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契阔 9


早晨细雪稀薄,叶修迈步进门,浑身散发寒意。高楼空旷,狭窄走廊里,空气呼啸翻滚,仿佛能够吹透肌理,结果还没一个刹那,紧随其后,伴着门逐渐合拢,他转瞬给暖气袭卷,轮廓骤然湿润起来,显得整个人边缘有点毛绒绒的。

“…啊呀,烧水泡茶呢?”叶修将羊绒外套脱掉,随手挂上衣架,视线扫过,察觉到此时此刻,餐桌茶台旁边,深黑色莺歌烧滚烫沸腾,雪花壶白雾飘浮,水汽丝丝缕缕。

“没鞋套了,换鞋。”王杰希说。

“你给我拿一杯子,还有,水烧好没?”叶修没立刻答应,随后却低头从鞋柜拿出一双深灰色拖鞋,动作熟练流畅,额发顺势掉落,声响摩擦,扑簌簌的,“什么茶啊?”他接着问。

“13年贡眉,张佳乐夏天一人一饼寄过来的,你没印象?”王杰希抬起视线,不经意间,神态轻微停顿,与此同时,他拉开橱柜,挑了一个白瓷茶盏递给叶修,扬起下颌示意,“这个干净,没人喝过,你拿这个。”

“哦,张佳乐。你说我就想起来了,”叶修语调平淡, 表情漫不经心,走来靠住沙发后,伸手接过茶盏,凝视几秒轻薄釉面,忽然动作,拿手指缓缓摩挲了两下,“还没喝,忙忘了。说完,话音刚刚落地,身后的玻璃餐桌上,莺歌烧发出“咔啦”一声:水彻底沸腾,陶瓷炉断开电源。

“好了。”王杰希说,将橱柜关拢,随后看向叶修,“你泡吧。”

“我泡?”叶修闻言,将话语重复一遍,语气显而易见带着调侃,蕴藏笑意。

“休息日给你单独坐诊,你不泡?”王杰希问,颜色平淡,波澜不惊。

叶修见状,出乎意料没有再说,只立刻抬起胳膊,打了一个手势,“我泡。”说完,挽起衣袖,拉开座椅落座,略微整理后提起茶壶,沸水温杯,投茶摇香,动作熟稔又自然,赏心悦目。随后,伴随润茶水声,他沉默审视片刻,在某一瞬间,不知缘故地,忽然笑了起来,声线柔和震动,嗡嗡作响。

“有话就说。”王杰希不以为意。

“没,”叶修说着,已经滤掉第一道茶汤,隐约可见颜色黄绿清澈,不知不觉,逐渐散发出清淡香气,“就想你这一周休两天半的坐诊,平心而论,真够清闲的。”

“我现在一上午要看五十个病人,比你们医院坐门诊差不到哪去。”王杰希听见,平静回答,接着拣起茶巾,递给叶修,“擦一擦。”

“声明一下,挺久没正经泡了,现在时间紧张,都拿飘逸杯凑合的。”叶修接过,另一边壶身倾斜,水流顺畅,弧度优美,再次沿盖碗注入热水,随后将湿润的底座放在茶巾上点了一点,茶盏出汤,“不要等会喝完,问诊把脉,公报私仇啊。”

王杰希没有理会,听完,只伸手示意。

“先把脉。”他说。

“来真的?你当真啊。”叶修笑道。

“你当真?”谁料,王杰希平淡反问,语调莫测,问完,抬起眼睛。

叶修没有继续。话语还在悬浮,他将衣袖卷高,朝旁伸展胳膊,隔着空置的桌面,平心静气,手腕上摊,“来吧,哪能啊。”

王杰希垂腕搭脉,沉默片刻。

“饮食?”

“吃得不多,不规律,有时胃疼。”

“睡眠?”

“浅眠,有动静就醒,没动静有时候也醒;睡到半夜胸闷,也醒。”

“经常胸闷?”王杰希问。

“没,平常要下雨,气压低就闷,整体情况还好。”叶修说。

“换手,我看舌苔。”

叶修照做,对面人迅速瞥了一眼,仿佛不是观察,只是为印证猜想。

“记得自己病例本号码吗?”

“必须的,31号,绿皮。”对方笑起来,“我就半年没来。”与此同时,说话间,王杰希已经抬起胳膊,从旁抽了一张纸,开始开药方。

“说说?”叶修问。

“说什么?”出乎意料,王杰希的语气并不好听,态度冰冷,几乎接近淡漠,伴随话语断裂,他停下笔,笔杆偏转,拨过一面塑料镜子,“自己看。舌苔淤紫,供血循环不畅,所以肠胃疲弱,食欲不振;肺部积液积痰,气短胸闷,所以睡眠低浅。去年勉强调好一点,现在你给我全部打回原形了。”话语落地,王杰希视线掠过,异常锋利,“如果这一次还这样,下回别来了,我不接诊。”

“医者仁心。”叶修提醒。

“现代社会,哪家医院没黑名单。”王杰希说。

茶盏蒸腾白雾,不经意间,显得空气模糊又湿润。叶修闻言,端起茶杯,遮挡视线,继而不动声色地挑眉,另一只手拿起镜子,手腕晃动,左右轻轻摇了两下。结果一个瞬间,镜面微微反光,猝不及防,竟然把他的眼睛照得半眯起来。

“药寄到哪?”与此同时,纸张与笔的簌簌摩擦声停歇,随后,王杰希抬起头,打破气氛,“你家?”

