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文清]奔腾

原著关系,有私设,没有丝毫基佬成份

献给即将砥砺十年的队长


一 输赢


韩文清睁开眼睛,“你们先去。”他转过头,望向谢子鲲。谢子鲲点头,没有说话,带领剩余队员继续朝通道尽头走去。

紧随其后,韩文清转开视线,随后侧脸,扫过紧急通道,“恭喜,”他开口,气氛沉稳平静,“赢得漂亮,虽然下次我会赢过来的。”

“别啊,这话真难说,老韩,”一点隐约亮光逐渐闪现,伴随轻微飘浮的男声,脚步缓慢踱过,“你都说三年了,不会要惯例说到退役吧。”

“下赛季。”韩文清回答。

“好啊。归根结底,我没问题。不过第四赛季,你们要还没寻觅到能够掌控整体局面的高水平治疗选手,跟紧霸图节奏,就谢子鲲,撑到决赛挺悬啊。”叶秋笑起来,“他按以前水平操纵石不转,配合其他队伍绰绰有余,至于策应霸图,始终只能算勉强凑和。”

“我的选手,策应配合,情况孰是孰非,归于我来定论。”韩文清截断话题,语调淡漠冷硬,毫无感情,“不必麻烦你来操劳。”他说。

叶秋扬起唇边,听见,表情毫无意外,“好呀,”他挥挥手,“那就明年赛场,霸图撑到决赛,让嘉世打爆你们。”说完,转身按熄烟头,游刃有余。然而就在叶秋预计离开时,方才沉淀下来的寂静瞬间破碎,身后韩文清忽然开口:“百花战队这次锤炼磨砺了整一赛季,初进总决赛,不会容易对付。你千万别掉以轻心,得意忘形,输给其他人了。”

“输吗?你说那一组卖光卖血的弹药狂剑,所谓席卷联盟的「繁花血景」?”叶秋侧脸,停顿片刻,继而抬起胳膊,懒散答复,“放心吧老韩,我可不会输给他们,虽然我一样不会输给你。”阴影倾泻覆盖,仿佛天际边缘,夜幕弥漫沉落,“其实别说,冠军你是没拿到,我却还没拿够呢。”

叶秋话语掷地,背影潇洒回转,融进灯光黯沉的紧急通道,尽数模糊飘散,只是不清楚为何,无缘无故地,韩文清忽然从中读出来一点透过纸背的萧瑟,意味错综复杂,让人难以琢磨。他站在原地,视线凝滞,随后沉默几秒,不知缘由,肩膀舒展松弛,竟然是笑了一下。“就下赛季。”他说,神态坚定稳重,仿佛承诺,轻轻点头。

接着转身迈步。

赛后输队新闻采访,谢子鲲站在房间门口前,叶秋口中那位“实话实说,跟随霸图节奏勉强凑和”的治疗颜色不紧不慢。灯光暧昧柔软,通道内交流声音窸窣,但韩文清身形才出现轮廓边缘,他便感应一般抬起头来,“韩队。”谢子鲲开口,表情自始至终,波澜不惊,“我们都准备好了。”

“这次真确定了。”韩文清问。

“韩队,我的状态我最清楚,”谢子鲲说,微笑起来,丝毫不以为意,“不知不觉,转眼就打到第3赛季了,撇开别的,其实我真挺满足。寻常话说「拿起放下」,虽然平心而论吧,心愿没能够彻底实现,然而拖累整条队伍这种事情,我做不来。”

“好,那就直接开始吧。”韩文清说,“你,陈峻和我,其余队员门口原地休息片刻,集合等待。”说完,他侧过脸,率先拉开那扇铁门。

不出意料,屋内媒体嘈杂吵闹,喧嚣熙攘,韩文清穿过狭窄短暂的走廊进来,刚露点头,长枪短炮立刻被高举起,毫不收敛一顿猛照。三位队员尚未坐稳,杂志报刊的记者们已然跃跃欲试,等韩文清略微含颌示意,第一位被点起来的人遂即开口。

“首先为霸图v.s.嘉世,这赛季第一轮止步8强感到遗憾惋惜,然而我方才发现,在团体赛过程中,石不转的操纵表现看来确实差强人意,虽然未撑到铁索横江援护,解脱困境,最终被嘉世一波带走,有霸图战队遭遇战术切割,阵型松散的缘故,可在节奏上,其对整体队员血线的浮动把握,跟随队伍配合攻击,显然不够持续稳定。请问谢副队对于这次发挥情况,有何看法?”

