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分好月,难照人圆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迷津 1

“识破迷津,回头是岸”


叶修醒来时是一个人,但看到床边的另一个人时,“一个人”变成了“两个人”。

“老韩?”

他皱眉,对方却没有醒来。

一个酒店房间,一张床,一把躺椅。叶修起身,浴室在玻璃幕墙后,光线照耀,浴缸泛起了瓷白与金粉色。房门理所应当地紧闭,插卡器里没有房卡,他眨了眨眼睛,伸手去拧把手,金属质感冷而干燥,把手纹丝不动。

走廊安静。

“叶修?”

下个刹那,一个声音响起来。

叶修转身,“你还好么?”他问,想说“门锁了,没有房卡,走廊没人,我们应该是被困在了这里”,韩文清却好像已经知道他会说什么,“你好吗?”他问,没有问“你什么时候醒来的”,也没有问“这是怎么回事”。整个...

“所以?”叶修问。

“混世魔王。”韩文清没什么感情地回答他。

叶修挑了挑眉,“魔王,”他兴趣盎然地咀嚼了下这个词儿,“不是斗神么,”又说,弯着唇角笑起来,“荣耀之神?”后面这个词就是一个自我揶揄又调侃的语气了——还有理所应当的傲气。

“荣耀之神…”韩文清掀起视线看他,这四个字莫名其妙地让他喊得像块抹布。

“来洗碗了。”

[韩叶]秋毫 5


有人碰了碰他的肩膀。

“再…让我睡一会儿,就10分钟,”叶修说着,缓慢侧过了半身,好像劝慰又漫不经心地抬起胳膊,那只手没有躲避,果然被他轻易地握住,“别闹,老…”

他猛然睁开眼睛。

“嘿嘿,”一个声音响起来,苏沐橙蹲在狭窄又风雨飘摇的长条躺椅旁边,“这次可不能怪我吵醒你哦,”她环抱双膝,笑眯眯地望向他,空出的一只手掌提着塑料袋,“是你自己让吴师兄喊我给你订饭的,雪峰哥下班了,现在都过去半个多小时啦。”

一句话几个词,几句话也很短暂,下个刹那,叶修已经翻身坐了起来,“胡闹,”躺椅顿时发出了“嘎吱”的呻吟声,“一个女孩子,深更半夜怎么跑到男更衣室来了。”

“就是因为现在是凌晨1...

[韩叶]秋雾 1



阳光还藏在云朵之后。

“老韩!”一个声音响起来,清早太早,就是韩文清也没有起床——闹钟没响,他习惯性的生物钟还只维持在了一个似醒非醒的时刻。秋冬之交,暖气漫不经心地充盈房间,显得温顺又饱满。

“…嗯?”他条件反射地睁开眼,视野模糊的闷闷地应了一声,思维也很缓慢,刚想问“怎么了,我就起来。”

“哥变成了女的了。”

对方却已经提前一步回答了那个没说出口的问题。

这是他熟悉又略微陌生的那个嗓音,风轻云淡又沙哑,是叶修穿着黑色T恤,长袖,长发落在后背,没有梳理,也没有胸罩。

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我觉得不管是为什么,暂时也只能这样。”

“她”接着说了一句,好像有一种“无可奈何”...

某种程度上,老叶是个极不以为意的人,当他第一赛季赢了韩文清,第二赛季又赢了韩文清,他就已经应该把韩文清放在身后:对方是对手,但是“手下败将,何以言勇”。然而老韩却是个太倔强的人,太不退步,太执拗又坚韧,联盟大浪淘沙,江山代有才人——但他有了太多“太”,他几乎是迫使叶修永不可移开目光,别无选择地把自己当成了一生之敌。

8012年了,我为什么还在写理讨论文(

[韩叶]擎云 8


叶修洗澡出来,韩文清已经把毛绒绒的浴衣换成了黑颜色T恤,他看见后愣了愣,继而笑起来,语气很戏谑,“换什么换啊,浪费,”

没说完,又漫不经心地到抽屉翻吹风机,“最后总是要脱的。”但韩文清听见,什么话都没说,颜色波澜不惊,只是把吹风拿出来扔给了对方,“这里。”

短发吹起来只有那么快了,犹如春意浓稠染绿白马,冰面破裂,霜雪消融。但现在韩文清触手可及地站在他身旁,无论什么事情、什么速度,多快都是要嫌慢的。当发根勉强半干半湿,叶修默不吭声,拔掉电源,“行了。”随后他说,几乎把电线缠成毛线,说完已经抬起胳膊,拉低对方。

韩文清没什么防备,一个短暂的空隙,让对方在一个刹那拉得绷成了一张弓弦,...

