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三叠番外

最后故事

XX529和LY928落脚到一个沿海小镇,LY928对XX529说,你不要喊我LY928,你叫我魏琛,XX529看他一眼,没有再说什么。

沿海湿热,海风腥咸,两个少年浑身上下,感觉没有一点地方干净清爽。夜晚来得早,海岸线上布满星斗,璀璨沉默,XX529和LY928找到一家屋檐暂时落脚。他们身上没什么钱,不舍得住旅馆,也根本不敢去,除掉枪械就是一点冷兵器,随后满身伤痕。那点钱还是在路上抢的,干别的不行,他们最会就是打架,烧杀抢掠,杀人放火,干什么都毫不手软,普通的打不过他们。

LY928的脚腕青紫,至今没有完全消肿,他在森林中被盘根错节的藤蔓绊倒扭伤,万幸未曾骨折。XX529最后和他跑在一起,阴差阳错。悄无声息地,对方在森林边缘射杀掉一头虎视眈眈的孤狼,救下LY928一条命。大恩不言谢,LY928送给他一捧子弹,子弹不能吃不能喝,但子弹是曙光,是一丝丝希望,他们靠着不能吃喝的子弹挣命,最后各自挣出半条命到来沿海小镇。

屋檐下阴影浓重,像是潜藏魑魅魍魉,气氛粘稠得仿佛想窒息什么,XX529安静蹲坐在冰冷的石阶上,替LY928拆开绷带查看。LY928条件反射颤抖一下,指骨收拢攥紧,全身肌肉绷紧,明显的应激反应。他们怀抱戒心,十分深重,就算面对的是同伴,戒心和反抗几乎融化在神经血脉中,日夜循环往复。研究院的研究员给他们埋下一颗种子,日夜浇灌种子生发,成为参天树林,遮天蔽日。尽管他们逃出去了,但他们一辈子都难信任别人,这颗浑浊的种子恶毒,堪比诅咒,如影随形。

“最好能看医生。”XX529下结论,LY928冷笑出声,他的缠绕层叠的绷带早看不出什么颜色,风尘仆仆,和他们一模一样。他们倒是想看医生,但哪里有钱,哪里有安身立命的地方,哪里有前路。他们坐在浅薄的屋檐下,一会还要睡在这里,半梦半醒,枕戈待旦。但此时此刻可以,总不能待在遮风挡雨都不能的位置一辈子。

“你哪里来的钱,腰缠万贯,还是财大气粗。”LY928忍不住讥讽,语气锋利尖锐,他看上去应该年纪稍长,下巴嘴唇上冒出点星星点点的胡茬,看起来成熟,又半生不熟,青黄不接。XX529好整以暇望他,他脸上倒干净得很,眼角略微下垂,有些寻常普通时候探察不出的狠意,仿佛刀锋。除此外,什么都没有,只有眼圈青青紫紫,睡眠不足。对方凝视LY928几秒,跟着撇开视线,不反驳不辩驳,手上麻利地重新系上绷带。没有药了,任何东西都没有,剩下空白。

“我们除了自己,由上到下没有东西能拿来安身立命,”XX529平淡开口,说着还举起拳头来,五指虚握,LY928自这个角度望过去,看见小小的,如弯钩的月亮,正好陷在空空荡荡的圆圈中,像被对方牢牢握住了,“街道上,下午的时候,我听见有聚在一起下赌盘的,这里有打黑拳的地方,你说我们能不能靠这赚钱。”他耐心地询问,口吻却十分笃定,仿佛找到一条路要踏上去。前景晦暗,浓雾密布,可对于两个伤痕累累的少年,却只有这一条道路剩下,他们别无选择。

“冒这个险,你不怕我们打得盛名壮大,再被联盟抓回去做实验。”LY928好像很有信心一般,没打就预见了结果,他缩回脚踝,拉下裤子遮掩伤口,呼吸在呼啸来去的海风中稀释。XX529略微思考,随后摇摇头回答,“当然不能现在,风口浪尖的时候,我看可能还要躲躲藏藏一段时间,剩下的钱够撑住吗,不够撑就偷抢拐骗,熬过去就去打,总得吃饭不是。”他心安理得,仿佛世情都不在眼里,什么对错都无关对错,他们的目标简单,简单的目的最容易实施践行下去,只是活着。