谢子鲲闻言,脸上神态坦然,伸手接麦,平静回答:“感谢提问。不必避讳,这说明我的竞技状态下滑,职业生涯到此应该结束了。事实上,在这赛季刚刚开始,我便和队伍商量决定,无论结果输赢,都不会继续参与第4赛季比赛。非常遗憾抱歉,我的状态影响到了战队发挥,这是我应该一人承担的责任。”

此言一出,如水溅油,台下骤然哗然。

“……我并不这样认为,”谁料,韩文清忽然沉声接过话筒,无视掉潮涨潮落一般的讨论喧闹,“作为队长和指挥,没能提早察觉嘉世声东击西,切割战队的战术意图,毫无疑问,这是场彻头彻尾的失职。团队赛中失利,我理应承担全责。”说完,他停顿片刻,视线扫过,“……然而,尽管霸图在这一赛季挑战失败,但我相信,我们会重振旗鼓,在下一赛季争取到理想中的目标。”

韩文清最终开口:“目标冠军,一如既往。”

他将手在桌下攥紧成拳头。


随后,提问继续,整套流程走过,采访结束,霸图战队收拾整齐退场,腾出空地。经过选手走廊时,韩文清习惯性抬头,丝毫不出意料,顺势就望见了不远处,一脸笑意安稳,波澜不惊的吴雪峰。两人视线汇聚交错,气氛平静,只纷纷停落脚步。

“韩队好。”吴雪峰率先点头开口。

“恭喜你们,这次赢得漂亮。”韩文清说,“下赛季我们再见。”

“真可惜啊,下赛季我就不上了,”孰料吴雪峰竟然道,“这次总决赛谢幕,应该会是我在嘉世打的最后一场。”他说完,微笑转过身去,不以为意,轻轻挥手,“韩队,那我们就先走一步。”

韩文清听见回答,条件反射性地愣了一下,视线悬浮在半空,片刻才终于收拢。然而实话实说,吴雪峰状态下滑,这赛季决定退役,却并非是让韩文清最感觉惊讶的一件事:毕竟,竞技状态受限于年龄,凭吴雪峰的年纪,事实的确不再允许他继续保持巅峰时期的操纵水准。时间磨砺摧折,毫不留情,经验意识难以弥补一切,任谁都无可奈何。

吴雪峰是,谢子鲲也是。

韩文清将会是,叶秋一样会是。

“行呀,现在就谈总决赛?这季后赛第一轮才打完,不过闯进4强而已,嘉世真够嚣张的啊。”停顿几秒,队尾于铮忽然开口,“不过说转回来,这副嚣张架势,他们副队给叶秋那家伙传染带跑了吧。吴雪峰以前沉稳持重,哪里这样过?”

“你说嚣张?”

下一刻,韩文清突然转脸,嗓音掷地,敲击精神。队伍刹那沉寂,有一股力量无形地笼罩绷紧,只余留一点声音涟漪往复回荡。

“可惜就算嚣张,他们也是赢家!”说完,韩文清迈步向前,再未回头。


二 山麓


机翼持续颤动,舷窗以外,浓云密布,颜色黯沉。

韩文清侧过脸去,不出意料,邻座陈峻头歪在旁边,脖颈姿态别扭,犹如勉强撑起又散开掉落的零碎石块,因为激烈比赛、应对采访和飞机晚点积累的疲惫难以消解,早已经不知觉地睡沉。他凝视片刻,偏移视线,继而抬手将对方头顶的光源调暗,低头弯腰拿出电脑。

方才航班楼候机,韩文清连着机场Wi-Fi,独占一个靠近候机厅落地玻璃的边缘座位,等了许久,终于下载成功霸图v.s.嘉世比赛后的上传录像。此时此刻,文件沉默地在屏幕闪着微光,停顿几秒,被点击打开。

