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事了犹未了,何妨以不了了之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参商 2


韩文清攥稳扶手,望见玻璃窗上,叶修的脸摇摇晃晃,被倒映地朦胧模糊。不知缘由,他忽然想起开学排座,第一次上完课操,自己额头发汗坐回座位,叶修就那样靠在墙壁上,视线放空,懒散停顿片刻,紧接着脸带笑意,突然开口,称呼熟稔得莫名其妙,朝他问道:“老韩,你位置离得近,我这看不清课表,下节到底上什么呀?”

笑容狡黠,意味轻淡,尽管转瞬即逝。

然而此时此刻,韩文清侧过脸去,叶修正凝望窗外,视线扫过街景,颜色波澜不动,感觉深沉开阔,难以琢磨。脸色更和片刻前,方才校门口的嬉皮笑脸、游刃有余没有丝毫相同,甚至南辕北辙。

这几乎让他心惊。

“看什么呢,老韩?”谁料下一刻叶修忽然转头,五感锋利敏锐,似乎觉察到了韩文清隐约侧脸。两人视线交错相撞,韩文清心跳骤停,卡顿半拍,有种被勘破的措手不及,期间车辆摇摆,乘客挨肩擦背。然而最终,沉默几秒后,他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,“没什么,”开口回答,“就是没想到你还有一个弟弟,你们相差挺大。”

叶修听见,轻微愣了一会,随后舒展眉目,“嗯,是这样。叶秋看着少年老成,实际挺自以为是的。”说完,他抬起头,望见韩文清神情。出乎意料,对方颜色竟然几近无奈。接着停顿片刻,终于,叶修这才恍然醒悟:在韩文清心里,自己费尽心思要打游戏,平心而论,应该也挺执迷不悟,一意孤行的。

“归根结底,毕竟还是少年嘛。”然而叶修看出来,只轻轻一笑,不以为意。他伸手握紧栏杆,胳膊遮住半张侧脸,眼睛很深,随着车辆颠簸,声线断断续续,“叶秋成绩从小就好,还习惯委屈自己,成就大局。性格沉稳持重,特别听话。按理说我是大的一个,这些都该归我来做,结果十几年过去,我不仅没服管教,现在还跑来玩游戏,离经叛道,更是让长辈们失望了。”

韩文清闻言皱眉,叶修一番话说来,听愧疚仿佛并没多少,只是略带戏谑地感慨。他抿了一抿嘴唇,斟酌片刻,觉得这毕竟是对方家事,话题敏感,于是最终只能开口,“能够考上人大附中,你弟的成绩确实很好。”

叶修笑起来,点头,不经意间,眼中流露出一点模糊温暖,“本来说四中初中部直升,结果他却执意要去人大附中,想来大概也是觉得和我这走关系的待在一个学校实在太跌份,有损颜面,所以最后就随他去了。”

叶修声调不紧不慢,但是说到这里,韩文清听见,忽然就感到不快起来:在他心中,虽不认同叶修经常懒散放旷,满不在乎的态度;不钻研学习,离经叛道,专注游戏的选择,可他以为,尽管如此,叶秋也不应该这样。

人生嫌隙不满,从不只是哪一方的问题。

“就算你许多地方做得并不归顺大流,更在常理以外,”韩文清忍了一忍,停顿片刻,却终于还是没能忍住,“他的态度也不对。”他侧过脸,看向叶修,嗓音沙沙的,口吻轻柔低沉。

叶修闻言转过头来,脖颈稍偏,颜色奇妙地凝视了韩文清一会,最后才翘起唇角说,“老韩,你这就属于立场不坚定了,需要严肃批判。最初说我沉迷游戏,现在又替我鸣不平,态度调转太快了啊。”

韩文清冷哼一声:“自作多情,我不站在你这一边,我站在道理一边。”

声音弥漫飘散,转瞬即逝。叶修笑了笑,表情浅淡,看不出真情实意还是敷衍,紧接移开视线,没有说话。车辆转弯,他的目光穿过层叠景物,不动声色,落进遥远地方。而其中情绪复杂,韩文清难以揣度。


最终公车到站,人潮熙攘,韩文清连拉带扯,才赶在关门前将叶修推下去。两人衣服挤得乱七八糟,皱褶满布,额发黏在鬓边,灰头土脸,狼狈要命。

“老韩,你回趟家真不容易,”叶修偏头,伸手颠颠书包,语调仿佛调侃,还藏着难以觉察的抱怨,“这样乘车简直累惨了。”谁知旁边韩文清听见,瞟过一眼,随后忽然开口道:“是吗?我最开始可没请你来跟着我。”

叶修闻言,转眼收敛神情,颜色改天换地,“没事没事,哥不介意。”他咧嘴笑道。这边说完,侧脸望见街边有一家杂货铺,叶修立刻跑过去买了一根雪糕,回来就递在韩文清手上,“来老韩,别客气啊,天气热得蒸笼似的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韩文清扬起下颌,明知故问。

“嗨呀,归根结底就吃你嘴短,要还债,要你拿我手软一次呗,”叶修递冰棍给他,态度开阔敞亮,“现在继续朝哪走?”