“科室吧。”沉默考虑几秒,叶修最终说,“还是要求三餐每顿前喝?”

“对,12天的剂量,必须喝热的。”说着,王杰希将药方重新浏览,默读一遍,随后拍照存档,继续点开微信,“我让英杰配完药,煮好塑封,到时候直接寄你们科室。吃完再来。”

“行啊,一共多少钱,我现在微信转账。”叶修答应,笑起来,解锁手机。

“480,不算邮费。”王杰希说。

“半年没来,你们涨价了?”叶修问,看着屏幕,语调略高,动作却没有停。

“没办法,药材涨价,”对方平静,“水涨船高。”

此时此刻,玻璃窗外,细雪落在露台栏杆上,积起薄薄一层,晶莹剔透;天空颜色黯淡,高楼风急人静,窸窸窣窣的摩擦声连续不断,变得格外明显。转账完,叶修放下手机,重新提起雪花壶,不经意间,察觉王杰希家中,常年浸润渗透的稀薄中草药气息与茶香混杂在一起,缓缓飘浮,逐渐清晰。

“下周五学校聚会,去吗?”叶修忽然问。

“去。”王杰希言简意赅。

“应该,”叶修闻言,不出预料,伸手合上盖碗杯盖,与此同时,瓷器边缘,热气逸散,最终凝结成细微水珠,“微草,每周工作单日,一三五,王大夫早晨坐诊。”他翘起唇,挂着笑意,抑扬顿挫,随口背诵王杰希的出诊表,意味调侃,“奢靡腐败。”紧接感慨点评。

王杰希没有理会,习以为常,“你呢。”他问,语调稍稍变化,孙哲平上次在微信群里协调聚会时间,老同学们纷纷留言,叶修却没有回复。

“我?看科室的排班表,理论能去,”对方说着,神情懒散,不紧不慢,“但事实上,归根结底,就是一句话:没有突发。”说完,伴随话语和呼吸,他朝后靠去,若无其事一样,轻微地抬起脖颈,让肩膀与后背舒展,紧贴餐桌椅背薄薄一层的靠垫,不动声色,隐约借力支撑。

“有时间来做理疗。”王杰希说,轻易点破。

“没时间。”叶修笑起来。

谁料,他说完,本意想就此截断话题,尘埃落定;结果话语出口,好像抽刀断水,对方听见,出乎意料,态度始终平常,没有丝毫反应,对叶修前一句回答仿佛熟视无睹,置若罔闻,只自顾自,依然说道,“许斌的推拿做得不错。”

“你知道,这就不是错不错的问题。”叶修觉察,顿时心中警铃声响,反应迅速敏捷,拨开隐藏话锋,“没时间。”结果,王杰希颜色模样严肃认真,视线紧锁,嘴唇微张,明显还待说话:叶修熟悉对方,知道老同学是操心病,此时此刻,痼疾复发,习惯重燃,不愿轻易放弃服输。

事实上,如说感激,他确实感激,然而最终,顾求清静与自保,依然只能逼不得已,调整笑容,生硬地起来转换话题,“…对啦,”于是,叶修说,嗓音被暖气熏染,略微干燥,“你教的小徒弟,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正经出师啊?”

叶修病急投医,问题脱口,提得真可谓是“跳脱突兀,不着边际”,简直让人猝不及防,哭笑不得,王杰希听罢,一瞬间却一样是彻底地无话可说。气氛凝滞间,客厅墙壁,挂钟“咔啦”作响,声线回荡。好在沉默几秒,王杰希到底松了口,选择举旗投降,然而,他倒是没回答那个问题:毕竟那纯属胡搅蛮缠。最后重新开口,波澜不惊,只平淡说,“算了。记得按时吃药。”

王杰希还是清楚:叶修如此态度,不是执迷不悟,确是情非得已。

“好,好,喝茶。”对方答应着,语速很快,如果不彼此熟悉,听起来就像敷衍。叶修察觉逃过一劫,模样欢欣鼓舞,没花费精神思考,简简单单就笑起来,“喝茶。”他继续说,重复词句,有一丝超脱年龄的轻松得意,泄露出来。隔着桌子,王杰希一动不动,没有说话,眼角却在不知不觉间,感染上一点笑容,晕染细纹。

莺歌烧重新沸腾,蟹眼鱼目,13年的贡眉极耐冲泡,茶汤出到第8遍,香气依然馥郁鲜纯,弥漫扩散,缠绕周遭。这样,一直泡到最后,叶修看模样差不多时,终于出声示意,想让王杰希清洗换茶:孰料此时此刻,对方竟然懒得动弹,漫不经心掀起视线,接着只说,“书房橱柜,要换茶叶,你自己去找。”

