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纵贯线

原著向,老韩退役后

送给 @北落师门 提前祝阿哥生日快乐

韩文清落地B市,机场航站楼外,叶修朝他懒散挥手。

“还抽。”韩文清绕过玻璃护栏,几步铿锵走来,严肃沉稳,身形挺拔,没出声招呼,就先抬起胳膊,拣过对方嘴唇上的烟。叶修颜色不变,始终笑眯眯地,开口说了一句“别闹”,却随意韩文清拿下东西。机场广播嘈杂,万向轮来去碾压,他们半张脸都浸在阳光中,边缘几乎都给模糊融掉了。

“走吧,我们去停车场。”叶修说。

“停车场?谁来开车,你来开?”韩文清侧过脸,措不及防流露出一丝意外,阴影逐渐倾覆,显得他轮廓越发深远,“驾照什么时候学的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他问。

“你不知道的海了去了。”叶修闻言笑答。

13赛季,总决赛微草夺冠,赛后新闻发布会,韩文清宣布退役。然而紧随其后,夏休期转眼到来,国家队集结B市,竞技总局发出聘书,邀请韩文清领队第4届世邀赛。

“我记得车给停在C来着,就是具体位置一转眼忘了,真麻烦嘿。”乘电梯下楼,停车场颜色黯沉,叶修轻微皱眉,呼吸缓慢,朝周围迅速扫视,“我说老韩,你别光顾站着啊,手脚麻利,快点过来帮忙。”他招呼,“赶紧找到赶紧坐车休息不是。”

“你开的什么车,报我车牌号,”韩文清无奈询问,伸手放落脸上墨镜,降下高度,拖着行李,弯腰陪旁边叶修开始探头探脑,左顾右盼,顺便还提出建议,“这就是C,你车锁按开一下,听听声音,看是不是就停在附近没发现。”

“就随便拣叶秋的车,车牌号是…”结果叶修话刚开头,还没说到半截,手里车锁连续解锁,忽然就闪出一点清脆“咔嗒”声,接着回荡起来,“哎哟,原来就停在这儿呢。”叶修开口,肩膀骤然放松。韩文清随对方视线望去,轿车漆黑锃亮。

“叶秋借给你的?”韩文清问。

“来接你嘛。他的新车,我又没买车,在B市根本摇不到号,”叶修说着,打开后备箱,低头挪动收拣,“平常练手不开我弟这辆,如果技术不行,你多担待啊。”说完他抬起头,额发细碎柔软,遮挡眉宇,一边伸手示意对方,“行李给我,先这样凑合放吧。”

“你驾照拿多长时间了。”安稳落座,韩文清摘开墨镜,认真系好安全带,停顿片刻,转头望向叶修。平心而论,韩文清原本未报过份期望,谁知对方点火松闸,操纵竟然出乎意料的流畅熟练,神态游刃有余,毫不生涩。

“驾照?去年刚刚拿到,平常没事上班开开,技术一般,不算特别熟练。”叶修回复,打过方向盘,“你们总局报备签到,封闭训练集结开始还要等几天吧,”他笑起来,示意对方,“开车载导航,输地址吧,我送你去预订酒店。”

“行。”韩文清说。

车很快开上高速,空调微微开了一点,温度适宜,不冷不热。玻璃窗外风轻云淡,绿意葱茏,万物蓬勃繁盛,夏日才刚刚开始。

“…所以,国家队领队,”驶离机场,车辆逐渐分散,叶修开口,从后视镜望向韩文清,“这头衔感觉怎样,挺不错吧。”他笑着问。

“你要问我?”韩文清不紧不慢,将问题抛回。

第10赛季结束,世邀赛拉开帷幕,国家队初次集结,韩文清婉谢竞技总局和联盟邀请,选择专心留在霸图。而在世邀赛紧张训练,难得闲暇的空隙,苏沐橙曾经调侃地问过叶修,“你说如果韩队应邀来了,13号队员,我们中间谁会被踢出去?”这话真的难接,纯属诛心,根本没法回答,叶修听见,一样只能装聋作哑,左右顾盼,笑而不语,做“闭口禅”。谁料转头闲聊,他异想天开,竟然将问题抛给视频对面的韩文清,问:“老韩,你说呢。”