韩文清听见,沉默几秒。实话实说,他并不感觉很热,夏秋天也不习惯吃雪糕。但叶修既然好意,他也就不拂盛情,终于接下,开口回答道,“谢谢,”接着伸手指路,路旁树影繁密,“这边走。”

叶修迈步跟上,手里捏着一根绿豆沙,怡然自得。此刻天际边缘,落日灿烂辉煌,不知不觉给两人冰棍浸染上一溜微弱金边。韩文清视线落到地上,思维放空,暖慢流淌,叶修注意到对方走神,玩心骤起,忽然探脚,踩了一下韩文清的影子。

他的动作没有遮掩,韩文清发觉,却一样没说什么,态度放任自流。尽管交往不深,然而来去几次,韩文清也终于摸到一些应对叶修的方法:只要不涉及底线,随意对方折腾,自己反而会轻松许多。

“老韩。”谁知他不过去,山倒要过来,消停没几分钟,叶修开口喊他。

“又干什么。”韩文清真是无奈。

“你刚才说家里自己一个人住,”叶修询问,笑眯眯的,“到底真的假的。”

“骗你有意思吗,”闻言,韩文清轻轻摇头,“我爸常年工程外派,我妈在外地医院任职,我户口原本不在北京,后来机缘巧合才迁进来,初中考试考上四中。现在家里人该在外地,还在外地;该出国,还是要出国,所以这才一个人住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叶修恍然,随后低头,“一个人住挺辛苦的,不会容易。”韩文清听见对方评价,回望叶修,不经意间,表情流露出惊讶诧异,这次顿了半晌,终于回答:“还好,不算很难,只是说轻松也是假话。”说着,两人刷卡转进小区,乘电梯上楼,韩文清开门弯腰,拿出拖鞋。

“没有饮料,喝点白水?”

“啊呀,太客气了,其实不喝都是可以的。”叶修连忙道谢。

“不烫不冷。”韩文清走进厨房,端出一只玻璃杯,递给对方,“电脑在书房里,没设密码,你进去开机就可以用。”

然而,虽然嘴上说让叶修开机,韩文清最终却还是陪着对方一起进了书房,亲自动手。他开机时,叶修毫不拘谨,闲散悠然,这里摸摸那里碰碰,最后,还伸手绕过韩文清拉开键盘。结果键盘打开,下一秒,一张荣耀账号卡便撞进他的视线,叶修瞥中,颜色转瞬锋利,轻轻啧了一声,试探性就要去拿。谁料刚伸到半途,突如其来,另一只手忽然将他拍落,把那张账号收进手掌。

“不给看一看?”叶修转头,兴致勃勃,望向一旁。

韩文清平淡摇头,“打你的游戏吧。”

方才试探,平心而论,韩文清心里清楚,叶修纯属虚张声势,玩闹打趣,少年意味浓厚。他边想,边低头看着对方,面容严肃沉稳,自始至终不动声色。叶修觉察,偏头抬起视线,轻轻一瞥,颜色坦荡平静,安稳极了,没有丝毫羞赧。

“……哟,这就开机了,速度真快。”身后,电脑忽然响起提示声,寂静气氛破损,屏幕逐渐亮起,叶修回转过头,掏卡登陆操作,嘴角隐约上扬,开口道:“老韩,你现在是不是该选择避讳一下,继续写作业去了?”而韩文清听见这句调侃,却没急着接话,针锋相对,只是伸手,将最开始给对方倒的温水往桌子靠里推了一下,这才张嘴回答:“我在卧室,走廊尽头那间,有问题就喊我。”

“知道。”叶修笑起来,顺手拿起耳机。他刚登陆帐号时,做派坦坦荡荡,丝毫不加避讳掩饰。不过韩文清慎独,叶修这边自顾自地登陆,他就将视线偏转,同样,自顾自地不看。只是最后实在无意,还是不小心地扫见一抹画面。——电脑屏幕清晰明亮,游戏角色却身形模糊,思念如电,不受控制,依稀分辨出来,那竟是一名战法。

“一个半小时后做饭,你要中途玩饿,客厅摆着水果,随便洗洗就能吃。”说完,韩文清转身离开,临走还带上了门。


不经意间,时光过得飞快,日影偏移,晚霞逐渐浸染天空,灰蓝色抹上城市边缘。韩文清抬头,果不其然,是快要到做饭时候了。于是,他伸手连完最后一条辅助线,放落水笔,推开桌椅板凳,停顿片刻,随后走到书房门外。

不出意料,书房始终半掩,此时此刻,门缝还透过一点隐隐约约的光线。里面细碎敲击键盘、点击鼠标的声音连绵不断,节奏轻快跳跃,让人感到熟悉。韩文清听见,脸上也不知觉地笑了一下,沉默间眼神几经变换,难以抓住把握。然而几秒过去,最终,他到底还是侧身。