“行吧,我没意见。”LY928点头,他靠在商铺门口,抬头望着星星,星星时而黯淡时而明亮,没有定式。他看着看着就有些累,疲惫泛滥,从胸中心口侵袭到四肢百骸,只想一闭眼睛睡死过去。但脑海里那根丝线还在,吊着一丝清明,如果今天睡下去,还能有明天吗。谁都记挂着这个永恒的问题,但答案无解,明天只有等明天到来才看得见,活到了就是了。

“你睡,我守夜,别死撑啦。”XX529忽然开口,声音飘进LY928耳中。LY928有些愤愤不平,但不能发泄,仿佛哪个先睡着就输了一样,但与此同时,给台阶就下一样是一种了不起的本事,能屈能伸,而恰巧他有这个本事,脸挺厚的。XX529语调戏谑,调侃意味浓厚,然而LY928只当没听见,不动如山,稳坐钓鱼台,他哼笑一下,接着从善如流闭上眼睛。窸窸窣窣中,他听闻对方随后站起身来,仰仰脖舒展筋骨,噼里啪啦细碎的骨节响动,好像百鬼夜行。

LY928很快入睡,没心没肺,遥远的海面翻起波澜,仿佛银色锦缎。XX529望见,星光月光挥霍抛掷,毫无节制地倾洒在上面,如梦如幻,如同仙境一样。他凝视片刻,低头审视自己的掌心,掌纹细致,蜿蜒曲折,里面藏着污垢,仿佛他们此时此刻藏身在如毛细血管一样的海边小镇的巷道中。这里湿润温热,气息蒸腾,但充满生活,和熙熙攘攘塞满试验品,却冰凉冷漠的研究院没有任何可比较的余地。就算万籁俱寂的夜,咆哮奔走的风,同样不能掩盖。

XX529垂下眼睛,LY928呼吸平稳。


XX529和LY928睡了一段时间桥洞,风吹雨淋,他们的钱半个月后花完,但LY928没去拦路抢劫,因为XX529在早餐摊上找到一份洗碗的零工。老板包吃包住,住一个简陋破烂的通铺,冬冷夏热,吃的就是每日剩下的剩菜剩饭,稀汤寡水。1500工资,吃喝玩乐看医生是没问题了。LY928却有些愁,浑身上下不舒坦,他放浪惯,真的江湖草莽落草为寇,在他心里比低声下气给客人端盘子爽快。然而XX529逆来顺受,他说你要在这里呆一辈子吗,你是韬光养晦,几个月过完就去呼风唤雨打拳赛。

LY928眉开眼笑。

XX529手脚麻利,店老板喊什么干什么,LY928说你那么乖干什么,你真动手,一拳下去他们受不住,XX529回答我知道,但他们没了,早餐铺子没了,1500工资没了,安身立命的开头就没了,我不能和我自己过不去,我要活着,死皮赖脸活着好啊,不然前功尽弃。LY928十分震惊,深感对方胸有丘壑,高深莫测。但真正十年过去,后来魏琛坐在蓝雨里,和黄少天讲XX529牛逼的日子,他说你叶哥那时起就开始疯,我居然没看出来,被他糊弄住了,他心心念念活下去,就是为了一朝完成心愿,来去了无牵挂,坦坦荡荡死掉,妈的神经病。

但XX529有没骗LY928的,就是一千五省吃俭用,他们攒了点钱,真的辞掉早餐铺的零碎工作,寻到地下场,每晚十二点的打黑赛的地方。XX529对LY928笑道,我没骗你吧,真的计较起来,那点1500的钱能干什么,苟活下去,下一次逃跑都不够。LY928回望对方,他看见对方眼中一闪即逝的光彩,XX529冷静地盘算,条分缕析,他们需要多少钱做后盾,他们需要如何掩藏行踪,需要如何改头换面,重新来过。