韩文清不开口,视线严肃淡漠。

“别瞪我呀,这沐橙问的。”叶修立刻撇掉责任。

隔着电脑屏幕,韩文清眼神锋利,视线凝滞,紧盯叶修。孰料片刻过后,他喉咙忽然震动,表情略显不屑,滚出一声冷哼:“你。”

叶修闻言,笑了起来,仿佛轻蔑,“手下败将,大言不惭。”说完,遂即挂断视频。结果几秒笑过,神情收敛,逐渐褪去,他最终扬起下颌,靠回椅背。目光穿透玻璃,显露出轻微的无奈,“真是,执拗要命了,”叶修按住鬓角叹息,语调难以琢磨,“怎么就偏跟我过不去呢。”


天际边缘,光影越发浓稠璀璨,变幻莫测,近乎刺眼。车辆开进市中心,高架逐渐降落,两旁高楼鳞次栉比,遮蔽天空,随后紧接着,被潮水一般涨起的晚霞涂抹。韩文清不动声色,伸手拉下挡板遮阳,顺势将墨镜架给身旁叶修。

“贴心啊,老韩。”叶修说。

“认真开车,少没事闲聊。”韩文清回答。

“别啊,这都半年没见面,反正是打发时间,随便说说嘛,”叶修笑道,减慢速度,“采访一下我们新晋退役选手老韩,这次是被竞技总局聘请领队,重新披挂上阵了,但轮到世邀赛结束,还准备做点什么?是否将继续专心霸图?”

“知道还问。”韩文清坦坦荡荡。

“哪里,随便问问。”叶修转头,颜色狡黠,远处红绿灯变换,车辆凝滞在繁密的交通中,“不愧为老选手啊,目标清晰明确,毫不迷茫。”

“…那你呢。”结果,话音落地,沉默停顿片刻,随后,韩文清调转视线,忽然开口,“这次世邀赛为何不继续领队。选我担任领队职务,实话实说,不够熟练,不如你好。”

“这还问?这不是看你才退役下来没工作嘛,工资微薄,空窗期没钱赚养家糊口,”叶修说,“哥心疼你呗,怕给饿着,索性让贤一次。”

“好好说话。”韩文清闻言,神情晃动,忍不住露出一点无奈。叶修听见,侧过脸,不出所料,连墨镜都遮挡不住他的闪烁笑意,“…行呗,”于是,几秒过去,最后,这人终于慢条斯理地开口,刻意拖长声调,微微眯起眼睛,“这一次世邀赛在B市举办,策划布置繁琐,牵涉范围众多,日程紧张,亟待细致推敲;而领队承担的责任关键,是队伍精神轴心,我以为不能兼顾。”

“所以总局才来找我。”

“归根结底,毕竟是我推荐的嘛,正所谓「一如既往」。”叶修笑道,“何况13赛季霸图败给微草,触手可及时,与总冠军擦肩而过,凭老韩你的强烈胜负欲,难道就不想趁机再拿一个世界冠军吗?”

“净瞎操心。”对方斜扫他一眼,不动声色,语调沉稳平淡,“既然领队职务都不能够兼顾,时间精神有限,还来机场接送干什么。早和我说清楚,根本不必跑这一趟。”

“早说过了,只是来接机。”叶修回答,视线轻微偏转,望向前方,遥远处绿灯亮起,车流缓缓移动,热浪蒸腾,水汽滚滚飘浮,“半年没见,不想别的,就想见你。”

韩文清听见,侧过脸去,半晌,唇角上扬。

最后,临近晚餐,日影逐渐偏斜,两人终于导航开到韩文清预订的酒店。酒店距离竞技总局不远,统共十来分钟路程,交通快捷方便。叶修停车缴费,慢条斯理,停完靠在前台,陪韩文清办掉手续。