引擎轰鸣声连续不断,透过耳机,震进鼓膜。

团队赛从开场破局到尘埃落定,最终计时,节奏略微偏快,高于联盟平均水准,一共耗费20分48秒。嘉世场地,热带雨林地图,背景里藤蔓蜿蜒错杂,湿意蒸腾扩散,白雾弥漫,天降瓢泼雨水。音效无缝不入,细致逼真,韩文清望着屏幕,在一刹那轻微恍惚,感觉到拂面热意。然而很快,这点恍惚稍纵即逝,下一刻他就挣脱出来,紧接着偏头环绕颈椎,调整呼吸。

于是视频继续播放,韩文清打开循环模式,从头到尾跟随进度缩放视角,不停操作,翻转变换。一直等到第三遍录像开始,这回他却动手,将进度直接跳到了赛程中段:树影遮蔽,雨滴噼啪作响,迷雾笼罩中,战斗法师忽然突进霸图阵势,以己为饵,气冲云水侧翼策应,开始割裂整队队伍。

陈峻操纵剑客铁索横江,尝试撤退,援助石不转,谁料才到半途,一叶之秋迅疾转身,躲避于铮格林机枪扫射,随后天击浮空,将偷袭的铁索横江牵制拦截;气冲云水出裂云掌,和法不容情的烈焰冲击纵横,进行中远程控制,骚扰心花怒放;另一侧,大漠孤烟横冲直撞,此时依然难以脱身,纠缠不清,被彻底切断战局联系。

陈峻无法抗衡叶秋,独木难支,石不转给对方貌似轻松地带离,气冲云水接落抛投,联合队员快速击杀,比赛情势急转直下,一泻千里。

韩文清看完一遍,伸手按落暂停。

“……其实这块应该算我的失误,谢队临走退役还要操心揽责,做顺水人情,真是过份。”有一个声音说道,开头断续撕裂,近乎沙哑。韩文清侧过头,这才发觉,不知何时陈峻已经醒来,正平淡地审视播放过去的视频。

“不算。”他沉吟片刻,“归咎在指挥判断。”

机舱氛围沉闷。

“理论上我应该首先出招格挡,后接连突刺,银光落刃,给谢队争取空隙时机,这样结果能够逆转输赢,或许也说不定。”陈峻望向身侧,似乎扬起嘴唇,但遂即挪开视线,却是片刻沉默,“然而那种情况下,平心而论,重剑攻速到底是来不及。”他轻轻叹息,无可奈何,“叶秋早就计算好了,我总是打不动他。”

“是来不及。”韩文清说,“吴雪峰还会策应。”

“所以韩队,实话实说,”陈峻忽然开口,“每次跟叶秋打,我就感觉更深,”他伸手指向电脑屏幕,点在战斗法师头顶,“这人真是天才,货真价实。每场比赛完毕,我他妈都要怀疑一段时间,玩剑客职业拿重剑,特别重剑,到底做错选择没有。——为什么总是慢,为什么总有破绽。”

韩文清没有说话。

“不过,也就是这缘故,就越想赢。”对方转过半面,语调骤然变得坚韧,笃定异常,“比想赢任何一队都想,就想赢他。”他笑起来,“感觉不赢一次,绝对抱憾终身,死不瞑目。”

说话间,陈峻视线前倾,落在电脑屏幕上。其中,雨滴溅落,顺由地势奔腾澎湃,浩浩荡荡,战斗法师的身影隐约浮现,淹没于流光溢彩、璀璨生辉的繁杂技能效果。唯独那一张系统生成的侧脸,轮廓始终犀利,锋锐难当,犹如利剑。

巍然不动。

空乘人员经过走廊,织物摩擦的声音飘散,在空调冷气的侵蚀下有一股暖融融的味道。

“叶秋纵然是一座山,落地生根,霸图战队总会跨过去,然后钉在他面前。”韩文清开口,语调沉稳平淡,对方才陈峻话语中坦荡展露的犹疑迷惑竟然并未臧否评价,探察不出丝毫情绪。陈峻略微侧身,不由自主,视线朝向韩文清,继而毫不意外地发觉,经过比赛输赢、疲惫劳累的磨洗冲刷,对方依然是一张波澜不动的脸孔。

