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契阔 1


“你好。”

叶修刚刚关灯,床头柜上,屏幕亮起来。

“抱歉,不好意思,大概打扰你了。”这是紧随其后的第二次亮光。

叶修停顿几秒,伸手滑开了屏幕,APP提醒红点亮在那,默不作声地彰显存在感。他依然没开灯,夜幕垂落,极致深沉。窗帘缝隙透过几缕流光溢彩、变幻莫测的光,高楼下车水马龙,仿佛鱼群游动,永不停歇。

“晚上好。”思索片刻,叶修终于回答。打完回应,他将手机屏幕亮度略微调低,然而没等做完,APP消息提醒声又响了起来。

“谢谢,晚上好。”

叶修忽地笑起来。

“第一次用这种软件?还不是自愿的?”他问,语气挺戏谑,也挺调侃。说着,叶修翻身,拿过烟顺手点燃,眼睛轻轻眯起来,瞳孔漆黑深邃,“是个讲礼貌懂道理的小朋友啊。”他在心里想。

“算是。”问话落进深潭,沉默逐渐地弥漫开,石子进了水,却几乎没什么涟漪。直到片刻过后,消息终于传过来,好像释然,并且无可奈何。叶修微笑,读出一点对方意料之中的惊讶,“你猜到了。”这其实是一个问句,唯独疑问不浓,只拿陈述口吻说出来,“真是不好意思。”而这就是道歉了。

“被胁迫?”叶修不以为然,扬起下颌,呼吸沉静平稳。

“不算。寝室玩真心话大冒险,愿赌服输,只是被迫选了大冒险。”这次消息来得快多了,仿佛因为彻底说出实话,整个人也跟着坦荡起来,霁月光风。

抑或是破罐破摔。

“大冒险?和软件AI智能随机出来的网友聊天?这算大冒险?”叶修侧脸过去,拣起烟灰缸,抖落灰烬。他医科读完,白驹过隙,临床工作十几年,现在学校中小孩们流行喜爱玩些什么,到底怎样玩,他是真不太清楚了,“还是因人而异?”

“算是这样。”那边说道,“最开始要我下楼去操场骗女生电话。”

“所以是你没选择骗女生电话,讨价还价以后,换成来聊天软件上匹配,随缘骗网友了?”叶修笑问,“只是,这我单纯好奇呀,你们能骗网友什么东西呢?”他打完,这边消息送出,问话虽然直白,话锋却并不显得刻薄。

白雾逐渐弥散,继而消逝,十二分轻易地,烟快要燃到尽头。叶修见状,起身捞过了烟盒,抽出下一根,伸手打燃火机,“我说你这性格也真够诚恳了,我问你答,一问一答,还都实话实说啊。”随着这句对话弹出,几秒过去,不出所料,那边变得沉默:好像一座不动声色矗立的城。

叶修望着,吸了吸鼻子,紧接着不知为何,情真意切地就笑了起来,“好了,别紧张,刚才逗你玩儿的。”他说,嘴唇叼着烟,一丝青色缓慢地飘浮,“不是我说,这次教训记好点呗。另外下次再遇到这种事,态度索性更强硬点,就算被胁迫也别玩,你真不适合。如果寝室谁非要玩,想办法上厕所趁机逃跑好了。”

“…这借口也实在太老套了。”半晌过后,终于,对方说。

“套路新老不成问题,归根结底,古今中外,好用就行。”叶修呼吸,单手打字回答,“所以言归正传,要骗东西,到底骗什么?说来听听?”

消息显示正在输入。

片刻过后。

“不骗东西,说好聊天就行。”APP亮起新的红点。

“好啊,相信你。”叶修说。

“…马上就要到十二点了,你还没睡觉吗?”或许觉得遥远的“相信”难以求证,份量轻薄,实在无法回应,对方停顿几秒,换了个话题开口问到。

“这不临时被APP提醒召唤,觉得有点好玩呗,不过马上就睡了,明天还要门诊手术。”叶修说完,抬起胳膊,调整姿势,转身按熄烟火。

“你是医生?”消息遂即问道。

“是,怎么了吗,有问题?”叶修回复。

“没有问题,我读医科。”对方回答,“很高兴能够遇到同行。”

“临床?难得。”叶修问,停顿片刻,兴趣腾越,逐渐明朗起来,“不过至于说是不是「同行」,那要等到你真的工作、尘埃落定,我们才真能称上一句同行。”


“吃饭呢。苏沐橙端着盘子过来,“分点嘛,要块糖醋排骨。”