“来真的啊?”叶修调侃,放落茶盏。

“真的。”王杰希说。

结果,话语刚刚落地,声音来不及飘散,叶修甚至还没能够起身站稳,玻璃桌面上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混杂嗡嗡震动。王杰希抬起眼睛,看见一桌距离隔断,条件反射,叶修的轮廓刹那绷紧。

“接个电话。”

他说,声音平静,与此同时气质洗练,好像不经意间,一柄刀忽然出鞘。

王杰希没有说话。两个人一站一坐,全都不动声色,在沉默中,呼吸变得过分清晰,耳膜鼓噪,无意识地,“瞬间”不断延展。可事实上,直到结束,整场电话花费的时间都非常短暂,叶修侧身,只在最初问了一句“什么事?”,随后停顿几秒,就说“我立刻过来”。语调整肃沉稳,态度始终如一;然而最后,他挂断通话重新转身时,出乎意料,难以置信地,整个人表面却仿佛凝成一层霜雪。

“突发?”王杰希问。

“不是,”叶修说,“是沐橙。”

“病患纠纷?”王杰希当年浸淫临床,现在略微提及,依然一点就透,“你现在走?雪下大了,我开车送你。”

“没事,我就是开车来的,”叶修说,拿起外套,“你休息吧。他们早晨闹完,医院按规章流程解决,只是我必须要去看一眼。”

他的神情平静,却犹如刀锋。


苏沐橙左手拿着筷子,动作细致,好整以暇挑出姜丝,吃得兴致盎然。与此同时,座椅旁边,连绵的玻璃窗外,温度冰凉,弥漫的细雪遮蔽视野,衬托得场景朦胧,五颜六色伞面挨挨挤挤,缝隙微小,飘荡簇拥着不断聚散,在高楼下游移。

“…吃饭呢,怎么没回寝室休息?”结果,下一刻,措不及防,宁静气氛骤然破碎,一片单薄的阴影飘过,不请自来,说话声音轻柔,简直熟悉透了。苏沐橙听见,不由自主停顿片刻,紧随其后,轻轻“嗨呀”了一声,有点叹息似的。

“你来啦。”她说。

“我当然要来。”叶修安稳坐下,靠在椅背,“这种事情,圈里消息传得多快,你以为能瞒住我?”他少见地没穿工装,只是日常外套,神情平淡,语气却威压深重,“我还在王杰希那里,老魏就给我打电话,到底什么情况?”

“王杰希说你怎么样?”苏沐橙闻言,颜色转换,立刻兴致勃勃地问。

“换话题啊?别来这套,”叶修视线扫过,扬起下颌,“打到哪了?左手拿筷子,去放射照CT没?”他问,“片子呢,拿来给我看。”

“没照,老魏没和你说?真的只是磕碰,”苏沐橙回答,最终无可奈何,投降一样,伸手略微挽起衣袖,“你看,没骗你吧,过几天就消啦。”

叶修看了一眼。

“怎么就要动手?”他问。

苏沐橙沉默了一下。

“你知道,最近缘故,医院各科都在控抗生素用量,我们科室标准快到临界线了。12床,这个小男孩5岁,紫癜性肾炎,情况特别麻烦,他家父母在外工作,家庭没法兼顾,现在住院,基本都是爷爷奶奶操心;院里既然不能开抗生素,我们就只能写药,让他们出去自己买。结果今天,小孩父亲抽空回来,一看说,药不是医院开的,立刻发脾气,说我们花钱,就是要在医院治,然后开始砸东西。我管床嘛,肯定需要去解释,但当时父亲情绪比较激动,肢体上难免冲突,磕碰一下。”

“这种情况,让你出去解释?负责的教授呢?”叶修重复,语气封冻,“方世镜人呢?”

“你别着急,方教授是出去开会啦,刚刚回来,跟我和主任一起谈完,”苏沐橙说,清楚叶修是切实生气了,“真不是推我挡子弹,当靶子。”

叶修没有说话。

“好啦,情况我说完啦,你呢,”苏沐橙笑起来,“王杰希怎么说?中药开了吧?”她问,手指轻轻碰碰叶修的手背,意味安抚。

“…12天的剂量,喝完再去,”凝视几秒,彻底平心静气,叶修最终开口,“药我让老王寄到科室了。”

“好啊,我监督你!”苏沐橙高兴道。

“你监督我?净操闲心,吃完饭赶紧回寝室休息去。”叶修眼神微微变动,只刹那间,那一股风霜雨雪的颜色重新凝聚起来,“快吃。”

然而苏沐橙看见,却不畏惧他。

细雪飘摇,声响哗哗啦啦,有一些若即若离,粘附在玻璃上。

这章没有小韩,别急,要习以为常

评论 ( 9 )
热度 ( 74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