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契阔 2


“你说挺好?”

叶修刚刚存档PPT,关掉电脑,手机屏幕亮起来,光亮微弱。

“怎么,有问题吗?”他拿起手机,端着茶杯去接热水。

“没,就看到你给点赞,还有评论,有点惊讶。”对方回答叶修,一板一眼,态度较真,“不过我们系解老师上课是好玩,你评论说「挺好」,也是这意思?”

“没错。”叶修走到客厅,弯腰烧开开水,白雾丝缕,逐渐弥漫,“不过现在快十一点了,你们明天还要上课吧,不赶紧睡觉吗?”他悠闲地打字询问,颜色舒展又轻松,隐藏笑意,“另外,怎么到现在还没删APP?不说是被寝室舍友胁迫才下的?”

“看到你点赞了,所以没来得及删。”那边说,消息迅速,理由也是中规中矩,“我系解课间翻了一下这款APP,看到还能发布动态,功能挺丰富,就随便尝试了一条。既然下载了,看看也无所谓。”

“心态不错。”叶修调侃。

“我刚在复习功课,做完作业。还有,你一样没睡觉。”这时,对方下一句话却突地转开话锋,接起叶修片刻前问的问题,字里行间沉稳又平静,“医院晚班?”他问。

“不是,在改一个专业有关的PPT,开会研讨要分享,除此以外就是写论文评职称,说起来千篇一律。”叶修坦荡回答,毫不隐瞒,“何况,我这点没睡觉才是正常作息,理所应当。你一个上学读书的和工作赚钱、养家糊口的比什么,别瞎闹啊。”

“你们上学时都十一点前就睡觉了吗?”对方紧接却问,态度显然较真起来,“读医科哪有睡这么早的。”

“这难说,这就得看是谁,和想不想装深沉了,”叶修望见问话,颜色带笑,轻轻摇头,“我们读书那会,不缺上课睡觉,晚起点灯拼命读书的;也不缺朝九晚五,正常作息,天天向上的,你想听哪种呀?”

“你算哪种?”那边直问,“朝九晚五?”

叶修偏头,轻轻眯起眼睛,“…你猜?”时钟咔咔啦啦,声响不紧不慢,“如果猜对了,我就顺便告诉你。”

片刻过去,“你这句话真幼稚,医生。”那边开口说。

叶修转瞬便笑了起来,抬手端过茶杯。手机上,APP过往通知栏里还躺落着晚餐时,程序发送的消息动态。叶修扫了过去,按熄掉手机屏幕。遂即起身,走到客厅玻璃窗旁。一张玻璃隔断以外,高楼鳞次栉比,楼缝隙间,闪烁万家灯火。

“我跟老魏爬树跳窗,逃课出去撸串打街机的那会儿,你这个小朋友还不知道在哪蹲着玩儿呢。”他在心里默默地想,随后又偷着乐似的,轻轻挑了一下眉。


“看微信没?大孙说他十二月中旬飞B市开讨论会,加上今年本科毕业十几周年?14年还是15年?对了,15年,是个整数,纪念意义深刻,问是不是同学聚会一次?”魏琛扬起手机,朝刚放落餐盘,靠着苏沐橙坐下的叶修,“群里现在吵吵嚷嚷地广发英雄帖呢,问你有时间去不去啊?”他开口说。

“还早着吧,就算我现在承诺说能去,谁知道医院那时万一起什么突发。你还不清楚情况的?随缘吧,临到时候再看了。”叶修张嘴回答,表情稀薄,颜色漫不经心,这边伸手摆好餐盘,随后才抬头,“对了,你怎么跑来和沐橙一起吃饭?”

“是我来找老魏的,感谢你们昨天顶雨还给我带零食,”孰料苏沐橙却先回了话,边说,边侧脸望向叶修,“手术排班表写你一台髋关节置换术和髌骨骨折,我还以为今天排手术,中午手术完你就留在那边吃盒饭了。怎么跑来食堂?”

