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契阔 4


“你脸色不算好。”苏沐秋演讲结束,掌声潮水,临床学生捧场要命。张新杰侧脸望向身旁叶修,停顿端详几秒,张嘴询问,“最近工作挺繁忙?”

“没事,其实最近情况还算挺好的,归根结底临床工作,忙碌才算是常态。”叶修鼓掌,转过脖颈回答,“确实有事情缠身,不过也纯属挺好玩一件事,顺便讲给你听。”

他拢起衣服,扣紧最顶一颗袖子纽扣,“上上一个星期,周五晚上,我刚下班就被叫回科室,急诊收了一高速车祸进院,病患除浑身骨折,椎动脉和锁骨下动脉那还长了一个血栓,必须开胸,所以我们和胸外科联合做的这台手术。”叶修说着,呼吸间忽然扬头,张新杰顺由他的视线,望见讲台上苏沐秋渐渐走下,学生们掌声停歇,预备退场。

“你继续。”他朝向叶修。

“行。”叶修回答,“这种血栓,常态方案就是做血管置换,要放我,我大概也觉得该这样搞。结果胸外没做置换,他们开会紧急讨论,最终选择绕过原来通路,做了一个代偿。就是让血流绕过血栓,重建规划路线,最终供血到右臂。”边说,叶修抬起胳膊,虚拟比划,在空中轻轻示意。

“……这样做啊,”张新杰沉静片刻,片刻后想清楚了,“损伤更小,在病患来说是一件好事,唯一缺点初期代偿如果还没来得及完全建立打通,右臂供血不会非常好,病患需要适应一段时间才行。”

苏沐秋被犹如潮水的学生们隔断。

“是这样吧,你想得到,那肯定没问题,我们毕竟是搞专业的,虽然最终你选择不在临床工作。”叶修点头,表情随意,略微笑道,“可病患最开始不理解呀。上一周做完手术,麻醉褪掉清醒,后来低头一检查手臂情况,发现供血不足缘故,手臂温度偏低,感觉难受,除此以外,皮肤颜色还特别难看,马上情绪就慌张起来,急了。”

张新杰闻言,预料无奈,轻轻摇头。

“这位病患,应该家里特有钱,所以特别底气,拼命联系,给胸外主任打电话,说你们怎么能够这样不重视我?还说已经查问过,开胸不做常态应该做的置换,搞成现在这样,纯属医疗事故。胸外这边也没办法,说专业说不清楚,只能给他笼统解释,讲现在情况虽然如此,但过一段时间保准就变好了,这样手术方案损伤最小,然而建立代偿,恢复正常供血,依然需要一定过程。”

叶修边说,站起身,弯腰慢条斯理放落椅背。此时此刻,教室里学生已经快走完了。

“哦,你说这病患呀?沐橙还和我讲过了,说他给胸外打电话还不够,最后竟然打到你那去了,一开始打还没完没了。”苏沐秋走过来,额发帖服,“不是,打给你有什么用?你骨科给做的骨折,胸外才做开胸。不过说回来,碰到这种情形,真是解释不行,不解释更加不行。”

“是,所以我还是必须接电话,听完抱怨,解释说您这种情况,需要询问胸外,骨科不负责这部分手术。”叶修扬起头微笑,眼中却情绪莫测,“谁让我们要做临床呢?”

苏沐秋听见,骤然沉默。

“那最终结果呢?”几秒过去,张新杰开口,神情平静整肃,“情况如何?”

“最终?”叶修偏脸过去,笑起来,“最终结果必然还是好嘛,这沐橙知道,已经不给我连续打电话了。平心而论,胸外这套方案本来就做挺好,这段时间逐渐过去,代偿也逐渐开始建立。尽管病患不懂专业,手臂情况恢复却是能够感知到的。现在特别感激胸外主任,还送锦旗了。”

“那结果还算不错。”张新杰说。

“……说这半天功夫,教室走廊都空荡荡了,我们一样赶紧走吧?”苏沐秋抬起头,“新杰你晚上空闲吗?空闲就来一块吃饭啊?”他问,“虽然老叶说请食堂。但我明天开完交流讲座的研讨会就走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聚会碰头。”

“请食堂?”张新杰却忽然疑问,满面难以理解,“叶修你预备拿什么请吃食堂?学校食堂一概不收现金,你有饭卡吗?”

“我没有不打紧,现在你有不就行了吗?”叶修潇洒回答,笑着眯起眼睛。始终狡猾。


陆续出基础医学院楼,下了石阶楼梯,顶层天空依然明亮高远。秋意渐深,空气湿度偏低,皮肤接触后显得干燥,但温度并不算寒冷。

“我们合照一张?”苏沐秋忽然抬手,兴致勃勃提议,胳膊朝基础医学楼和形态学楼间长满银杏的草场指去。银杏树笔挺高耸,灿烂辉煌,美得烧灼视野,漂亮要命,“算是给我纪念一下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叶修和张新杰道。说完,叶修顺手便拦下一位闲散路过学生,如此这般解释,过后提出请求,接着道谢。意料中,对方答应十分爽快,接过手机给出建议,遂即连拍几张,还等叶修他们挑出满意的成果,才挥挥手离开。

“你还可以调色彩饱和度,加点滤镜边框,诸如此类。”张新杰低头望着苏沐秋的屏幕,沉吟片刻,“我们学生,尤其临床专业的,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熟练这些。”

“要不你推荐我一APP?”苏沐秋问。

“新杰,你抬头帮我看一眼,”叶修却在下一刻突然开口,声线懒散清朗,“那停你们学生公寓门口的是辆采血车吗?”