LY928捏住手指,他们来打黑赛,只是一个噱头,一块探路石敲门砖,他们比钱更需要的是一个身份,一套证件,上天入地只有这里才能搞到,凭借信任和世故情份,以及大量金钱。他们不见光这么多年,还得继续不见光下去,如同文章和山脉,欲扬先抑。事实上黎明前总是黑暗的,破土而出很难,但有破釜沉舟的心思,都已经死过一回,就不怎么难了。

XX529呼吸温度很低,飘在空中,LY928和他一起并肩迈进地下世界。保镖在门口将两个拦住,满脸轻蔑鄙夷,XX529抬手撂倒对方,朝对方笑道说,不好意思,我想找这里话事的老板,我们想替他打工。他的语气平淡冲和,毫无攻击性,LY928看着周围警惕的剩余保镖,拍着胸脯说,哥们可以啊,如此干脆暴力。XX529瞥过眼睛,揉着骨节仿佛镇定,但脸上平静下,全是暗流涌动。

老板来了,长相十分斯文,身体苍劲挺拔。他环顾四周,看着两个男孩,随后开口自我介绍道,我叫方世镜。方世镜说完这句话,指向一个转角,我们到里面坐下说吧,这里耳目众多,不是什么好地方。XX529和LY928跟随,他们最终坐在一个办公室,办公室很干净宽敞,灯光明亮,方世镜话不多,说在我这里酬金丰厚,但打比赛辛苦,你们考虑清楚,不要行差踏错后悔。方世镜识人断事很厉害,什么来路,他能猜到一半,推演一半,他看出来对方来路不清明,哪里有如此年纪,如此眼神。XX529没说话,侧过脸望身旁,LY928见状,忽然眉开眼笑,转过来朝方世镜道,辛苦不要紧,只要不需要端盘子递水。我们干脏活累活有一套的,不是问题。

XX529和LY928留下来,声名鹊起。

LY928还有XX529十分出挑,下手比一般的成年拳手还要狠毒。方世镜看过两场后就不担心了,说到底他是做生意的,做生意只要不赔本,甚至一本万利,一些东西就不要计较过份,得过且过。XX529和LY928拿的工资远逊于他得到的报酬,打黑拳的地下赌场花样繁复,他睁只眼闭只眼,前尘往事都看不到。日子渐长,XX529和LY928找到他想请方世镜引荐,找个做证件的好手,脱胎换骨,方世镜点头答应,十分爽利,甚至接管下整件流程。他亲自去找了手艺登峰造极的关榕飞,带着两个陌生名字,关榕飞办事不仅看钱,还看情面,方世镜的情面他要买,就做了两套真假莫辨的证件。

LY928叫魏琛,XX529叫叶修。XX529的名字是他自己取的,LY928问什么意思,XX529回答,修身养性。LY928觉得扯淡,诗词歌赋唱人生苦短,譬如朝露,他们修身养性,估计还没修身成功,就要死了。那时候魏琛和叶修就开始清楚,研究院的纯化针剂的强烈副作用,没有血清压制,不是不报,而是时候未到。但没有办法,衰退来临前,他们还是要拼尽一切活下去,没什么别的比这个重要。

证件一套做下来,暗鬼终于可以晒太阳。但一套证件价格高昂,关榕飞保障他们没后顾忧虑,油水却未曾少拿一点。XX529和LY928为节约,开源节流,搬进一栋筒子楼,房租减轻不少,晚上打比赛,早上在筒子楼里消耗时光,接触浸淫日常生活。LY928打完一场硬仗腰酸背痛,赖在木板床上打呼噜,XX529无可奈何,盯住半晌,最后给他剩下半碗凉粥喝。厨房藏污纳垢,格外油腻,烟熏火燎漆黑,XX529根本不会做菜,屡次尝试后终于积累起些许心得,让他们拿刀杀鸡宰牛可以,可以夸口游刃有余,但杀鸡宰牛后喂饱自己很难。

事实上,XX529到头来惊醒,最难的不是活下去,而是生活下去,生活不困苦,但需要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鸡毛蒜皮鸡零狗碎铺天盖地,三五成群的,但这就是生活,脚踏实地的生活。普通寻常的普罗大众,他们一落地,就在人间烟火中沉浮蹉跎,但这样的蹉跎何其难也,XX529和LY928在十几年后才有幸领悟。