“难得呀,”他说,“队长你竟然不骂人。”

“很难得吗?”韩文清问,脖颈后靠,随着头顶灯光,颜色刹那倾泻,除掉些许惊讶诧异,仿佛还有一点隐藏的不好意思。

“他就是队长你一引线:嘭,一点就爆,特别易燃。根本不带丝毫迟疑的。”陈峻笑起来,手掌首先收紧攥拢,随后猛然张开,仿佛一簇烟花炸裂,隐约蕴涵调侃。说完,停顿几秒,他松弛撤进椅背,重新窝了回去。不经意间,才勉强藏住片刻的疲惫潮水一般,涌袭覆盖,遮掩眉宇,“不过讲道理啊,韩队,我们想得都是一样的。”

韩文清闻言,冷哼一声。


航班最终落地机场,提完行李,谢子鲲举着手机预约打车,送走其他队员,最后喊来一辆,才和韩文清一齐坐进去。

“霸图俱乐部。”谢子鲲说,仔细确认,“麻烦了,谢谢您。”驾驶座上的人握着方向盘偏转,瞥过手机屏幕,从后视镜潦草敷衍地扫了他们一眼,随后点头,口中声音模糊,没有其它反应。显而易见,荣耀依然只停驻在“荣耀”里,活跃但封闭:难以解释,不被侵蚀,又岿然不动。

“队长,刚才在机场和航班上都没休息?”谢子鲲问,扶着椅背,朝后坐回位置,“保护革命本钱,不要勉强啊。”

“放假以前总要复盘,预先看了,到时方便跟紧节奏。”韩文清说。顿了几秒,又开口,“退役去哪,临走队伍集资请你吃一顿饭?”

谢子鲲闻言,忽然笑起来,伸手打开窗户,给出一丝缝隙,空气扑进,转瞬流动,“本来说队伍边上开一网吧算了,维持收支平衡,不操烦心,清闲打发日子;碰到主场比赛随便买票给你们捧场,贡献闲钱。结果后来经理意思,想让我去训练营帮忙,发挥余热,做训练或者管理,选择随便。我一听觉得挺不错,干脆答应了。”

“哼。”韩文清不动声色。

“毕竟承前启后,让你们后继有人嘛。”对方道:“韩队什么时候退役?”韩文清听见,斜过视线,模样风轻云淡,却是根本没理会谢子鲲这一句占便宜。

“不急,你先找一个石不转来。”他最终开口。

高架朝顶逐渐攀爬,接近始终将触不可及的黯淡夜幕,温柔夜色。韩文清转过头,在身旁玻璃一侧望见谢子鲲的迷蒙倒影:对方神态平淡,安稳如山,仿佛并不为难以预测的未来、人生阶段性地结束担忧。观照自己,此时此刻,原本蛰伏的疲惫犹如野草,开始隐约发芽,试探着纷纷钻出;又好像浮进湖面的游鱼,吐出泡沫,膨胀破碎,扩散引起涟漪波澜。然而不明缘由地,他的精神却依然绷紧,饱满近乎亢奋,意味强韧孤勇,似乎不愿就这样沉睡。宁折不弯。

地平线遥远开阔,灯火燃烧,前路绵延漫长。


三 晨曦


韩文清就着脸盆洗漱,凉意铺张,洗完抬头,侧过脸,拿手擦扫下颌,视线穿透镜子,不经意间水渍淋漓,沾染在盥洗台上。霸图这赛季签订一家电脑品牌的键鼠合约,让韩文清代言,昨天履约拍摄广告,持续忙碌深夜,早晨睡醒清洗,才发现有些难以觉察的细微粉末竟然还粘连隐藏在眼角。