“就送到这儿啊。”领完房卡,叶修开口。

“做事情讲究有头有尾,善始善终。过来帮忙搬完行李。”韩文清说,说完,竟然真的放掉行装,转身毫无挂碍,表情满不在意,就这样朝电梯走去。电梯口两侧摆放着两盆绿植,长势葱茏,生意盎然。叶修闻言来不及反应,在原地顿住一瞬,等最终回过神,忽然禁不住就笑起来。

随后弯腰,提着箱子走上去。

数字持续跳跃,电梯逐渐拔高,发出细微蜂鸣,最终停稳楼层,两侧箱门缓慢打开。走廊设计纵深感强烈,气氛静谧,地毯绵软,吸纳摩擦嘈杂,灯光浓稠,显得暧昧黯沉。两人沿循标识找到房间,磁卡感应打开门后,叶修将行李靠在墙壁,凝视几秒,紧接着,终于转身,笑起来,开口询问对方:“这次善始善终了吧,还算满意?”

韩文清偏过头,“差一点。”

“…行呗。”停顿片刻,叶修松弛掉肩膀,叹息着回答,表情难得一见,有些无奈。说完,他抬起胳膊,伸手将韩文清推进墙角一小片阴影,随后扬起下颌,吻上对方嘴唇。


临近深夜,房间灯光柔和,轻轻地晕染开。

韩文清洗完澡,头发还湿润滴水,等彻底收拾干净,身上套了一件轻薄纯黑T恤,他站来窗边,望向透明玻璃外。夜晚温度偏低,玻璃沾染着雾气,让场景变得混浊,略显模糊。停顿沉默几秒后,不动声色,韩文清忽地打燃了一根烟,B市深夜时分,却依然显得热闹,灯火辉煌璀璨,气氛喧嚣繁盛,视线从高楼朝下,道路来去始终熙熙攘攘,车水马龙。

电脑在桌旁开着,连酒店Wi-Fi,电磁声在空中“滋滋”飘浮,不断游荡,又转瞬即逝。屏幕隐约发光,上面显示的是叶修已经传输完毕的资料与档案:图表数据满布批注,动辄以G来计算。就这些,还不算先前对方拷进磁盘,给他复制粘贴的。

韩文清拿着烟,间隔一段距离凝视,片刻后,侧过脸,不知缘由,突然感觉到额头轻微疼痛,连烟草气味都不能将它们消解。继而,莫名其妙,就想起下午车上那会,叶修调侃一般评价说他:“老将心意清晰,目标明确,毫不迷茫。”

韩文清伸手推开一丝玻璃缝隙,烟雾被空气稀释。

“…竞技场,房间3129,密码0503,开小号,来一盘?”忽然,措不及防,房间宁静破碎,QQ窗口抖动,嗡嗡作响,传出消息提示声。出乎意料,竟然是叶修发来的。

“资料还没看完。”韩文清走过去,看清消息,顿了一下,接着回答,说完,手却依然放在键盘上。

“别开玩笑,视频文件,加起来拢共10G资料,你想现在就看完?”叶修说,语调戏谑,“我开始传资料,你就开始看,连着大概3小时了,休息休息,竞技场放松一轮,来一把。急功近利不可取啊,我说。”

“你还没睡觉?”韩文清问。

“没,刚写完东西,”叶修回复迅速,“放松一下。”

“我们俩打,放松?”思索几秒,韩文清继续问,神态严肃,敲字,随后提醒,“你别惯性熬夜,能睡觉就赶紧睡觉。”

“哎呀,放松嘛,就讲究个见缝插针,”叶修说,不以为然,“麻利点老韩,抓紧空隙,来打,别怕,我让你。”说完,紧随其后,对话框跳出叼烟表情。

“激将,幼稚。”韩文清轻易戳破,态度直截了当。结果说完这句,话语未落,他拿起鼠标点击,转眼打开荣耀系统,账号卡流畅插进,竟然就开始登陆了,果断的出乎意料,没有犹豫。游戏界面逐渐铺展,声效弥漫,屏幕上显示出拳法家的角色。

“铁马冰河”。

.


