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参商 1



“……重新顺畅一遍,斟酌词句,最终就电子稿,晚点给我,这次要加紧排版,月考讲评,明早必须给年级发下去。”办公室门敞开缝隙,韩文清经过走廊。声音隐约传来,十分模糊,语调真挚恳切,“这样,叶修,老师实话实说,要是其它学科成绩能够和写作一样,那年级考进前十,你完全没有问题。然而现在刚刚高一,还有三年,距离尘埃落定还远得很。你基础扎实,底子好,头脑聪慧敏锐,如果沉稳努力,稍微上进起来,考得精彩漂亮,既不辜负自己,也不辜负父母心意,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吗?”

“谢谢老师,我知道了。晚点文章打完,我就发您邮箱,”桌旁,男生握紧试卷,手背在身后,“请您放心。”说话间,他的背脊笔挺,仿佛谨慎严肃,然而脸上,实际神情却懒散和缓,混杂一起,极难琢磨,“课间快要结束,那我上课去了?”

“去吧。”老师点头,“剩余学科成绩出来,讲卷子碰到任何问题,不要藏着掖着,拿出来问老师同学,这样都可以的,知道了?”

“谢谢老师,我知道的。”叶修点头,笑意轻松,转身带好门。

几步出去,走廊学生顿时拥挤,突然密集起来,仿佛潮水,骤然裹挟事物情绪,奔腾澎湃。叶修沿边缘折叠试卷,表情沉稳平静,直到上课铃声转瞬响起,才好像恍然顿悟,赶紧朝班级跑去,校服拉链散开,犹如飞鸟。他进门一路穿到后排,脚步急促,边侧脸,还边朝靠外同桌说:“老韩,你让一让凳子,我快要进不去了。”

“谁让你回来晚,”韩文清说,“拿数学书。”对方挤过身后,擦过他的头发。

“知道了,对不起啊,竟然打扰你上课听讲学习。”叶修开口,带着笑意调侃,呼吸拂过,“顺便老韩,你这头发真够硬的。”声音飘近,然而韩文清听见,却不愿回应,只侧脸望向黑板。叶修这份嬉皮笑脸的腔调,开学才一星期,他就彻底熟稔,知道不能计较。

“废话够多,快点拿书。”

“别催呀,我这不在找吗,你认真听课。”叶修低头嘟囔,额发松散掉下,伸手在课桌里摸来摸去。结果,原本叠好的语文试卷也被不经意扫落,好在韩文清眼疾手快,临空一把给攥住了。

平心而论,韩文清丝毫不想知道叶修成绩,然而此时此刻,试卷摊开,边缘皱褶,没有一点遮拦,视线无意扫过,他想不看见都不可能。另一边,叶修费劲力气,终于找出课本,抬头猝不及防,刚巧望到韩文清神色。他停顿几秒,随后醒悟,忽然就笑起来,紧接着压低嗓音说到:“不至于啊,老韩,哥还会计较你看到了一数字吗?何况实话实说,我又不是没比这考得更差劲的。”

韩文清闻言,视线瞥去,想不清楚这个人为什么会对成绩视若鸿毛。

“这次写作范文?分数挺高,挺漂亮的。”片刻,韩文清开口,避过了原本话题,“恭喜你啊。”边说,他重新将注意放进书本,动手记下黑板笔记。

“你说那些范文,”叶修弯腰,俯在课桌上,此刻轻微偏头,手臂遮掩颜色,语气模糊,嗡嗡作响,神情莫辨,“那都是一点靠山吃饭的东西,根本不算什么。”

“靠山吃饭?”韩文清疑惑起来。

“没错,”叶修笑道,笑容干净明朗, “小时候放假,家里长辈教四书五经,兵法韬略;逢年过节,还顺带传授沙盘演兵,列阵排布。写作素材,我从来都用这些,不是坐吃山空,还能算什么呀。”他语调诚恳,态度不以为然,边说还边拎着试卷,轻轻摇晃两下,声音扑簌簌的。

