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分好月,难照人圆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秋毫 2


“昨天新拍了X线片,这是片子,左股骨粗隆间骨折,断成角明显;左侧下肢的血管彩超也做了,显示有个静脉血栓,再加上患者本身脑梗塞病史、骨质疏松,如果做内固定,手术风险还是高。而且她心电图结果出来,心脏情况也有点不好,二尖瓣主动脉瓣轻度返流,就还是上了心电监护,低流量吸氧,监测血压。做的一级护理。”

“嗯,”韩文清点了点头,“肝素和丹红都上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韩文清看了眼病例,转向患者家属,“如果可以,最近能不下床建议就不要下了,术前避免激烈动作,腿也不要做什么按摩,不然有可能导致血栓脱落,后果会很危险。”

“哎好,谢谢医生,昨天宋医生也嘱咐过了。”对方连忙应了句,态度挺积极,“我们保证,一定不会下床的。”

“行,那就这样了,注意休息。”

韩文清没再多说,转身出了病房,表情平淡。走廊上有几个病人,拄着拐杖活动复健,缓慢地跟他与宋奇英擦身。

“病情交待怎么跟家属谈的?”

“啊,VTE评估极高危,所以现在以药物抗凝治疗为主,考虑到患者高龄,手术方案还是选择全麻闭合复位PFN-a内固定术,创伤小。又因为术中术后,尤其是术中,扩髓过程可能发生血栓脱落,引发肺栓塞的风险极高,建议预防性地使用下腔静脉滤器,必要时给予溶栓,但由于溶栓药物出血风险大,可能引发脑溢血,最后家属要求放置临时滤器,拒绝溶栓。”

宋奇英复述地一丝不苟。

“可以,手术排下周吧。”韩文清停顿几秒,把病例本重新交还给了对方,“快9点半了,准备准备,下手术去。”

上午排的一台是髋关节脱位切开复位术。等做到中途,牵开臀中肌臀小肌,剪开扩大关节囊破裂口,暴露股骨头后,韩文清低头示意护士擦了把汗,接着才对合并股骨头劈裂,将骨块恢复原位,拧入螺丝钉固定。

“无关人员出去,剩下医生照片。”随后停了几秒,韩文清说。

话音未落,护士和麻醉就前后出了手术室,门缓缓合上,气声清晰。宋奇英和实习生却没停动作,已经把X射线的G型臂推到了台边。

“位置差了,往下。”韩文清在铅室里打开可移动电视,调出画面后,很快地瞥了眼手术台的情况,语气依然冷硬,“等会静态成像出来效果不行,你们想吃几次辐射?”

“是。”宋奇英回答。

于是再动。

等最终调整完毕位置与角度,几个人关了防辐射门,屏幕上黑白颜色的静态成像结果出来,看到钉子后,韩文清沉吟片刻,继而简单地“嗯”了一声,说,“可以,喊人回来继续。”

门重新打开。

紧随其后,宋奇英配合固定骨盆,韩文清牵引股骨,屈膝屈髋,加上实习生和护士,一群人围着患者和手术台内外旋转,最后才将股骨头推入髋臼内。做到这里,韩文清的消毒服背后几乎全部汗湿,手术衣沁出痕迹,斑斑点点。接着又是X射线成像,彻底确定位置合适,才最终缝合结尾。

“手术时间记录,2小时15分钟,”护士探了探视线,“器械纱布都清点一下。”

“下午2点还有一台,”韩文清接来手术记录签了字,脱掉手套和衣服后,戴着消毒口罩对宋奇英说,“订个盒饭吧,吃完休息室睡会儿,就不回去了。”接着拿了手机,屏幕显示没有未接电话。

“好。”宋奇英点点头,跟上洗手。

结果等韩文清沿着走廊打开医生休息室,手握门把,半个身子都还没来得及进去,出乎意料地,房间里便传来了一个熟悉的招呼声,质地清亮,兴致勃勃,“呀,韩老师好!”对方说。

是苏沐橙。

“哦?老韩来了?”

韩文清闻言,没有说话,宋奇英却立刻就喊了一句“叶老师好”,语气礼貌克制,接着又朝拿着饭盒站在办公桌旁的苏沐橙点了点头。

“好啊,”叶修笑起来,“订饭没?”

