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事了犹未了,何妨以不了了之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“那种感觉就像,”池震靠在床沿,仰起一点点头,木质棱角尖锐又锋利,像是把将出鞘未出鞘的刀,“就像伸手抓住了一根绳索,抓稳了,放下心了,它却又抽出去——你依靠了自己很多年,半坏不坏,它突然落下来;抓住它,它又提上去。”

索菲坐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看人。

“那我,我就想了啊,既然如此,我为什么还要在最开始,去抓他呢?”人说,安静许久,继而又在很久之后,缓慢地眨了眨眼,笑起来,“…嗯?”他看她,挑眉,仿佛是个质问,“我好傻啊。”

“指望别人,怎么比得上指望自己?我知道——懂,这个道理这么多年,我怎么还要执迷不悟?还犯糊涂?”

他问,语气平淡,问完了,偏过四分之一,又偏过四分之一个视线。女孩看着他...

[池震/陆离]如意 2

“一场二人越野封闭对谈”


“你小时候什么样儿啊。”

池震问,歪躺在车里。

“…什么什么样儿?”人说,但只是个意识稀薄的反应,胳膊悬撑在车门扶手边缘,“有什么事情等会儿再提啊。”陆离的注意偏在窗外,呼吸泄漏的热气弥漫在玻璃上,凝成颗粒与水雾,话尾没有丝毫抓紧。对方那个问句泥鳅似的滑出指缝,敏捷地游走了,“等会说。”

池震沉默了几秒。

“我说,你小时候,”可很快,“就也是这个样儿?”人继而动了动颈椎,执拗又好像漫不经意,把视线略微抬起了点,透过越野玻璃深黑色的贴膜。脊椎依然半弯半斜,乱七八糟又绵软。

“哪个样?像什么?”陆离这次话是听清楚了,只是依然没能理解对方意思,只好转头看人,...

全明星赛老叶上场跟人打之前和小唐抢卡,声麦无意外放时搞不好老韩就已经听出来了那个劲儿,那个时候就开始绷神经,绷到半路看他遮影步,已经是火气上头,再等到看人龙抬头,就差不多快要真气疯了,“是谁在比赛台上?”一句喊完,光华落尽,物极必反,大概又重新气极反笑气冷静了——“折腾么爱?你怎么折腾都是得回来折腾的”

[池震/陆离]如意 1

“一场四人对谈游戏”


“我们为什么要玩这个。”

温妙玲说,“换个行吗?太老套了。”

“老套有老套的意义,套路是人心嘛,”郑世杰说,“既然现在你没事,我没事,队长没事,震哥也没事。挺好的,随便玩玩。”

“停电了。”陆离说。

“电路故障,啊,你修得好吗?又修不好。术业专攻,那就安静等着玩游戏呗,”池震说,故意把手机屏幕对着陆离摇摆了下,戏谑地“嘿嘿”笑了两声。光线斑驳,在阴影覆盖里,陆离缓慢交握双手,阴晴不定地望他。

“纸牌好啦,”郑世杰却已经把牌洗清楚,摞列成一叠,“牌就这,抽到牌面最大的问最小的一个问题,那个,遵守规定,大家都不许耍赖啊。”他道,随即飞快地掠了一眼人,动作小心翼...

[声入人心/云²]悬剑 2


“你怎么又没吹头发?”

阿云嘎叹了口气,“快点进来。”

“太热了,酒店暖气这么足,等吹风再对着我吹会,真要受不了。”郑云龙说,略微抬头,伸手顺势已经打开了走廊壁灯,一颗又一颗亮光转瞬连缀起来,不动声色,仿佛坚硬又温暖的星星。

阿云嘎听见走廊“喀哒”一声,习惯性地看了眼人,“人”这个时候既没有戴隐形,也没戴眼镜,眼睛无意识地微眯着,聚焦飘浮而模糊,像只狡黠却没什么精神的猫,“…你毛巾呢?”

他还问他。

“拿着吧,我毛巾先给你。”阿云嘎说。他刚擦了遍头发,鬓角柔软又锋利,摸了把依然是湿漉漉的,脸颊也是。“饿不饿,刷了牙没?饿了我现在就叫份外卖。不过如果你嫌要等,晰哥那还有刚剩的...

[声入人心/云²]悬剑 1


睡觉的人“唰啦”一声掀开了被子。

“我操,你谁啊?”人问,猛烈地坐起来看他,“走错寝室了吧?”这个时候是九十点钟的早晨,光线丰沛又饱满,对方半眯着眼睛,鬓角眉毛不耐烦地乱糟糟发皱,嘴唇燥红,薄得像是张纸,“有眼睛吗,他妈会不会看名单分配表啊?”

脾气不好。

他想,可没有说话。

他确实没能察觉床上躺得有人。

床铺与床铺间的缝隙狭窄逼仄,像是只能勉强走过一只猫。阿云嘎停在原地,缓慢又没什么退路地沉默了几秒,行李很重,他下意识去眨眼睛。随即又迅速地反应过来。“啊,我叫…”他尝试解释,“我就是这个寝室的。”把行李袋往上提了提,“同学你好,我叫阿云嘎,你…”

“人早都来了,就剩个我...

“人是我养出来的。”

如果喜欢还是请点赞推荐

[韩叶]迷津 1

“识破迷津,回头是岸”


叶修醒来时是一个人,但看到床边的另一个人时,“一个人”变成了“两个人”。

“老韩?”

他皱眉,对方却没有醒来。

一个酒店房间,一张床,一把躺椅。叶修起身,浴室在玻璃幕墙后,光线照耀,浴缸泛起了瓷白与金粉色。房门理所应当地紧闭,插卡器里没有房卡,他眨了眨眼睛,伸手去拧把手,金属质感冷而干燥,把手纹丝不动。

走廊安静。

“叶修?”

下个刹那,一个声音响起来。

叶修转身,“你还好么?”他问,想说“门锁了,没有房卡,走廊没人,我们应该是被困在了这里”,韩文清却好像已经知道他会说什么,“你好吗?”他问,没有问“你什么时候醒来的”,也没有问“这是怎么回事”。整个...

“所以?”叶修问。

“混世魔王。”韩文清没什么感情地回答他。

叶修挑了挑眉,“魔王,”他兴趣盎然地咀嚼了下这个词儿,“不是斗神么,”又说,弯着唇角笑起来,“荣耀之神?”后面这个词就是一个自我揶揄又调侃的语气了——还有理所应当的傲气。

“荣耀之神…”韩文清掀起视线看他,这四个字莫名其妙地让他喊得像块抹布。

“来洗碗了。”

[韩叶]秋毫 5


有人碰了碰他的肩膀。

“再…让我睡一会儿,就10分钟,”叶修说着,缓慢侧过了半身,好像劝慰又漫不经心地抬起胳膊,那只手没有躲避,果然被他轻易地握住,“别闹,老…”

他猛然睁开眼睛。

“嘿嘿,”一个声音响起来,苏沐橙蹲在狭窄又风雨飘摇的长条躺椅旁边,“这次可不能怪我吵醒你哦,”她环抱双膝,笑眯眯地望向他,空出的一只手掌提着塑料袋,“是你自己让吴师兄喊我给你订饭的,雪峰哥下班了,现在都过去半个多小时啦。”

一句话几个词,几句话也很短暂,下个刹那,叶修已经翻身坐了起来,“胡闹,”躺椅顿时发出了“嘎吱”的呻吟声,“一个女孩子,深更半夜怎么跑到男更衣室来了。”

“就是因为现在是凌晨1...

1/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