紧接舒展背脊,边走边进了厨房。

最开始给叶修开完电脑,他就把冰冻牛肉提前放进水槽解冻,现在早解冻好,打算炖西红柿,煮新鲜米饭,然后炒上海青,烧蚝油生菜,这些东西晚饭必然够吃了。不然星期五一个人在家,韩文清原本不会煮饭,剩菜白粥就能够凑和。

炖进牛肉,煮沸撇掉浮沫,韩文清擦干净砧板水渍,抬头看表,出去走廊书房敲了敲门。结果站住停顿几秒,全然没有回应。他伸手推开一看,叶修头戴耳机,满脸严肃谨慎,专注凝视:电脑屏幕流光溢彩,颜色变幻莫测,映照着他侧脸轮廓。见状,韩文清只能摇头,想归根结底离晚饭还有一会,干脆没有继续打扰。

最后牛肉炖好,饭熟蒸透,韩文清将西红柿放进锅,另一端眼疾手快,转瞬炒掉蔬菜,同时起锅盛盘摆上饭桌,接着翻拣橱柜,洗出整套新餐具给叶修。做完这一切,韩文清才第二次敲响书房,张嘴开口:“叶修,该吃饭了。”

叶修此刻操纵轻松,透过耳机,竟然听见了韩文清说话,这边迅疾扭头,飞快望向对方:“老韩你先吃饭,我还要二十分钟副本,打完就来拣你剩菜。”韩文清闻言沉默片刻,最终放下一句“等你打完一起”,也不知道叶修听见与否,就将书房敞开,神情波澜不动,转身走出。

叶修这边,二十分钟转眼流过,今天经常组队的神枪手不在,他单独推完副本,这才拿掉帐号下线。等到彻底退出游戏,叶修恍然发觉,夜晚渐深,台灯没开,书房光影黯沉到骇人。玻璃窗外高楼鳞次栉比,风声呼啸,犹如鬼魅。此时此刻,由虚拟回归现实,饿意也蓬勃生发,不知觉间,简直饿得连心都快烧起来了。叶修料想韩文清应该早解决完晚饭,就是不清楚对方剩了多少菜留给他,思索最初说好包饭,希望有足够诚意。

结果走出房间,穿出走廊,开放式饭厅顶头,暖黄灯光静静燃烧,灯光不算明朗,只顾温柔垂落。韩文清坐在桌旁,背脊笔挺,手上翻开页书,表情沉稳平静。光亮落在他头顶发旋,发质短硬。

于是,叶修头一次察觉,韩文清脸庞轮廓深邃,幽微曲折,竟然远超常人。而下一刻听见脚步声,对方骤然收书扬脸,抬起眼睛:措不及防间,那些亮光也在一瞬被他融进瞳孔,再出不来。

“结束了?”韩文清起身询问,“那我端饭菜出来,刚刚怕放冷了,都在微波炉里。”他说完,不一会就将东西端上桌,盛好两碗米饭,递给叶修,开口道:“快点吃吧。”

叶修抬起手腕。

他自小家教严格,裹挟雷霆万钧,最不讲究情份。在餐桌上,长幼尊卑,更是只有自己等待长辈的道理。今天韩文清不声不响,坐在桌旁读书,却是结实地等了他二十分钟。虽然两人同一年级,然而这种经历,叶修从未有过。

“怎么了,饭菜不行?”韩文清见对方只顾发愣,手上筷子不动,抬头疑惑。

“哦,没有,饭菜看起来真挺好的。”回过神来,叶修忽然一笑,“我没怎样。先前都说只用留剩的就行,老韩,你还怕我饿不起呀。”

韩文清无奈,轻轻摇头,催促对方:“你快吃吧,吃完收拾,赶紧回家。”

叶修闻言,兴致盎然地开始低头拣菜,结果饭菜入口,不由惊讶:竟然难得好吃。最后一碗不够,还加盛半碗米饭,泡番茄牛腩汤汁。而这时饥饿消解,逐渐汤足饭饱,谈性骤起,叶修边吃,又忍不住开口,笑着问韩文清:“老韩,你就说说你荣耀玩得什么角色呗?改天我们切磋一盘呀,让哥指教你一番?看在同学情份上,免费不收钱了!”

韩文清此刻早吃完东西,视线扫过对方,心想你是什么出身,还好意思赚自己的钱,然而嘴上到底板正,平静回答道:“没兴趣,不必了。” 话音抛掷于地,干脆利落,在空旷房间里嗡嗡震荡。

然而,尽管话虽如此,韩文清心中却清楚,片刻前在书房门外,听见对方操作流畅,游刃有余,自己确实有一瞬间热血沸腾,是想要和叶修打上一场的。这份冲动来势激烈,仿佛跟人生际遇机缘一般,莫名其妙,没有源头。

饭厅灯光和缓,十分温柔。

叶修听见,唇角微翘,到此不再吭声。

1.越写越长

2.感慨年轻懵懂,最为快乐

评论 ( 3 )
热度 ( 6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