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契阔 6

>> 6


“听说老叶训人了?”魏琛放落餐盘,抬头问苏沐橙。

“不知道。”苏沐橙说,漫不经心,语调沉稳。

魏琛闻言扬眉,视线凝滞,神态停顿几秒,惊讶诧异这才终于解冻,随后立刻转头,望向身旁方锐,“听说老叶手术室训人了?”

“不知道,没注意,要想问,你自己问老叶去。”方锐说,边说边侧开脸,撇过脑袋,遮挡着隐约皱眉,朝魏琛悄没声息地拧表情。

“这样,不打扰啦,你们慢聊,我吃好了,先上楼换班啦。”然而方锐话语飘荡,浮空片刻,还没尽数消散,苏沐橙就忽然开口,轻轻微笑起身,下颌略微示意,伸手端起餐盘离座。

转身迈步走远。

“方锐,还愣呢,说吧。”魏琛见状,绷紧神经骤然松弛,肩膀刹那垂落,如释重负,接着赶紧踢对方道,“老叶真训人了?沐橙和老叶闹啥?”

“老魏,不是我说,你真瞎啊。”方锐回过神来,语调潦草嫌弃,“沐橙神态都那样了,还赶着问,眼力见呢。活该来医闹闹你,闹不死你。”

“说正事。”魏琛挥手。

方锐只能摇头。

“老叶是训人了。他早晨11点,本来排班15号床,64岁男性,一台肩关节骨折复位,结果进手术室切开一看,骨质疏松,蜂巢形状,骨钉根本打不成,没选择必须先填骨泥,转头让护士拿,这才发现竟然根本没准备,又临时通知来调,搞得拖到12点才开始做。15号陈夜辉管床嘛,下来辩解说术前检查骨密度测了,测出来数据1.4,够硬。老叶就问,谁说医院检测100%正确,从未纰漏。既然患者高龄,考虑预料必须全面,防护措施到位;说我们医院能够临时调器械,那是因为医药器械公司给面子,愿意放东西在院里,万一在小城市呢,乡镇呢。陈夜辉就不情愿啦,说我们就不在乡镇呀,结果这话才刚出来,老叶脸一下就沉了。”

“然后呢?”魏琛问。

“还问然后,然后就训人喽。”方锐撇嘴,“不过其实也不算训,就是语调比较严厉嘛。本来论测骨密度,实话实说,高龄检测数据负数以上就行,说够硬了,骨钉稳住。但真切开暴露打钉前谁知道呢?归根结底,你做好预防才能万无一失,负责任嘛,总要对得起天地良心。”

“你们骨科还不清楚吗,陈夜辉就一神经病,活该,竟然在这种事情上偷懒耍滑、投机取巧,活该被呲。”魏琛挑菜,不屑一顾,“开除算啦。”

“别瞎闹。”方锐笑起来,“你说话要能够算数。”他开口,抬起胳膊,挑眉咧嘴,指向头顶,“你就坐那去啦。”

“别贫,那沐橙呢。”魏琛打落方锐。

“老魏你轻点儿!吃饭休息呢,催命啊。”方锐视线扫过,神情仿佛嫌恶,然而最终,到底还是无奈投降,伸手放落筷子,“就老叶不是回学校一趟吗,给老苏演讲撑台,顺路故地重游,谁料想他没事闲极无聊,搞完竟然跑去免费献血,给学校寝室楼前那车输掉400毫升。”

“本来,最终要在家调养休整,吃喝睡觉,那还好说,归根结底能够算放松了,结果他昨天还赶来医院做掉一场车祸突发,弄完洗澡凑和,直接躺医师值班室,就干脆没回家睡觉。早晨11点那场,术前洗手碰见沐橙,那穿消毒服,撸起来短袖子针眼绷带痕迹啥看不见,认不出来?纯属没有遮挡嘛,于是沐橙一愣,当场就生气了呗。”

“我操,这样连轴,老叶不要身体啦,他妈神经病吧。”魏琛惊愕,脖颈顿时僵硬,“他当自己年轻气盛,不需要韬光养晦,还是二十来岁时候呢。”

“嗨,这不算连轴啊,就是碰巧凑在一起了,”方锐摆手,额发无意散落,“反正后来,沐橙只要我给老叶带了一杯红糖,就没理他。”

“老叶现在人呢?”魏琛问,忽然扬头在食堂望,打断方锐,“手术室排班你们科记得好像两场是吧,吃晚餐没,还是做完回家啦。”

“老叶找关榕飞去了,本来说中午吃饭找,结果手术延迟,没下下来,做完就随便吃点盒饭又接第二场了。现在应该在门诊放射那边,跟关老总谈开片子的事儿。你不知道,老魏,我们组里一些年轻医师,那开片子技术,全凭想象,难以想象,简直可怕。”方锐装出哆嗦,抿嘴挑眉,浑身一颤,“没经验,搞事节奏,纯属瞎闹。”

“老关,”魏琛迟疑几秒,紧接笑着开口,拍腿说道:“说学校最近新一批见习分派来了吧,4课时12次,写评论感想,延续到期末考试前。我们科来了3个,老关那给了一个,所谓「循序渐进熟悉职业」。陈果透露我说,关榕飞都要烦死了。你清楚的,要老关花费精力带学生,从来推诿谢绝,轻易难以情愿。”