“给。”叶修从善如流,将碗推到了中间,“上手术去了?”他问。

“嗯,”对方点点头,“跟方教授嘛。”

“行啊,我看不错。你们科室最近收病人也收得挺勤快的,这季度新业绩标准达标肯定没问题了,说不定不仅可以达标完成任务,还能够超标。”叶修一边说着,神情漫不经心,说完稍微停歇,随后又伸手拿筷子拨开糖醋里混杂散布的碎骨,“食堂没剔干净,你吃慢点,别卡喉咙。”

“我又不是小孩儿了。”苏沐橙假装抱怨,说完,继续笑眯眯地拣起排骨来开始啃,“对了,昨天我拿你手机下的APP你删掉没?”她问,眼睛狡黠,闪闪发亮,“我先坦白从宽,昨天中午我们科室点餐完,你上手术,手机没来得及还你,东西是刷微博看到推广时顺手下的。”

“是,你忘带手机,不仅借我手机给科室点餐、刷微博,刷完顺手还给我下约炮软件,真是贴心。”叶修抬头回答,波澜不动。

“我就是觉得好玩嘛,就一次。再说,那个APP注册要做问卷测试,测试有趣呀,做完测试按相性随机分配聊天对象,才不算约炮软件,好不好。”苏沐橙软软地条分缕析,唇角上扬,笑容甜蜜,“所以你最后还是给删掉了呀。”

“没删。”孰料叶修说。

“啊,什么?你没删?”结果这次轮到苏沐橙惊讶了,“没删,那你约炮了?”她问,边问边拿脚轻轻踢叶修脚踝,看戏不嫌台高,“约炮对象什么模样,有照片吗。”

“开始是工作忙,忘删了,你也没给退出登录状态。结果软件AI临到我上床前给扔了一个聊天对象过来,不过说实话,真巧,挺好玩的,医科临床在读小孩,小朋友,说寝室真心话大冒险玩输了,被胁迫上的聊天软件。我估计是被舍友胁迫他上来假约炮一次。”叶修回答,边说,边轻轻地笑起来,“脸皮略薄,性格诚恳耿直,大概还是挺不好意思这件事儿,坚决不予承认。所以我没深问戳破,给留面子了。”

“所以一个半约炮APP真被你们搞成了一个深夜聊天APP?”苏沐橙听完,哭笑不得,“APP都要委屈了好吗?简直暴殄天物。”她说,“还有,你连小朋友都欺负呀,还说没去深问,没深问到底还是问了呗。你和人家差了十几年年龄好吗?”

“真是随便聊天,真没深问。”叶修摊开手,很诚恳。

“所以你真没被约炮,也没约炮啊。”苏沐橙说,表情仿佛还特别惋惜。

“还说约炮我?真要约,那也是你。”叶修放下筷子,拿纸擦嘴,“APP从头到尾都是你下载注册来的。”

苏沐橙愣了一瞬,遂即恍然,终于反应过来:注册问卷调查是她做的,软件AI相性匹配资料自然就是她的,如果真的被约了,那的确是自己。

“哎呀,好烦,还是被你套路了。”她转过弯,“不过瘾生气了,午餐剩下糖醋排骨都是我的,没你的份啦,走开走开。”苏沐橙说,连连挥手。

“行,都剩给你,不是小孩就别吃撑了。吃完记得碗洗干净,上楼送科室,放桌上就成。”叶修回答,顺水推舟端起餐盘,“我去准备下午手术,先走一步。”

“一切顺利。”苏沐橙抬头,微笑起来,她望着叶修侧身,他的侧脸轮廓清晰流畅。

食堂左侧,玻璃透过阳光,倾泻在她脸颊。


叶修下手术约魏琛吃饭,谁料天气骤然落雨,暴雨临城,瓢泼澎湃。魏琛没带伞,只能够和叶修合撑一张,结果肩膀湿透半截,模样狼狈不堪。

水汇聚归拢,浩浩荡荡滚滚来去,一路顺应地势落远。

“他妈的,叶修你说,你是不是扫把星转世?我这才新买衣服,第一天上班穿,不成你得赔我钱!”快到地方,魏琛耐性耗尽,索性脱出伞面遮蔽,三二步跨越进街边烧烤店,先低下头慌慌张张抖落水珠,水渍染湿一片地面,紧跟着顺手拎起衣服下摆,转身给叶修展示,“我的妈,真湿透了,来来来,你好好瞧一瞧。”