霸图3赛季来,季后赛分别打进4强,总决赛,以及8强。成绩说好,确实挺不错,发挥稳健,潜能颉颃嘉世。然而,归根结底,荣耀终究是一项新型产业,拓荒举步维艰,纵然未来蓝图璀璨辉煌,远大前程,成熟资本市场却难被糊弄,给画饼充饥轻易填饱。所以只要霸图现阶段不拿冠军、登顶巅峰,资金链紧张,就势必退步妥协,接受曝光宣传。韩文清不习惯,最终却依然撑起沉稳架势,神态不动声色,进而理解配合,抛头露面。——毕竟,荣耀联盟只存在一家嘉世,嘉世3年包揽冠军,连续登顶,巅峰荣耀,但也只能容纳一位叶秋。

韩文清样貌严肃威厉,轮廓锋锐流畅,平常寡言少语,沉默稳重,关键说话做事却动若雷霆,队里事务从来说一不二;但轮到拍摄广告,面对镜头,却也只能任人随意摆布,傀儡一般。最开始接触时,在棚内动作刻板僵硬,关节紧涩,仿佛荣耀联盟第2赛季时推出的“大漠孤烟”手办,质量极致粗劣。

就像提线木偶,韩文清想。

摄影棚内先拍定妆照,韩文清举着键鼠,在镜头前侧脸转身,露出品牌商标,全副熨贴霸图队服,黑与红黯沉燃烧,收敛又张扬。拍完一套,沟通交流片刻,重新梳头补妆,摄影师提醒几点神态要求,工作人员抬来桌椅,又摄一套。

“韩队,请稍微抬头,表情还可以显得更专注些。”摄影师说,一边调整角度。韩文清面前摆放的电脑屏幕映照一片黑暗,这块后期修饰制作,会添加合成荣耀赛场的特效。而拳法家,也就是霸图标志:大漠孤烟,必然被操纵占领最核心的位置。

韩文清平淡应声,依照要求。

随后,拍摄顺利,很快阶段性地结束,工作人员纷纷上来准备移除桌椅,腾开空地。然而出乎意料,被摄影的主角,韩文清却仿佛没反应过来一般,仍然稳坐在电脑前,手握鼠标,轻触键盘。工作人员见状,有些惊讶,踌躇迟疑几秒,到底还是靠近,轻声触碰提醒,紧接开口:“韩队,拍摄暂时结束,我们先休息一下,腾空摆设装饰。”

这边,端坐的韩文清被试探地碰了一碰肩膀,身体感觉敏锐,骤然回神,惊觉抬头,立刻沉声抱歉,毫无遮掩,“不好意思,给大家添麻烦,我现在就让。”说完,他即刻迈步走出场地,干脆利落。

“韩队这边休息。”有人上来指路。

韩文清点头,没有说话。

方才,打光板调整转换角度,电脑屏幕被强光编织笼络,大部分融进一片茫茫白色。韩文清望着自己熟悉的脸,某一瞬间,骤然感觉到破壳钻开、澎湃汹涌的强烈不真实感。——平心而论,广告拍摄,宣传造势,形象代言,签名出席,诸如此类种种,荣耀训练以外的附属活动,韩文清并不感到厌恶。这是他身在霸图队伍,让战队持续长久,担当队长指挥,操纵大漠孤烟的责任。责任无谓喜爱,不论喜爱,只需去做。

然而,与此同时,他却也不觉得,那张广告幕布上的形象该是自己。

下一刻,身边忽然端来茶水。

空调吹拂,大功率工作产生蜂鸣。

脚步声编织层叠,犹如落雪。

“……韩队。”忽然有声音传来,韩文清抬头,收拢本就晦涩微弱的情绪浮动,不知何时,一个男生竟然战战兢兢地站来座椅旁,看青涩的样貌,应该是暑期被招进公司的临时工,此时语调试探,措辞谨慎,手攥着签名簿,开口:“韩队,抱歉现在打扰您了,”他说,不经意间声线兴奋颤抖,“但请问,请问我能求签名吗?”