“老关这次把学生扔哪儿去啦。”方锐问。

“据说被给扔到影像楼那边,一男生,我们临床学生嘛,训练观摩子宫造影。”魏琛摸着脸颊,“然后就门诊大楼,参观核磁共振扫描设备,”说完,他想了想,随后摇头,“不过实话实说,临床学生分到放射见习,还真没多少能够看的,老关在神经组嘛,现在动态读片,断层扫描,难度过高,讲给他们不学影像专业依然不懂呀。”

“归根结底,还是应该知道点,不然说好开片,结果搞成群魔乱舞。”方锐端起汤碗,小心翼翼,吹开浮油,“不过,我们撇开刻意为难不说啊,老关一样够缺德,见习放在二年级吧,二年级才开始教专业课。要一临床没上过;专业知识没储备;经验都没有的小孩儿观摩子宫造影,我靠,毕竟归属比较敏感的检查,要碰见不讲道理、拒绝沟通的家属,说你耍流氓,根本难想。”

“你别乌鸦嘴。”魏琛说,“人观摩挺好,过程特别顺畅,后来说还安慰鼓励病患来着。”

“别闹,那就单纯运气不错。”方锐回答。


“请进。”苏沐橙说,视线凝聚,敲打键盘,另端稳住鼠标,噼里啪啦声连续不断。电脑屏幕发亮,边缘弥漫微弱蓝光,机器嗡嗡作响,几绺额发飘荡摇晃,无意落在她鬓角。

“哎哟,我该预约来的,输病历呢。”叶修说着,语调模糊混杂笑意,轻推开门,侧脸扫过电脑屏幕。玻璃窗户隐约虚掩,景物喧嚣繁闹,黯沉夜幕衬托,灯光纵横,“我来还保温杯,洗干净了,顺道给你带冰激凌。”

苏沐橙抬起头,扫视,没有急着说话。

“我先道歉,”叶修笑道,略微举起手腕,有点服软意味,“本来呢,我想着终归轮转休息,就400毫升的事,给学校顺路做贡献,结果谁料预判失误,后续脱轨。但手术突发纯属说来就来,这怎样办,该来还是要来嘛,所谓治病救人,人命关天。”他说着,拉过一把木椅落座,翘起唇边,“尽管如此,我依然承认错误啊,检讨坦白问题。——所以请问苏医生,现在到底能否选择赏光,来吃冰激凌呢。”

叶修揭开纸袋。

“态度勉强真诚,算啦,我就勉为其难接受,拿过来吧。”苏沐橙停顿片刻,忽然展颜开口。

“保温杯呢。”

“热水壶在桌边,我要喝茶。”

叶修应声,随后轻车熟路地绕过桌椅,扬头朝橱柜逐排扫视,张嘴回答,“给你泡陈皮啊,保温杯记得别喝太烫。”说完抬起胳膊,伸手拧开茶罐。

苏沐橙心满意足,观望几秒,神情蕴涵笑意,接着转身,继续敲键盘,“晚餐吃饭听老魏和方锐说,叶老师今天手术做完出来训人了呀。”

“方锐,他嘴欠缝,”叶修闻言轻微无奈,偏转下颌,眯起眼睛,“不算训人,就最后下台来叮嘱说了几句。早晨洗手碰见你那场,肩关节切开复位,术前检测骨密度1.4,病患64岁,归陈夜辉管床,结果术前联系器械,他没准备骨泥,切开骨钉没法稳住,又联系拿材料,我们拖到12点才开始做。”他说着,将保温杯递过来,“刚倒太烫,先吃冰激凌,现在别顾着喝。”

“陈夜辉不满意,心怀怨念,宣扬颠倒黑白,就是觉得被你针对,追根溯源,不过上次你们科室评职称没给他派名额,”苏沐橙言简意赅,神态轻蔑不屑,键盘声音尖锐铿锵,“以为你劳神费心,竟然还来特别针对他呢,陈夜辉想得美。说白了,只是经验能力积淀不够而已。”

“别没事计较这些东西。”叶修说,语调满不在意。

苏沐橙听见,做鬼脸。

“你跟老关一起吃的晚餐吗,他容颜是不是特别颓唐憔悴。”她转身,兴致勃勃,换掉话题,“老关最近带学生,心情差得要命,烦死了。”

“学校见习期,强制规定分配带的临床,还不是影像放射专业,他是真烦,跟我抱怨唠叨一晚上了,每年规律循环。”叶修想着,笑起来,“老关性格可以理解,搞研究,专注读片,比较心无旁骛。”

“所以见习学生反馈差评他嘛,纯属活该,不负责任。”苏沐橙摇脑袋,“说这次给临床学弟扔到影像楼,竟然参观子宫造影。我们来见习学生,都认真带着上门诊,抽空讲病例,带着查房。”

“老关他们哪来临床可上,还门诊查房呢,给带组内阅片算不错了,毕竟专业限制。”叶修帮关榕飞开脱,边说边摸出根烟,习惯无意识地上来,“就是直接让人男生观摩造影,考虑确实不周。”

“叶教授请注意,要抽烟去走廊。”苏沐橙说。

“哦,说的是,违反院里规定了,要罚工资,”叶修闻言醒悟,动作忽然停顿,紧接起身,抻展胳膊缓慢开口,“那我回家,不打扰你值班,茶记得喝。”

“不送你啦。”苏沐橙挥手。

“别送,先走一步。”叶修说,按稳颈椎,随意揉了一下,扭头散漫离开。

1.别催

2.做人相互,催我更新,要不你先写篇长评?连点赞评论都舍不得,就也别腆脸来说话了

评论 ( 9 )
热度 ( 124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