“是,你没看错,医院采血车一般会在周末早晨开始停在学生公寓他们那儿,方便免费献血,顺便宣传呼吁、知识普及。还有也可以选择献造血干细胞。今天应该时间快到,马上就要结束收摊了。”张新杰停顿几秒,轻轻点头,“怎么,你现在想去献?”

“毕竟难得来一次学校,赖学校费劲栽培,归根结底算是学生。我去献一次。”叶修笑起来,“你们先去食堂点菜,我过会就来了,不要等我。”

“我也去呗?”苏沐秋跃跃欲试。

“你算了,明天还演讲研讨,下一次抓紧机会,再献不迟。”叶修说,说完转身,向那边走去,衣摆拂动,卷起涟漪波澜。


叶修在学生公寓门口填表,被志愿者验查完毕血型,便拿单子进了采血车。结果进去交表还未坐稳,忽然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问“叶老师好”。叶修闻声扭头,紧接停顿一秒,然而等彻底分辨清楚声源,他的表情转瞬柔和,立刻轻轻笑了起来。

“老韩?”叶修望向那张轮廓峻绝,线条流畅的侧脸,回忆到演讲开始前,黄少天跳落扶梯,扬头朝讲台另端喊的那一个名字,口吻戏谑轻松,调侃温淡,仿佛和旁边的年轻男孩毫无生疏隔阂,“我应该没记错吧?”

光线遮盖笼罩,阴影浓密模糊,空中气流飘忽席卷,最终,这些东西都被狭窄简陋的走廊过道隔断。走廊另侧,原来沉稳端坐的男孩表情惊愕,姿态僵硬,轻微地不知所措,显然,他是被叶修刚才的称呼给影响镇住了,此刻完全愣在原地,来不及动作反应。直等片刻过后,时光流淌,抽血护士依照表格排列低头喊:“下一位,韩文清?”

“到!”男孩条件反射性地开口。

“原来叫韩文清。我是叶修,94级临床专业,谢谢你们下午来帮忙准备演讲布置、调试设备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叶修丝毫不以为意,只是扬唇点头,笑眯眯地张嘴说到。

这时,韩文清最终回转过神。

“叶老师说笑了,是我们学术部拜托张老师联系的这一次讲座,布置会场是份内应该做到的事情。我也很高兴认识您。”他坐在采血位置上轻轻点头,“临床医生工作繁忙,您和苏老师都麻烦辛苦了。”

“不麻烦,”叶修转开视线,扫视后开口询问,“第一次来献血吗?”

“嗯,基础楼听完讲座,活动结束,回来寝室这边恰巧看见,想起来,顺便就过来填表献了。”韩文清边点头,边配合揭开外套,卷起衣袖,“老师也是过来献血的?”

“和你一样,纯属看见。”叶修毫无遮掩,潇洒坦率,“说起来,第一次捐献会反应,虚弱胸闷,头重脚轻,感觉不适是正常情况,不要紧张。早点吃饭睡觉,别熬夜,男生身体沉稳厚实,没几天就恢复了。”

“谢谢老师提醒。”韩文清礼貌回答,攥紧手里护士递来的弹性球,节奏捏动,“您也一样。”

“我就算了,临床工作讲究随叫随到,和你们念书学习终归不算一个概念,”叶修笑起来,轻轻摇头,“现在回想,念书读课时候真是挺好的。”

“工作起来不好吗?”韩文清问。

这时护士示意叶修。

“当然不是这样,我再换种说法吧,应该是不一样的好。”叶修转头脱落衣服,解开衬衫,露出线条流畅的胳膊,“然而白驹过隙。少年时光无论过去多久,尤其学校,终究是最容易被怀念起来。不方便评论其他群体,经验而论,像我们这些庸碌中年格外这样儿。”

“……老师,您这在开玩笑吧。”韩文清说,唇角略翘,想笑却难笑出来,表情五味杂陈,难以描摹,十分无奈。

“你猜?”叶修接过弹性球,攥紧放开。他蓬松柔软的额发掉落一丝半缕,眼角攀附细微绵密,难以觉察的纹路,侧脸被黄昏光线晕染,流光溢彩散开,全部落进韩文清眼中。

最终,抽血完毕,韩文清登记领完感谢免费献血赠送的牛奶饮品,转身正要回寝室,却忽然被身后紧接下车来的叶修喊住:“韩文清,能够麻烦你替我领这件牛奶吗?”他张嘴说道。

“老师不喝?”韩文清停顿疑问。

“乳糖不耐,不怎么能喝牛奶,确实不适合要。但这里不送还必须登记在案,手续挺麻烦的,我硬领就浪费了,索性送给你吧。”叶修回答,低头穿上衣服,“分给寝室室友,送给谁都可以。”

“那谢谢老师了。”对方沉吟几秒,最终点头,走回来替叶修拿过赠品,“老师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叶修朝他挥手。

银杏树叶灿烂黄金,声响瑟瑟,伴随道路延伸,朝向尽头远处。黄昏逐渐铺张弥漫,星斗熹微,夜晚在高楼罅隙间缓慢沉降。

1.听老叶讲笑话:庸碌中年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38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