“原来。”韩文清开口,然而说到半截,不知缘由,又闭上嘴。

“原来我考试写作接近满分,阅读理解答题总是一塌糊涂是这样的原因,对吧。”叶修说,顺势补足语句,眼睛弯翘起来,“你既然想到了,要说就说嘛,我刚才都讲过,不计较这些,本来事情实事求是,就没有不能被说的。”

“……上课讲话,这里提醒一句,请主动出去外面说,我现在不想花费时间点名。”教室前端,数学老师忽然转身,扭头开口,视线飘荡,落在韩文清和叶修身上。

“听见没,快别说话了,老韩。”叶修听见,转瞬正襟危坐,眼睛犹如寒星,仿佛最开始说话的不是他一般。可韩文清好像早见得多,此时此刻见怪不怪,颜色波澜不惊,只是不再侧头。


周末放学,韩文清拿完排名成绩,收拾书包走出校门。结果刚走几步,突然听见旁边传来隐约争辩声音,转过头发觉竟然是叶修。下一秒,叶修侧身,望见韩文清,停顿片刻,忽然就走过来,满脸笑意弥漫,表情狡黠,开口就道:“老韩,我们说好自习,等你挺长时间了,怎么现在才来。”

韩文清莫名其妙,反应不过,只能瞪着对方。

“你好,”然而韩文清停顿犹疑时,最开始和叶修争辩的另一个人跑了过来,男生穿着人大附中校服,头发扬起,“很高兴认识你。”他说,语调轻快和缓,“我是叶秋。”神态与懒散简慢的叶修几乎南辕北辙。

韩文清皱起眉头。

“是这样,我和我哥原本说好,周末放学一起回家。现在看来,是情况有变化?”叶秋朝韩文清解释,谈吐礼貌,坦然潇洒,举手投足,无不到位,“你们约好自习,我哥最开始没和我提过,真不好意思啊。”

叶修望向韩文清。

“你管好自己就成,放学赶紧回家,多大了还一块走。讲出来丢不丢脸?”几秒过去,他忽然问,口吻风轻云淡,“我们是双胞胎,又不是连体婴。”

“丢脸?”不知为何,叶秋听完对方叙述,原本波澜不惊的颜色忽然破碎,神态转换,露出锋利尖锐的激烈,“你和我谈丢脸?”这句话刚说出半片,他的视线在不经意间游移,扫过身旁的韩文清,出乎意料,对方表情幽深,温度冰凉。叶秋看见,话语情绪骤然凝滞,不禁停顿下来。

于是,这一愣后,叶秋也最终醒悟,情绪重新收敛,神色平复,低头几秒,竟然变回了开始模样,“不好意思。”他道歉出声,朝韩文清,紧跟着望向叶修,“你耍这些花招,”叶秋问,“就算骗得了我,能骗自己吗?”

叶修笑笑,闻言不作回答。

“你自己好自为之。”叶秋说完沉默,随后转开视线,“既然这样,”呼吸几下,调整状态,他面向韩文清道,“真抱歉,那今天就要麻烦你了。请问同学你有电话吗?我哥身上没带手机,要不我给你我的号码?这样如果发生意外,可以方便联系。”叶秋低头拿出手机,尝试和韩文清沟通协调。

“这样?这样仿佛不合适吧。”谁料韩文清开口,语气不紧不慢,疏远淡漠,叶秋听见,不禁皱起眉头,“他说你没带手机,那你记得他电话吗?”可韩文清并不在意,对叶秋说完话,他便侧头,紧接着继续询问叶修,“如果发生事情,紧急情况,我这边带电话,你自己能够和他联系吧。”

“当然,没问题呀。”叶修回答,伸手遮挡头顶阳光。

“那现在这样,结果你满意吗。”韩文清转过头,望向叶秋,“这样你既不必麻烦给我电话,出意外事情他还会联系你们。”

考虑片刻,叶秋点头:“可以。”

“既然这样,那你回家路上小心,我们走啦。”叶修说完,侧脸转身,赶紧扯着韩文清朝街道另端过去,脚步急促,步履匆匆,韩文清几乎给绊倒摔跤。两人跌撞踉跄,直走到叶秋视线外才终于停下,额发沁出细密汗意。

“老韩,实话实说,这次江湖救急,竟然丝毫不含糊,真够地道的啊。”叶修扭头,放开韩文清手腕,脸上笑意繁盛,“多谢呀。”