“不想在那边吃?”魏琛忽然开口,抬头问叶修,“髋关节那台吗?你别说,上午过半不到,连我们科室都传遍了。”

“传遍?”苏沐橙疑惑又兴致勃勃,转身看向魏琛,“我上午坐专科门诊呢,消息闭塞,老魏你们科室传什么了?”

“你说我说?要我说没新鲜事,谁说都成。”魏琛闻言,朝叶修扬头,“反正归根结底,无非就是「久病床前无孝子」的那一套呗,可就算再不新鲜,也真他妈的不是东西。”

“我说,你们吃饭。”叶修停顿片刻,开口,“今早第一台髋关节置换术,男性患者,年龄73岁,洗澡脚滑摔在浴缸,骨折入院。他们家小孩一男一女,第一次入院,来医院缴费完毕就没出现,这段时间全靠保姆照顾,最后我们科室连打十几次电话,才终于联系上来手术谈话签字。”

“结果今天推到手术室,实习医生做术前预备检查,才发现保姆为了少给这位患者脱裤子换几次尿不湿,就给系了一个塑料袋在上面。”叶修说到这,沉默几秒,他抬起头,眼神锋利尖锐,犹如刀兵,“老人说话不清楚,平时基本不开口,我们医生解塑料袋时,里面藏污纳垢,器官已经发炎了。”

“真够不是东西的,”魏琛冷笑,“没一个有良心。”

光透过食堂玻璃,覆盖一小片餐桌餐盘。然而叶修的侧脸轮廓在这片光亮衬托下越发分明,仿佛出鞘刀锋,眼睛颜色漆黑沉默,深不可测。

“那然后呢?”片刻过去,苏沐橙问。

“然后?只能继续手术,做完这台还继续要做下一台。手术完毕,我们会派实习医生朝家属详细汇报情况,除此以外,别无他法。”叶修停顿几秒,“毕竟这是医院,虽然负责治病救人,但人情冷暖也只是人情冷暖。”他说。

“轮转实习工作,加起来快十五二十年,碰这种事就是家常便饭。层出不穷,屡见不鲜。可每次我他妈的还是只想脱衣服揍人。”魏琛开口,说着,伸手拎起白大褂,“你说这样的东西怎么就不干脆出门被车撞死算了呢?”他问。

“车祸送医院来你照样还是得救,你能够熟视无睹,见死不救吗?”叶修问。

“我宁愿不救,这种玩意,死了活该。”魏琛撇开视线, 仍然嘴硬。

“那现在你们科室联系上家属来医院了吗?”苏沐橙忽然问,“关节置换术后恢复还要好一段时间,再让这保姆继续照顾,不是纯属害人吗。”她说,“另外这样虐待老人,报警试试总行吧。”

“实习生还在打电话。至于说尝试报警这条路,你问老魏,医院并非没先例,不说结果被家属抱怨,嫌弃我们多管闲事,最开始的保姆辞职后再请困难;警方处理手段一样匮乏,落不到实处,最终依然没用。”叶修回答,无可奈何地轻轻摇头。

光线穿过玻璃,射进房屋,颜色璀璨明艳。

“怎么能这样。”苏沐橙低头。

“…操,我先走了,妈的真他妈操蛋,我们科还有一堆事情,”魏琛坐完片刻,突然噼里啪啦一顿放下筷子,起身端过餐盘,紧拧眉头,“你们吃。老叶你也别光说话饿着。”说完,他沿着走廊,转身行远。

“别生气了,再吃几口,谁知道下午什么事情还等着你去做呢。”凝视魏琛的身影慢慢变远,叶修收回视线,望着身旁的苏沐橙,“习以为常,习惯就好。”

“可说句实话,叶修,”苏沐橙抬头,“我不想习惯。我和老魏一样。”

叶修闻言停顿,他随后放落碗筷,安静地看着她。

“那我一样说句实话,”沉默过后,这个人重新开了口,他的语气坚毅沉稳,背脊笔挺,眉眼不动如山,“你说的对沐橙。没谁会想去习惯这个东西。”