韩文清身体偏转,凝视停顿片刻,终于才反应过来,“可以。”他缓慢点头,抬起胳膊,接过东西,随后斟酌翻开,“签名哪里。”询问对方。

“随便您签,”男孩压抑激动,递来水笔,睁大眼睛呼吸急促,情绪简直难以消解,原地幅度轻微地跺脚,勉强忍耐几秒后,却终究还是开口说,“韩队,我,我真的,从来您每一场比赛都看,我一定永远支持您,还有霸图战队。霸图一定会打败嘉世,打败叶秋,肯定就下赛季,我绝对相信您。”他说得很快,不经意嗓音也尖锐起来,吐字都仿佛在揪呼吸空隙,见缝插针,双眼极亮,血涌浮动,脸憋得通红,指尖无意识颤抖。

“谢谢。”韩文清却早已经签完,一直等他说完了整段话,此刻伸手,送回本子,才最终沉声答复:“支持霸图就是支持我。”而这边话语方落,身旁等待的工作人员立刻便上前,附身提醒,“韩队,我们该准备拍下一阶段了。”

韩文清闻言含颌,起身,神态平静。

“开始吧。”他说。


抹开镜面上水雾,深呼吸,擦干净盥洗池,韩文清套穿外衣,随意解决早餐,进训练室刷卡登陆荣耀。结果刚上线就接到来自工会消息,明显求救:“50级野图Boss蓝晶骑士击杀中途被一魔术师带领中草堂抢走,通过迹象综合分析,疑似微草队长王杰希,结果半路又给嘉王朝拦截,叶秋又来抢了一道,黑吃黑。现在我们队伍正在荒漠,进度杀到了一半,后跟坐标位置。”

韩文清扫视完毕,虽预料时间上非常可能来不及,却仍然嘱咐工会纠缠支撑,尝试斡旋,随后关掉消息,操纵拳法家就朝发来的西部荒漠坐标赶路。结果果不其然,快临近时,消息提示骤然亮起,一条来自霸图工会,说蓝晶骑士已被嘉王朝击杀,另一条却来源系统好友申请,55级战斗法师,角色名“你猜我谁”,对方在备注栏里写道:“别赶啦老韩,上线太晚,我杀完了。”

韩文清没停脚步,点击通过申请,发去回话:“坐标,或者来竞技场。”

结果不过片刻,对面弹出答复:“开修正场,房间号码1566,密码6651,别急着赶路,讲究点先来后到,论PK你还排在王大眼后面呢啊。”

韩文清望见,不再说话,立刻调转方向,朝竞技场前进。哪里想到,路程过半时,训练室门忽然被推开,声响清晰明朗,透过耳机遮掩,让人禁不住抬起头来查看:现在时值夏休期,俱乐部变得空旷,队员基本都收拾行装,放假回家,留在队内日常训练加练的,正选只有韩文清一人。

“韩队。”来人说,韩文清愣了一秒,刹那皱紧眉目,竟然伸手摘落耳机,“训练营有一个学员,我想请你先看一看。”

谢子鲲站在门口。

电脑屏幕,拳法家停在地图上,黄沙滚滚。

“现在吗。”他问。

“最好就是现在。”谢子鲲说。韩文清闻言,轻微停顿,立刻转身敲打键盘,发出讯息,与叶秋改约时间,继而登出游戏,没有丝毫迟疑。

谢子鲲递给韩文清一份纸质资料,数据表格密布,极其详尽。两人并肩穿过走廊,终于到训练营一层,韩文清伸手接来,却没有马上翻阅,只开口问:“这是什么。”

“看到第4排那个男孩了吗,坐姿笔直。”谢子鲲并未回答,只站在训练室门口,朝韩文清指示,“戴眼镜的,长相挺斯文。”

“你想说什么。”韩文清打断。

“他叫张新杰,17岁,操纵牧师,”谢子鲲不紧不慢,“你手里是他进入训练营开始,每次考核试炼名次,胜率出错率,等等一系列详细评估资料。”他示意韩文清翻开,从旁简练解说,“这是一名认真谨慎,理智冷静,逻辑性极强的选手,我进训练营后观察了很久,相信这就是霸图战队,也是大漠孤烟身旁一直所缺少的,能够「掌控整体局面的高水平职业治疗选手」。”谢子鲲望向韩文清,“我建议,他应该考虑被纳入正选席位,接替我继续操纵石不转。”