宋奇英顿了顿,捏着手机,刚准备说“正在订,还没下单”,对方靠着墙壁,抬起胳膊,已经拿筷子点了点桌上,“看架势就还没呢吧?我们这正好剩一盒,老韩,你看要不就先让小宋了?年轻人饿得快,你再扛会儿。”

“上午做的什么?”这个时候,韩文清终于开口说话了,没等宋奇英推拒婉谢,伸手便把外卖递给了对方,“吃吧,我等等,也没几分钟。”随后拖了张凳子坐在叶修旁边。

“视神经瘤,一个小姑娘。”叶修说着,中途断了个句,继而扬起下颌,示意桌子对面的苏沐橙,“沐橙,那个桌上,扔我把筷子。”

筷子转眼飞来。

“给。”叶修递给韩文清。

谁料韩文清接下,表情不动声色,看也没看,塑料包装也不拆,直接就放在了一边。

“嘿,不至于做成这样儿啊,给你垫几口。”叶修见状,哭笑不得地“啧”了声,拿胳膊撞了撞人,“来嘛,老吴掏钱包请的,不吃白不吃啊,可贵了,一份80来块呢。”

“老吴?”韩文清问。

“对,”叶修笑了笑,又把饭盒挪到韩文清眼底,继续尝试诱惑,“早晨这个小姑娘,视神经瘤,情况比较特殊,本来该老吴的手术,结果他今天要参研讨会,提前飞了,我说行,那我替你做,别的不要,请吃顿饭。”

“请盒饭?”

“哎,你别歧视盒饭啊,盒饭也有三六九等,这地方沐橙找的,是真不错。”叶修拍了拍腿,说完没怎么停顿,伸手便把韩文清放在旁边的筷子替他拆了,“就说让你尝一口,你还装矜持。”

此时此刻,房间另端,苏沐橙已经吃完了,走来墙角垃圾桶正扔东西,恰巧看见韩文清好不容易接下了筷子,也于是见缝插针,趁机凑去很推荐地说,“韩老师,你们科室也可以订的呀,集体订餐每次还有打折卡领呢,能打8折。”

“贵了,吃不起。”孰料对方回答,语气平淡,直截了当。

“…哦,那好吧。”眼见推荐无果,苏沐橙也只能吐吐舌头,做了个鬼脸,好像挺丧气似的,不过随后她眨了眨眼睛,就又变成一如既往明朗柔和的模样,咬着旋律哼歌,溜边儿回对面小板凳上坐着玩手机休息去了。

“得了吧,你也好意思嫌贵?”叶修说,声音懒散,“整个外科绩效考核最高的就是骨外。”

韩文清闻言,习以为常,脸色根本波澜不动:“吃也堵不住你的嘴。”

结果叶修听见,顿了一下,继而毫无预兆,忽然就望着对方笑了起来,“…那韩老师说,怎么办呢?”他在很近的距离间问。墙壁上,光线经由玻璃窗户不动声色地缓慢渗入,又暖又浓。

韩文清没有说话。

然而,这份难以拿捏的沉默却也没能够持续很久,“师父,”某个瞬间,宋奇英手机突地响起铃声,他转头瞥见来电号码,立刻便撂下筷子,从桌旁站了起来,“外卖到了,”与此同时,脸上还浮现出了种“如释重负”的颜色,显然是被“韩文清没吃饭,自己就吃了饭”这件事折磨得不轻,“我现在去拿。”

“不急。”对方抬起视线。

“嘿,”叶修置身事外,这个时候从旁觑了韩文清一眼,“你看你,看把人小孩儿给吓的,不就是先吃了几口饭么。”他说着,态度好整以暇,“上个星期,我和老魏洗完手从3号门口过,你们科做术前准备,不是小宋,另外几个小孩儿正组队联机打《荣耀》呢,结果你脚步声一起来,吓死人了,连麻醉小哥听见都在喊「韩老师,韩老师来了!」,跟空袭警报似的。”

“你下午什么手术。”

韩文清打断对方。

谁想这次话语落地,叶修竟少见地沉默了几秒,手腕微动,明显是要摸烟。韩文清看见,心知肚明,不轻不重便地按了人一把。

“垂体腺瘤,”片刻后,他换了口气,“也是个小女孩,刚19岁,闭经溢乳综合症。最开始门诊咨询挂了楚云秀,以为是内分泌的问题,原发性甲状腺功能低下。她家长不懂这些,觉得小姑娘现在不来月经到时候就嫁不出去了,还要看病花钱,坐着排号时没停地骂她,颠来倒去,把人都给骂哭了,云秀看得气不过。结果后来检查单子一打,做完头颅CT,发现是个大概14mm的腺瘤,她高兴了,眼不见心不烦,直接换了我们科。”