晚班交接完毕,天空边缘夜色弥漫,逐渐扩散晕染,在浓烈黏稠的颜色覆盖下,医院门口依然嘈杂熙攘,挨挤推搡,繁密凝滞。叶修绕开人群,和苏沐橙摇手告别,结果刚迈下大厅前台阶几步,猝不及防,手机忽然响起来铃声。

“真不巧,刚和沐橙在医院门口分开,她去员工宿舍补觉,你就打迟了几秒钟。”叶修看清来电,接通电话,说话间浮出笑意,“所以请问这位朋友有事吗?没事我就挂电话了,别说,国际长途真挺贵的。”

“挂什么呀,干脆点给答复,这周末有空吗?我敲定要做交流讲座,还要回趟学校,你来不来?”对面,苏沐秋问,“来我就和你还有沐橙一起吃饭,不来我就只和沐橙一起吃饭了,你选择选择,挑个空闲呗。”他问叶修,语气轻快疏朗。

“你做交流讲座,回学校干什么?”叶修却问。

“别提了,张新杰通过生科院那边联系我,邀请我去给临床学院做学习经验分享。我和他说,要邀请请你呀,你当年我们年级绩点第一、拿国奖奖学金,现在还在国内工作,资源近在眼前,探囊取物。结果他说请过,没请动,你不去。你说,我这算不算替你背锅,帮你还债?”苏沐秋问。

“不算,张新杰请我的那段时间,科室里忙得要命,手术成堆,根本没精力费劲儿搞这些,和你回国交流讲座完全不算是一个概念。你别趁机混淆是非、颠倒黑白。”叶修回答,“得了,你先说什么时间落地?发我个航班号,我和沐橙抽空去接你。至于到学校分享经验,这事儿我们再谈不迟。”

“嘿,你这薄情寡幸的啊,我可算清楚了,原来就是这样对待老同学的,说好少年情份呢?荣辱与共呢?”苏沐秋笑道,声音明快清亮。

“原话奉还,我们彼此彼此。”叶修扬起嘴唇。

他在说话间站上公交站台,人潮海海,左右摩肩接踵,52路车顺沿道路开来,售票员摇手提醒,挥动旗帜,拿高声报出站名。在周遭混杂的噪声中,叶修挤上了公车,与此同时,不经意间,苏沐秋忽然开口,“…沐橙一切都好吗?”

叶修闻言,捏稳手机,另一只手攥紧握住了门口栏杆。他的额发掉落几绺,晃晃悠悠挡在眼前,视线被彻底分割成丝丝缕缕,景物骤然缩得狭窄细小。

“你觉得呢?”他停顿片刻,默不作声,继而忽然反问苏沐秋。

几秒沉默过后,在52路的上下颠簸之间,苏沐秋开口,“说好说不好,这隔了太平洋几千里…”他的话近乎叹息,同时夹杂了“明知不可为”的苦笑与“纵使不可为而为之”的无奈,“能有多好?这话说出来放在我们这个行业,尤其儿科,实在是一厢情愿又太天真了。”

叶修牵起嘴角,缓缓地,心知肚明地笑了一下。

“可老叶,说真的,我真的不想看她受什么委屈,也不希望她太辛苦。”

苏沐秋的声调萦绕耳畔,含带遥远的温热温度。叶修抬头,他一边听,一边望向窗外,此时此刻,夜色逐渐苍茫,遮蔽天地。

直到那端终于停顿。

“说完了?”时间走过,叶修问。

“嗯,说完了,该轮到你了。”几秒过后,苏沐秋笑起来。

“那么在我这边,沐橙很好,”叶修抬头,颜色真挚又整肃,“你所说的,担忧过的,思虑过的,那些在她看来都不觉得是吃苦。有些路终究要走,她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医生,而且不出意料,还会变成一个更好的医生。”

“会越来越好。”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14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