“17岁。”韩文清迅速读完评估。

“你进职业圈时一样17岁,签合同领工资,还领队当队长呢。”谢子鲲笑道,“以及嘉世叶秋那家伙。”他接过资料,“莫欺少年啊。”

“我的意思是,17岁,他现在需要的,和当年你我比较,已经不仅是进职业圈,参加比赛考验,锻炼磨砺心智,他现在要进入的是霸图,展现长处,但融进霸图,而霸图是一支有强烈风格,基本成型的成熟队伍。”韩文清淡然回答。

“所以,你已经知道我先喊你来的原因了。”谢子鲲说,转身侧脸。

穿堂风拂面吹来。

谢子鲲一直记得一个场景,那还是在第1赛季时,霸图俱乐部刚刚兴建,一切设施新颖脆弱,始终浮动,跟他们的队伍一样,并不坚固稳定。训练室电路常出问题,不知道是缘于难承负荷,还是其它,经常莫名其妙地跳闸。有次下午集合训练快要结束,暮色黯沉,大家饥肠辘辘,灯又灭了。队长位置上,韩文清平静沉默片刻,突然开口,说:“解散吃饭吧。”随即起身打开了训练室大门。

所有人见状,停滞几秒,就立刻蜂拥出去,穿过走廊,说笑推搡,朝食堂轻快涌动。谢子鲲性格慢条斯理,没急着去抢,反而就此被落到最后一个。

“韩队。”他要离开时,伸手准备关门,结果扭头,出乎意料,却发现韩文清竟然还坐在位置,“你不走吗,一起吃饭?”谢子鲲问。

“我等维修人员。”韩文清简单回答。

“给你带饭。”他提议。

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韩文清说。

谢子鲲点头。

最终,谢子鲲吃完回来,夜景温顺低垂,细雪密集地落着。他提着一盒饭菜,站在黑暗的走廊边缘,呼吸声被无意识放大,犹如涨落潮水,弥漫扩散,整个人却可以不动声色。训练室门半开,露出一丝缝隙,正能够扫到韩文清背影。

韩文清在训练室坐着,颈椎笔直。青岛骤然落雪,细雪被风裹挟,紧紧逼在玻璃窗上,挣扎跳跃,呼啦作响。透过窗户,穿越水雾,食堂隐约亮着灯,侵蚀燃烧视野。他沉默着没有说话,训练室里墙壁点着一盏应急照明灯,应急灯光中,韩文清手里按住半支烟,烟灰缸透明镂空,普通廉价,里面积淀一层很薄的浮灰,于是空气浮动,它们也动,动得难以捉摸,飘忽不定,一眼看过去常心惊胆颤。那点模糊的光笼罩编织,将对方稍微地修饰起来,骤然望去,仿佛一块被雪覆盖的钢铁。

谢子鲲记得这一场场景,极致清晰,印象深刻,他一直觉得那仿佛某种隐晦暗示,透露出来至关重要的信息,蕴涵难以揣度。


“……张新杰偏于严谨收敛,思考细致;霸图擅长强硬抢攻,绝不退让,最终结局不是他改变风格,进而配合,就是霸图队伍整体转换节奏。”谢子鲲说,“韩队,你觉得呢。”他问,“新选手,新赛季。改变结果难以预测,难定成败。队长,如果是你,你会改变吗。”

韩文清视线落进训练室。

“我永远都是我。”他说。

说完,韩文清突然推门,走进训练室,脚步声铿锵坚定,训练室里少年们闻声抬头,望见来者,无一例外,禁不住都停落键鼠操作,颜色纷纷惊讶诧异,隐约流动兴奋紧张。那个戴着耳机,原本神态专注,操纵稳定的第4排少年在听见训练室声响后,丝毫不出意料,也扬起头。

“张新杰。”韩文清开口,沉稳淡然,“请你出来一下。”

树影密集,光线穿透玻璃。


Fin.

“我永远是我”一句,鸣谢古龙先生,来源谢晓峰。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59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