“快点,你吃完我们还去给沐橙买点零食,她今天晚班通宵,要忙饿的。”叶修却没理会,显然习以为常。他的神色平淡,始终漫不经心,拿服务员递来的漆黑塑料袋包好雨伞,“一件地摊破衣服,十五块有没有?我赔给你二十啊,剩余算打赏了。”他整理好东西,停顿一秒,还真从口袋摸出一张二十纸币扭头扔给魏琛,“成啊,拿完闭嘴。”

“你请吃饭,请这顿我就闭嘴。”魏琛回答。

“那你就准备好浑身上下湿透回家吧,伞是我的,我愿意不借你。”叶修落座,接过菜单,扫视一眼开始点菜。

魏琛一听,气势转瞬降落了,犹犹豫豫半天开口,“那行,那就还AA呗。那你记得少点一些菜啊…我可不是说我钱不够,还不是替你操心,省钱给苏妹子多买零食呗。”他说,脸皮厚得要命,说完抬起眼睛瞅菜单,恢复嬉皮笑脸模样,“不过还是要瓶啤酒啊,我要喝冰的,哎我说,你到底是听见说话没,来瓶冰啤酒。”

叶修听着,却始终不动声色,直到勾划完毕菜单,抬手递给服务员,才终于张嘴,“劳驾,麻烦给一壶热茶,”他唇角带笑,“另外请些快走菜,谢谢你们。”

服务员点头走远。

“嘁,我算是看出来了,塑料友情。”魏琛停顿几秒,开口。

“才发现呀,难得,为难你了。”叶修望向对方,接着给魏琛递过去一根烟,“塑料友情,现在问你要火吗?”

“废话,还要问,快点儿给我打上。”魏琛笑开,立刻接烟,隔着桌子倾身过去,唇角薄锐锋利,一如既往,扯出了一个略微嚣张放肆的弧度,“哎哟,还换烟了?我来看看,这新买什么烟呀。”

但叶修未回应,只扔过打火机。

魏琛动作顺畅敏捷,转瞬抬手抓住,掀开盖帽。这边刚点燃火,白雾升腾,另端叶修的手机忽然贴住桌面震动了一下,声响嗡嗡。叶修听见,没有多想,低头滑开提醒,却发现是一条APP推送消息:请察看,您的聊天对象有新动态。

叶修视线瞥过,了然:APP有编程算法,昨天和医科在读小朋友聊天,聊天积累一定时长,消息框边缘就亮起了一颗星星,十分微弱地闪闪发光,仿佛具像化衡量了的熟悉程度。想来而只要“设置”里未曾手动屏蔽,对方发送的消息和新动态就会被APP程序自动推送过来。

“什么消息啊?科室和院里突发?那不对吧,紧急通知不打电话啊?”魏琛见叶修片刻还不抬头,脸色整肃沉稳起来,马上询问。

“没,不是医院。”叶修点了一点屏幕,随后放下手机,重新抬起头来,“老魏你别瞎紧张,就算有事也是我去,打的是我电话,轮不到你去加班。”他扬扬脖颈,顺手揉动肩膀,窗外雨水横流,蒸腾水雾,“话说回来,问你啊,还记得我们上学那会儿有哪些好玩事儿吗?别说,不想还好,这一想十几年晃晃就过去,连沐橙都工作这么久了。”他笑起来。

“你发什么神经啊,平白无故,没事忽然伤春悲秋?”魏琛问,眉毛拧在一起,颜色鄙夷。不过停顿几秒后,却依然张了张嘴,没好气道:“还有好玩?什么事情算好玩?你给分辨分辨,期末英语考试作弊,打小抄在暖气片上这种算不算好玩?”

“算呀,这难道还能够不算,结果那年考试座位是第一次按学号倒序排列的,对吗?”叶修开口,幸灾乐祸,“恭喜十几年前的小魏啊,第一次成功竹篮打水,实在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”

“滚蛋。滚滚滚,”魏琛骂道,眼睛却始终含带笑意,隐约温柔,“你我揭什么底?揭得完吗?还有,退一万步,好说我十几年前也是神一样的少年,少年浑身华彩,长安街道,正所谓「打马观花」。”

“那现在呢?神一样的中老年?”叶修闻言,出口调侃,随后毫不掩饰,仰头就笑了起来,他的鬓角清爽干燥,眼尾纹路浅淡,繁密细微。

烧烤店外,雨势依然不减,玻璃浑浊,弥漫开阔的水雾。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239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