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 @岐川 川老师《潮汐时》repo

拍照真不行,还是上最拿得出来的东西吧

一点点小的想法

叶修喝醉后肢体松弛地下垂,线条忽然变得柔软,额发落在眼前,绵密蓬松,理所当然遮挡眼睛里的光。与此同时,他又倒的太快,让人猝不及防,韩文清没能够在那一个过分短暂的瞬间反应过来。

“老叶!”苏沐橙叫了一声,但这声好像更近似个礼节,责任感并不强烈,叫完后就掏出手机开始拍照留念了。她与叶修亲密,却没见过几次叶修喝醉,于是这个时候叶修变得不像叶修,像个隐藏彩蛋。

“老林你别挡我,”张佳乐挤进来,扬起脖子,抻长胳膊扒开方锐,接着跟魏琛站成一行,“猥琐方不要这么猥琐。”他快活地絮絮叨叨,小辫子很乐呵地摇晃。

“我说你们…”结果,陈果一如既往是关心又略显手足无措的一个,她吸吸鼻子,毫无意识地皱起眉,想说你们总得出个人把这位抬回去吧,喝完酒吹完风要着凉了。

最后还是韩文清出来。

“霸图最近,我背他回我宿舍。”他说,给出结论,斩钉截铁,不商量,“先走一步。”说完,没让谁多动手,自己把叶修放在了背上。

走出餐铺,不出意料,晚风还是凉,韩文清走出去,路灯悬在街边,亮度柔和,叶修双手绕过他的脖颈,松松垂在胸前,随着步伐一步一晃,似有若无蹭着脖子一凉一热。这份感觉挺暧昧,韩文清觉察到后,不知缘由沉默了几秒。

“…老韩。”叶修大概之前倒在地上被照相,被捞起来,被折腾上背,也有点迷糊地清醒,思维勉强运转,知道这个时候给他善后的是韩文清。

“什么事,说。”韩文清闻言,停顿片刻,才终于开口,嗓音意外的沙哑。其实叶修这时根本看不见他,也看不破他,但天知地知的事情,他没办法当成若无其事。

结果,“我想尿尿。”叶修扯着嗓子嚷,语气仔细听,真心诚意,竟然还有点委屈。他太能破坏气氛了,韩文清哭笑不得,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沉在气氛里。

“马上就到霸图。”

然而,天大地大,喝醉的人天下第一大,韩文清还是必须俯就去哄,就算半生不熟哄得非常生硬,听着仿佛胁迫,类似“要敢闹事我就当场办了你”。

事实上,在倒地之前,叶修跟韩文清重回餐馆续摊,人一进门,张佳乐就姿势熟稔地开始起哄,说垃圾话:“哎,老叶你怎么还活着?韩队怎么没把你就地正法喽?”与此同时,韩文清才进门半个身位,手搭着门轴,明显来不及赶上话锋,苏沐橙闻言在角落闷闷地笑,眼睛眯得像只橘猫,林敬言举起酒杯掩饰唇角弧度,方锐与老魏还抢着最后一支皮皮虾,唐柔绕过陈果,看刚刚露出一个轮廓的韩文清。

韩文清则听见叶修乐呵呵地回答,“嘿,那不能够啊,我们老韩可是正人君子。”


此时此刻,“正人君子”把叶修放在了床铺上,脱掉鞋,盖被子,套护腕,盖戳别人“正人君子”的人毫无察觉,早已经睡得不知今夕何夕,天上人间。那些发丝重新软绵绵垂下来,悄无声息帖服轮廓。这束光此时此刻正在沉睡,但光永远是光,从来是光,一直是光。

“正人君子”凝视着,不动声色,他想,他确实不应该听见叶修的话,“正人君子”这个词儿太束缚了,折磨人,仿佛绳索,他不能挣脱,却又只想吻他。

“哼。”

韩文清无奈,弯起唇角。

“算了。”

其实时间还有很多,花开花落,云聚云散,他有信心也不急切,路就在那,足够两个人一起走,或者水到渠成,或者心照不宣,归根结底,是早晚的事情。

他有耐心,这束光在这,暂时休憩,会再一次亮起来。

评论 ( 7 )
热度 ( 8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