第12赛季,世邀赛结束。

“真还不准备退役呢?”叶修笑道,扬起唇角,伴随话语,百无聊赖似的,拿手指尖将头顶帽檐拨弄一下,抬起来一丁点,阴影投诸面前的吧台边缘。

“不急,13赛季结束再说。”韩文清说,视线扫过酒吧酒柜顶端金属架上,声音略微嘈杂的电视屏幕:此时此刻,频道被调在CCTV-5,声响嗡嗡震荡,正在重播第3届世邀赛,国家队战败,赛后新闻发布会新闻。

“还想拿一个冠军?”叶修顺着韩文清的视线望去,轻轻扫过,问道。期间肩膀低垂,神态松弛,不紧不慢端起半满的苏打水,咬着漆黑吸管喝了一口。饮料中,气泡透明鼓胀,纷纷冒出来,紧接着又噼里啪啦破碎,“别说,平心而论啊,恐怕挺悬,3冠就别指望了,到你退役,没可能。”说着,叶修抬起头来,无意识咂摸嘴唇,“12赛季就算了,真当新生代坐板凳呢。”

“那你呢。”出乎意料,韩文清表情平淡,并没有接过话题,只反问,“世邀赛,准备再赢一场?”

金属架顶端,显示隐约模糊的电视屏幕里,叶修坐在被采访横桌的中间,眉目平静,神态严肃,身穿国家队服。他的脸颊颜色略显黯淡,被连缀的闪光灯照耀修饰,犹如极薄纸张,透出丝丝青色,嘴唇干燥,精神显而易见的疲惫劳累。然而,与此同时,他却依然坐姿笔挺,肩膀显露出一种犀利轮廓,拍摄镜头迅速绕过,在某一瞬间,衬得这个人好像一柄锋锐沉毅的剑。

“当然,有输就有赢。”叶修说,说完,笑起来,屏幕里和屏幕外的声音混杂重叠,继而轻微错开,嗡嗡震动,落在空中。

“嗯,有输就有赢。”韩文清听见,停顿几秒,紧接着重复一遍,语调加重,出乎意料,竟然是拿叶修的话回答了叶修的问题,“试试,谁知道呢。”

“哟,有点狂啊,老韩。”对方说。

“彼此彼此。”韩文清扬起唇角,说完,转开视线。

然而,另一侧,叶修的视线停顿,没有偏移,却是始终望着他,韩文清轻易觉察,但没有在意,只是抬起胳膊,动作流畅,招来服务员埋单。不知为何缘故,一刹那间,韩文清笑意隐约晃动,忽然就让叶修想起第12赛季,季后赛的总决赛颁奖礼。那时场馆亮如白昼,气氛狂热,欢呼的浪潮袭卷,闪光灯铺天盖地,打得人睁不开眼睛,就连赛场轮廓仿佛都要给逐渐消融掉。

电视转播,战队队员纷纷登上奖台,镜头转换,拍摄到站在韩文清与张新杰身旁的宋奇英。虽然性格沉稳冷静,宋奇英依然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,难以避免手足无措:鼓膜躁动的感觉清晰,无限扩增、放大,让人害怕,让人浑身血脉沸腾,热意蓬勃蒸发,无法控制,又同时让人上瘾。

光线将奖杯衬托得辉煌璀璨,奖杯由冯宪君颁奖捧来面前时,不知缘故,韩文清竟然没有接过,他只略微侧开身,不动声色,示意身旁的宋奇英。宋奇英被情绪裹挟的难得糊涂,脑袋转不动弯,思维凝滞,惊讶诧异还来不及产生,已经条件反射一般接过来,直到金属冰凉的寒意持续传递,最终浸透皮肤,他才停顿,继而醒悟开口,声音骤然显得紧张,词句组织得磕磕绊绊,“队,队长,”宋奇英望向韩文清,尝试解释,“队长,奖杯。”他说,抬起胳膊。