LY928诸事满意,唯独深恨小镇雨水磅礴。

夜晚暴雨,星月消散不见,海浪倾覆,风雨飘摇。LY928发牛脾气,死活不愿意下楼去比赛,XX529束手无策。他们的确可以缺席一二场,现在手头不拮据,真正阔绰,被拥趸围簇,仿佛全世界都在掌握,尽管两个少年还是住筒子楼。LY928不起来,XX529只能单枪匹马去地下场,比赛最终还是赢了,意料中的。比赛结束,到了月底,XX529去方世镜办公室结工资和赏金,好巧不巧,却正看见门缝中,方世镜与谁搭手,气定神闲间对方摔倒在地上。沉默片刻,方世镜拉起倒下的对方,摇摇头说算了吧。很明显,这是毛遂自荐的拳手,方世镜方才上去,搭的是推手。对方从门内出来,XX529平静地站在门外,方世镜望见,招呼他进门,XX529走进办公室。

“方老板好身手。”XX529说。

“你也是啊。”对方斯斯文文回答,拿出现金滑过桌面,根本看不出深藏不露,“你的拳法是和谁一起练的,不会是魏琛吧,不像一路啊。”他眼睛里有点好奇,XX529心下了然,瞬间通透,这是老板突如其来的兴趣。但往事不能回首,多说无益,多说无用,他只能散漫随意地答,“当然不可能是老魏啦,他那下三滥的套路,绣花枕头,我可丝毫看不上。”方世镜闻言,停顿几秒,忽然轻轻点头,不再开口。谁都有不想回顾的昨日阴影,不想说就不说,放它去东流逝水。别人要放过自己,他一个无关紧要的,难道还要不放过别人吗。

XX529想,他的近身格斗评估是A+,整个研究院只有一个人可以和他平起平坐。

后来,星期日,XX529拿着LY928和自己的奖金去商场。卫生纸洗漱用具快没了,坐等LY928良心发现,必然无望,不如自给自足,丰衣足食。他在白瓷砖上推着车,慢条斯理数价格,货比三家,恍然不觉自己已经成为千千万万普通民众里,一样普通的自然的一份子。白T恤宽松休闲,白T恤下的肌肉奔腾不息,大江大河。

直到结账完毕,XX529提着塑料袋站在电梯口,电梯口摆放放置一排娃娃机,正好两个野孩子在娃娃机前并肩站立。两个男孩相互推挤,相互推搡,机器的吊钩本来就松弛,摇摇晃晃,一个东西都抓不上来。XX529站在那里,停滞良久,最后两个野小孩两手空空走掉了,投硬币的声音在耳畔,相互推卸指责,没抓上来都怪你。

XX529走过去,塑料袋放下,自己掏口袋,掏出十个硬币,他在兑换机上捣鼓出十个游戏币,随后一次两个扔进机器。机器启动,第一第二场,那个蓝色的丑不拉几的玩偶都掉在中途,第三第四场,几个掉在中途的玩偶垒起一座山峰,最后一场再掉下,忽然砸落两个,两个玩具一模一样,成双成对掉在出口,机器声音嘈杂。

XX529伸手取出来,呲牙裂嘴的玩具笑看他,他手抖了两下,闭上眼睛。如果可以,XX529不想看见刚刚走过的,针锋相对的两个男孩。他觉得自己逃脱了,谁知道根本逃不走,他很想一个人,但对方大概早就死了。就如此,XX529攥着一个蓝色玩具,站在电梯口,来来往往的商场流量很大,没有谁注意他。

一个星期后,魏琛走了,带着自己的存款不辞而别。他留下一张纸条,告诉叶修,沿海下雨太多,快彻底发霉,你好好赚钱,预祝财运亨通。

XX529没有了,只剩下叶修。


“老魏,你故事真多。”黄少天说。

“可不是吗。”魏琛回答。

“你什么时候讲叶哥和我师哥的故事,”黄少天十分焦急,“你跟藏贼似的,别把东西带进棺材板里。”

“他们啊,”魏琛忽然沉默,端酒喝下,接着摇头晃脑,“我哪里知道,我知道你不相信我,可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到此为止

评论 ( 4 )
热度 ( 9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