,几乎是立刻便传来声音,“找不到地方,跑迷路了?”对面直截了当地问。

韩文清听见,沉默几秒,瞥了眼副驾驶跟后视镜,“…唱歌我和他就不去了,”他随后说,打了把方向盘,“你们玩,改天请吃饭。”

孙哲平闻言,顿了顿,“操,”接着就骂了一句,“什么意思啊?”语调难以置信,“我他妈援藏一年好不容易回来,你们俩就这样儿,吃完饭了招呼都不打,拍屁股就跑?老叶人呢?”他问。

“我旁边。”

“你把电话给他。”孙哲平没有犹豫,语气斩钉截铁,“我跟他说。”

韩文清却停了一下。

“睡了。”

“什么?”这个回答显而易见地出乎了常规,于是电话那端,孙哲平一时之间也没能反应过来...

[韩叶]秋毫 2


“昨天新拍了X线片,这是片子,左股骨粗隆间骨折,断成角明显;左侧下肢的血管彩超也做了,显示有个静脉血栓,再加上患者本身脑梗塞病史、骨质疏松,如果做内固定,手术风险还是高。而且她心电图结果出来,心脏情况也有点不好,二尖瓣主动脉瓣轻度返流,就还是上了心电监护,低流量吸氧,监测血压。做的一级护理。”

“嗯,”韩文清点了点头,“肝素和丹红都上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韩文清看了眼病例,转向患者家属,“如果可以,最近能不下床建议就不要下了,术前避免激烈动作,腿也不要做什么按摩,不然有可能导致血栓脱落,后果会很危险。”

“哎好,谢谢医生,昨天宋医生也嘱咐过了。”对方连忙应了句,态度挺积极,“我们...

[韩叶]秋毫 1


手机铃声响时,叶修条件反射地挣了一下去摸,没摸到手机,摸到了人。

“突发?”他想。

结果身旁“人”反应比叶修更快,掀开被子,转眼已经摸黑递给他床头柜上的手机,“是老冯,”对方说,看了联系人,毫无避讳,“起来吧,突发。”

有这几秒缓冲,叶修也清醒了,整个人当即切成工作状态,冷静又克制地接完电话,眨眼穿好衣服,唯独头发还是乱,飘来飘去地压不住,“…你继续睡,我先走了。”他拿起外套,见缝插针地说了句,谁料开口才发觉喉咙沙哑,听着就是晚上没做好事,可也没办法,只能又“啧”了声。

“领子。”结果对方提醒,不紧不慢。

没亮灯,光线不怎么清晰,叶修低头看了看,视线飞掠,没看出个所以然,只...

[韩叶]契阔 11

>> 11


“叶…叶教授。”

韩文清看着叶修,尝试调整呼吸:他先前一时冲动,直呼出对方姓名,根本没预料到境地会变成现在这个让自己左右为难的模样,“我…”

“大漠孤烟。”结果,出乎意料,叶修的表情却依然轻松,他笑起来,喊了一声,“对吧?”于是,不着痕迹地,韩文清的进退维谷便被他打断,声音收尾,叶修接着将视线转向苏沐橙,若无其事,“来,介绍一下,这个也是你们的直系学姐。”

他就这样波澜不惊,风轻云淡地解围,把话题轻易带过去了。

韩文清觉察,呼吸略停,心中微微一动。

“你好呀,我叫苏沐橙,”苏沐橙多么熟悉叶修,心照不宣,笑眯眯地就将手伸出去和韩文清打招呼,笑容明媚灿烂,无...

 @岐川 川老师《潮汐时》repo

拍照真不行,还是上最拿得出来的东西吧

一点点小的想法

叶修喝醉后肢体松弛地下垂,线条忽然变得柔软,额发落在眼前,绵密蓬松,理所当然遮挡眼睛里的光。与此同时,他又倒的太快,让人猝不及防,韩文清没能够在那一个过分短暂的瞬间反应过来。

“老叶!”苏沐橙叫了一声,但这声好像更近似个礼节,责任感并不强烈,叫完后就掏出手机开始拍照留念了。她与叶修亲密,却没见过几次叶修喝醉,于是这个时候叶修变得不像叶修,像个隐藏彩蛋。

“老林你别挡我,”张佳乐挤进来,扬起脖子,抻长胳膊扒开方锐,接着跟魏琛站成一行,“猥琐方不要这么猥琐。”他快活地絮絮叨...

[韩叶]契阔 10

>> 10


感应门缓缓打开,发出细碎沉闷的嗡嗡声,叶修听见响动,略微偏转视线,不出意料,果然是魏琛裹着一套深黑羽绒服,紧皱着眉,步履匆匆,摩肩接踵穿梭过拥挤人潮,一个人走了出来。此时此刻,高远天幕凝结的云层湿润厚重,颜色黯淡,风翻搅吹散细雪,犹如刀锋扫荡,毫不留情。

站在医院门诊部楼前,开阔的玻璃屋檐下,叶修一只手撑着伞,不动声色,伞外细雪飘摇,景物被雪籽覆盖遮蔽,轮廓潦草;伞底隐隐约约露出苏沐橙带着淡蓝颜色羊绒针织帽,牵连耳机,不断轻微摇晃的毛绒绒脑袋。

“你不是说自己早就下手术了,怎么回事?”等魏琛带着浑身上下蒸腾着的热气走近,沉默凝视几秒后,忽然,叶修终于开口,“耽...

[韩叶]纵贯线

原著向,老韩退役后

送给 @北落师门 提前祝阿哥生日快乐

韩文清落地B市,机场航站楼外,叶修朝他懒散挥手。

“还抽。”韩文清绕过玻璃护栏,几步铿锵走来,严肃沉稳,身形挺拔,没出声招呼,就先抬起胳膊,拣过对方嘴唇上的烟。叶修颜色不变,始终笑眯眯地,开口说了一句“别闹”,却随意韩文清拿下东西。机场广播嘈杂,万向轮来去碾压,他们半张脸都浸在阳光中,边缘几乎都给模糊融掉了。

“走吧,我们去停车场。”叶修说。

“停车场?谁来开车,你来开?”韩文清侧过脸,措不及防流露出一丝意外,阴影逐渐倾覆,显得他轮廓越发深远,“驾照什么时候学的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他问。...

[韩叶]契阔 9

>> 9


早晨细雪稀薄,叶修迈步进门,浑身散发寒意。高楼空旷,狭窄走廊里,空气呼啸翻滚,仿佛能够吹透肌理,结果还没一个刹那,紧随其后,伴着门逐渐合拢,他转瞬给暖气袭卷,轮廓骤然湿润起来,显得整个人边缘有点毛绒绒的。

“…啊呀,烧水泡茶呢?”叶修将羊绒外套脱掉,随手挂上衣架,视线扫过,察觉到此时此刻,餐桌茶台旁边,深黑色莺歌烧滚烫沸腾,雪花壶白雾飘浮,水汽丝丝缕缕。

“没鞋套了,换鞋。”王杰希说。

“你给我拿一杯子,还有,水烧好没?”叶修没立刻答应,随后却低头从鞋柜拿出一双深灰色拖鞋,动作熟练流畅,额发顺势掉落,声响摩擦,扑簌簌的,“什么茶啊?”他接着问。

“13年贡眉...

1/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