“奇英,”霸图队长回答,波澜不动,神态平静,除掉唇线藏着一丝隐隐约约的笑,“现在开始,应该归我喊你「队长」了。”


从第11赛季开始,无论常规赛,或者季后赛,韩文清开始保持频繁轮换,不断平衡竞技状态,专注提炼战略,让出核心攻击手位置,在围观者眼中,以一种锱铢必较的态度,精打细算,竭尽所能减省损耗,养精蓄锐。

“不像韩文清。”这是第10赛季开始,韩文清,或者霸图战队,身上出现的新标签。而“更不像韩文清,更不像霸图”,则是第10赛季后,媒体杂志捡起话题,重新炒作,舆论持续发酵的预料结果。

第11赛季,季后赛,霸图对阵微草,连续两年止步4强。随后,新一赛季结束,张佳乐、王杰希宣布退役,联盟更新换代,潮落潮涨;相比较下,远高于他们年龄的韩文清却依然留在赛场,气质沉毅,犹如连绵山脉,又像江河湖海。至于后者态度,是坚持或者执拗,坚毅还是顽固,网络现实,讨论声音喧嚣繁杂,已经逐渐难以分辨。

于是,伴随着话题热度持续冲高,众说纷纭越演越烈,第11赛季后,《电竞之家》杂志辟出专栏版块,特邀叶修作为嘉宾之一,谈话采访。话题涉及霸图,在采访里,常先提问:“对于这赛季,季后赛中,您的老对手韩文清,还有霸图战队整体状态发挥,叶神有什么特别看法吗?”

当时,叶修坐在宽敞藤椅中,听见问题,“老韩?”他问,条件反射似的,将语气轻轻扬高,随后停顿几秒,神态显得愈发懒散,“他啊,”这个人说,抬起下颌,“就你们媒体,现在发稿常拿的那一个词,叫什么来着?”

“锱铢必较。”常先说。

“说的不错,就是它了,总结挺好的啊。”叶修示意,“我就选这词儿。”

“那您呢?”常先经过几年历练,经验意识增长,直觉积累敏锐,紧抓话题不放,“在您看来。”他强调重点,锲而不舍,继续追问。

“我?我看,我看来能干嘛?”反问过后,忽然,叶修笑起来,漫不经心,摊开手,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只能看,拼到这个年龄,他还能不能再「锱铢必较」出一冠军来呗。”

于是最终,《电竞之家》谈话采访作为连载放出后,如水入油,线上线下,骤然喧哗,而其中,叶修“锱铢必较出来冠军”这一句话,也被解读成为第10赛季夺冠后,功成身退,留给霸图、留给韩文清的最后一个挑衅。虽然可以预料,霸图没有丝毫言语回应,韩文清一样没有。

直到第12赛季,季后赛总决赛。

霸图v.s.轮回,霸图夺冠,巅峰荣耀。


叶修安静坐着,手指触碰玻璃杯,沉浸在盛夏的澎湃光线里,思绪逐渐发散,逐渐收拢,不紧不慢地,时间转瞬流逝。此时此刻,树影繁密,绿意葱茏,酒吧里顾客稀疏,三三两两,气氛懒散闲适,暖融融的。阳光透过树枝,浓稠黏腻,继续透过一层玻璃,纷纷散落在他们脸上,好像金黄色的蜂蜜,流淌着包裹叶修,一样包裹韩文清。总决赛颁奖礼距离现在,间隔并不算遥远,模模糊糊,好像韩文清的笑意始终萦绕眼前。

“…想什么呢。”没过一会,韩文清结完账单,走来叶修面前,黑短袖T恤,黑棒球帽,白色长裤,表情显露轻微的疑惑,问,“要笑不笑,神游太虚。”

叶修回过神来。

“没有。”他跳落高脚椅,紧接着,却又露出一点狡黠的神情,“在想13赛季,我们兴欣夺冠呗。”

“未必,有赢就有输,有输就有赢。”韩文清说。说完,停顿片刻,忽地伸手,措不及防,竟然掀起帽檐,呼噜了一把叶修轻软的额发。

.