[韩叶]秋毫 4


“鱼鳃鲜红,”韩文清说着,将鲫鱼拿在手里,也没在意扑面而来的腥气多少,掰开腮部给叶修看,“鱼鳞跟眼睛要亮,背鳍要正,”说完,他微微横跨一步,把东西递给了鱼贩子,“称吧,就这条了,”随后看向身旁,“其实很简单。”

“好像很简单。”叶修笑道,嘴唇弧度很浅,“其实很意识流。”话语未落,一两句交谈的空隙,鲫鱼就很快杀好装好了。装鱼的塑料袋子湿淋淋的,腥气很重,薄薄两层相互摩擦,紧紧依偎着贴在鱼鳞上。水珠啪嗒滴落,是细细的、越聚集越深重的粉红色。韩文清伸手接下来,叶修付了钱。

“还买其他的吗?”

他问。

“你别光问我啊,我上午已经来了一趟了,买的都是普通应季的蔬菜。今晚是请你吃饭,你想...

[韩叶]擎云 7


星期六晚上,韩文清和外联部在基础医学院行政楼开完会已经很晚了,打算10点结束的会议拖到了11点,最后部员收拾电脑投影走掉,他还在笔记本上抓紧修改一些文件,等到抬头起来注意时间,才发现又是半个小时花费了,再一看会议室,出乎意料,卫蔚也停在位置上。

“时间很晚了,”韩文清踌躇迟疑了一会儿,依然提醒了对方一句,“不差几分钟,回寝室忙吧。”他说。

“嗯?你怎么没走?”卫蔚骤然惊醒,顿了顿,也是略显诧异,然而她很快就笑了笑,已经合起电脑,“方案就要修改好了,”她将座椅摆回原位,“到时候抽时间,我们两个部门的负责人再接触一下,这次活动肯定没问题。”

“行。”韩文清点点头。

韩文清对叶修告...

[韩叶]擎云 5


“我们已经开始玩狼人杀了。”

叶修拿起手机,视线略微偏了一下,苏沐橙的语气显得有些百无聊赖的,“你不来玩真的好无聊哦,来不来嘛。”

“…朋友在催?”这个时候,身旁一直在看显微镜的吴雪峰忽然抬起头,很好脾气地对他笑了笑,“如果有事就先走吧,没关系,不要熬了,还剩几个培养我来结尾,结果等后天看就行。”他说着,习惯性地揉了揉额角,微微眯起眼睛,“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再晚点你的学生卡刷不开教学楼,又要拿我的研究生卡走了。”

“嗨,”叶修闻言,笑起来,“没事。”他说,“他们打完篮球赛聚餐,表面是喊着一起吃喝玩乐,目的就是想多一个人AA结账。”他竟然还能游刃有余地开出个玩笑,继而才丢掉枪头,...

[韩叶]擎云 4


“我说。”

一只铅笔戳了戳叶修后背,“你最近怎么总和沐橙坐一起。”

“有话说话。”

叶修听见,懒得理会黄少天,身都没转,将组织胚胎学的书翻开,“怎么,是你心怀叵测,有什么企图吗?”

“嗨!”这个指控简直是飞来横祸,无妄之灾,对方立刻不乐意了,随即反驳,“你别瞎说。我是看你一个老爷们没事,成天颠颠地跟妹子一起坐,非常影响苏妹子桃花的好不好。”

“是嘛!”

苏沐橙坐在叶修旁边,闻言乐呵呵地侧过脸来,笑眯眯地望向黄少天,神情狡黠,“什么桃花呀,哪一朵?”她竟然还兴致勃勃地掺和,不紧不慢添柴加火的模样。

“对啊,是吗?”叶修笑起来,故意把手搭在苏沐橙的椅背上,漫不经心地敲了敲,...

1/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