“那行,总算事情解决,那我先走了。”韩文清听见,却没什么反应,只应声道,神情沉稳平淡。然而刚刚抬头,还未迈步离开,叶修忽然就伸手拦住他,开口问,“等等,怎么就这样走了?你往哪里去呀,我现在和你一起。”

“不必要吧,”韩文清边说,边望向头顶,此时此刻,天空逐渐黯沉,颜色浓厚,“你和我大概不同路,你要去哪里就赶紧去,我要回家了。”

叶修闻言,最终沉默几秒,随后才开口道:“行,那问一问题,你家附近有网吧吗?”结果,谁料他这次话语方落,韩文清回头皱眉,转瞬警醒,随即张嘴疑问,“你问网吧干什么?是现在放学,要上网打游戏?”

“怎么,”叶修听见对方,笑起来,“打游戏不行吗。”说完,停顿片刻,他眯起眼睛抻开懒腰,悄然瞥见叶秋已经走远,“算啦,那我们就这江湖再见,这附近有一家,我先走了。”随后,他摇摇脑袋,朝韩文清挥手,扭头准备离开。

韩文清一把抓住叶修。

“你先给我停下,”他颜色变得严肃起来,表情锋利冷硬,指骨攥紧收拢,“那环境复杂,你万一真碰到事情,怎么解决?”

“老韩老韩,快松开手!”下一秒,叶修龇牙咧嘴,却是避开话题,“握疼了!”

韩文清连忙放手。

“放心吧,没关系,早就混熟了,”叶修脱开束缚,表情松弛,恢复成嬉皮笑脸的模样,游刃有余,“不是第一次去。”

“这才开学几天?你是来上学还是来玩游戏的,你到底还想不想高考,想不想上大学了?”韩文清问,视线侵略敏锐,“混熟?你真好意思吗。”

叶修听见质问,出乎意料,声音竟然骤然沉落下来,颜色难以琢磨,把握不定,“谁告诉你我想来上学?”他笑意隐约,似有若无,“谁告诉你我就想考大学?谁告诉你如果有兴趣,一个人不能以游戏竞技维持生活?”

韩文清不知为何,此时此刻,忽然就针锋相对起来,一步不退,“游戏?真够幼稚。你几岁了,玩游戏能玩出息?”

叶修闻言,停顿几秒,竟然笑了出来,紧接着开口:“怎样不能。职业战队,职业竞技,职业选手,没调查就难以清晰前景。老韩,实话实说,你了解游戏竞技组成,职业战队吗?如果并不了解,你为什么指责我。”

韩文清一下顿住。

“何况,就算不能进职业战队,你为什么就此不让我玩游戏呢?人生天赋,我就喜爱游戏,擅长游戏,这难道不可以吗。”说到这,叶修归于平淡,笑容安稳,先前激烈冲动,尽数烟消云散。

“……你玩什么游戏?”韩文清忽然问。听见问题,叶修愣了一下,显然话题跳跃,转变过快,他没能跟上节奏,好在片刻过后,最终回过神来,他即刻张嘴道,“荣耀。”

“那既然这样,干脆跟我走吧,”韩文清侧过脸,垂落视线,“如果你不嫌弃,去我家里,环境终归比网吧干净许多。”

“你说真的?”叶修闻言,眼睛瞬间闪亮,笑颜逐开,伸手勾拢韩文清脖颈,“荣耀需要插卡器,老韩你家竟然买了?这刚开服才几天啊。你等级多少?技术如何?角色职业起名?竞技场胜率怎样?有兴趣来切磋一下呀?”

“没有。”韩文清说,“到家你打游戏,我写作业。”他波澜不惊,“另外,你预料大概几点钟回家?我还要洗碗做饭。”

“你家没人?”叶修疑问,“我大概8点走。”

“没有,我一个人住。”韩文清回答。

“这样呀,”叶修沉吟,点头,“那问一个问题,老韩,”他凑过去,犹如狐狸,“终归要洗碗做饭,你可以包我一顿饭吗。”

1.旧瓶旧酒,归档重修

2.依然平淡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0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