“…你输了。”电脑屏幕,“荣耀”两字刹那浮现,韩文清取掉耳机,略微摇晃颈椎,紧接着,将话筒掰过来,声调沉稳,“我还剩8%血量,不应该。”

“不应该?哪能啊,别闹脾气。”谁料对面,叶修听见,忽地笑起来,“我又没高强度的职业竞赛保持状态,现在竞技场打你,战斗法师,还能够只剩8%血量,非常不容易啦,都是经验加持的缘故,足够熟悉。”随后说完,话音未落,措不及防地,韩文清耳机里传来几声操纵:鼠标点击清脆,接着,他看见游戏系统提示:战斗法师玩家“你猜我谁”退出竞技场。

“再来一场。”韩文清追到QQ,发出消息。

然而,“我是休息放松。”叶修强调,“不来了。”接着回绝,干脆利落。

“竞技场,再来一场。”谁料,没有停顿,韩文清再次重复了一遍话语,语调穿透屏幕,竟然显得异常坚持,他说着,视线沉稳,口吻掷地铿锵,有种巍然不动的意思,眼睛给电脑亮光衬得璀璨灼热,仿佛在陈述某一种不能轻易接受的理由。

结果,出乎意料,这一句话说出,聊天窗口那端叶修却没有立刻回答。时间点滴流逝,或急或缓;与此同时,隔着一张屏幕,韩文清始终在等,虽然发梢湿润,水渍无意识地掉落肩膀,湿意缠绕,稀薄弥漫在一呼一吸间,扩散蒸腾。

此时此刻,高楼寂静沉默,波澜不动,给人隐约的错觉:好像气氛凝滞,将会如此持续。直到最终,某一瞬间,透过电磁波动,叶修忽然笑起来。

“…行啊,第4届世邀赛,你领队拿个冠军回来换啊。”难以置信地,他竟然说,松弛懒散,好像“世界冠军”不是“世界冠军”,只是不值一提的“萝卜白菜”。

“世界冠军,换一场竞技场?”韩文清问。

“不同意?”叶修问,“没信心?”他问,声调略微上扬,调笑一样调侃,仿佛漫不经心,又有一种“你不会吧”的隐藏笃定。事实上,叶修与韩文清说话总是这样,情绪精巧微妙,犹如深蓝浅蓝,或厚或薄的冰层,随时消融,随时碰撞,漂浮不定,又心照不宣,旁观者难以彻底理解。这些话蕴涵复杂,意味深长:因为他们是朋友,是对手,是队友,也是爱人。

“没信心?”果不其然,韩文清说,停顿一下,笑起来,“我同意你。”说完,凝视屏幕片刻,“写完文件休息,早点睡觉。”随后轻轻侧脸,视线穿过玻璃,让肩膀帖服椅背。

高楼气流呼啸。

平心而论,虽然并没有离开荣耀,然而触及“退役”话题,埋藏在最深心底处,韩文清依然会被一些繁杂琐碎的情绪牵扯,感觉到一点难以启齿,无法彻底控制的沉郁,雾里看花,焦虑烦躁,辗转反侧。

然而,出乎意料,又在意料之中,叶修总是能够透彻他,透彻却不说透。带着自成一派的懒散松弛,闲适调侃;带着独特的心领神会,心照不宣;带着曾经一样有过的一点惆怅,带着曾经一样有过的输赢胜负,犹如江河湖海,还有爱意与温柔。

“世邀赛冠军。”韩文清想,自己依然在荣耀里。

他们还是“职业选手”。

关于老叶账号卡“你猜我谁”,微型彩蛋,有兴趣可以看这一篇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3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