说完,叶修转开视线,一看对面,苏沐橙斜斜地坐在小板凳上,脑袋与肩膀东倒西歪,摇摇欲坠,看得人胆战心惊,已经快要睡着了。他情绪一变,当即“啧”了声,清清嗓子,“沐橙,”接着提醒开口,“要睡里面睡去。”

苏沐橙听见有人喊她,条件反射,应激似的马上醒了,浑身上下都是一颤,等想清楚叶修刚刚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,这才后知后觉,探头探脑地看了眼休息室隔间,“就剩一张床了。”她扯下耳机,轻声细语地报告对方。

“一张床怎么了,我们几个谁会跟你抢?”叶修听见,啼笑皆非,没有犹豫,举起胳膊赶人,“快去,抓紧时间,少废话。”

“好啦好啦。”苏沐橙一听,也忍不住笑起来,“我去。”随后拿起手机,不再吭声,迅速溜到只铺了一层薄棉絮的钢筋铁丝的床铺上。

“小孩儿。”他说,情不自禁地扬起嘴角。结果,“…你不睡?”身旁韩文清忽然问。

叶修难以觉察地先愣了愣,“睡啊,养精蓄锐呢要。”继而回答。弯腰就捞来了不知道是哪个值班小护士的靠垫做了枕头,堆在桌上,闭眼直接埋了上去,“你等会儿吃饭小点声啊。”他说,词语闷闷地断续传出来。

韩文清沉默几秒。

“哼。”

拿手蹭了把对方鬓角。


临近夜晚,天幕变得深浅浓淡错杂起来,韩文清将车绕出停车场,打方向盘时,伸手抽空给秦牧云拨了个电话过去,听筒没响几声,立刻被接起来。

“下班了?”对方问。

“不好意思,今天科室太忙了,没来得及去找你。”他先道了个歉,“片子我昨晚看了,小臂骨裂,程度也不算严重,以我的角度,建议是打个石膏制动就行了,定期复查,6周时间差不多就能痊愈。但你亲戚如果非要选手术,也不是不行,自己权衡吧。”随后,韩文清也没客套,开门见山说了诊断,“就这样?没事我先挂了。”

“哎,等等。”秦牧云闻言,急忙喊了一声,“这事儿是了了,什么时候有空?出来请你吃顿饭。”

“为这个不至于,看一眼的事。”韩文清笑了笑,后视镜中倒映出车流,“我这开车呢,不好说话,想吃饭改天再约。”说完,也没拖沓,伸手把电话给挂断了。

结果离医院不出几十米,刚走到第一个路口,红绿灯好巧不巧地便亮了起来,车也不能开了,停在斑马线前,平安符在顶端无意识地左右摇晃。

此时此刻,一个人坐在封闭空间里,气氛简直是安静到了过分,韩文清想了想,正准备伸手调出车载广播,谁料视线稍偏,突地就看见了路旁背着双肩包,正朝地铁站方向走的叶修。

“头发都被吹乱了。”

不可思议,又莫名其妙地,韩文清脑海里跳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个。他坐在驾驶座上凝视了几秒,紧接着,不知为何,忽然就鬼迷心窍地动手戴了蓝牙,继而把叶修的电话调出来。

没响几声。

“喂,”很快,对面就传来回答,“什么事儿啊?”那人说话也没称呼,语气懒散,整条句子讲得漫不经心,几乎都要被风吹飞不见了。

“没事,刚看到你了。”韩文清言简意赅,“你车一三五限号吧。”

“怎么,故意炫耀啊,坐地铁也很快的,起码不堵车。”说话间,伴随脚步,那端逐渐变得嘈杂起来,想也是下了地下通道,人与人之间相互交错,摩肩接踵,热意蒸腾,“…我看老韩你也是下班没事闲的,浪费电话费,不说了,马上刷卡进站了要。”

对方笑了一声。

“开车注意,我挂了。”

依然有99.99%概率是坑

评论 ( 7 )
热度 ( 7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