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擎云 1


叶修坐在包厢沙发上,KTV里群魔乱舞,鬼哭狼嚎,灯光也是乱七八糟的。苏沐橙正拿着一小杯饮料研究,蓝湛湛的颜色幽微细致,折射了一小片在她的手背上,裙边柔柔软软,真是非常好看。

“少喝点。”他凝视几秒,提醒一句,“就是看着漂亮。”

“女孩子嘛。”苏沐橙听见,很熨贴地转过头来笑,声音就像一朵云,“你就是嫉妒,”可随即又吐了吐舌头,故意调侃他,“不能喝。”

“无债身轻。”叶修摊了摊手,说着,转过头条件反射性地看了看一个方向。那边气氛格外热闹喧哗,青春期的男生女生拼起酒来也都豪气干云,潇洒要命,模样很了不得。

“老韩能喝的。”

苏沐橙没看,只说了一句。

韩文清是喝起酒来不动声色,难知深浅的类型,这个时候围簇在一群人中间,光线打下来,照亮他侧脸轮廓,被起哄也显得波澜不惊。

“嗯,吃水果。”叶修没有回答,只从面前的果盘里挑了橙子出来,与此同时还特别贴心地给苏沐橙剥开一个小角,方便她不沾果汁,“纸在这里。”

“哎,谢谢老叶。”对方很开心接了过来,小口小口咬了一下,仿佛一只仓鼠。

韩文清坐在与包厢沙发几乎是横亘对角的另一个角落,从这个位置瞥去,叶修大半身子都在阴影覆盖中,脸色模糊不清,漫不经心地跟苏沐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。

平心而论,他在这种斑驳陆离的地方简直就是个bug,不疾不徐,独善其身。韩文清记得高中毕业聚会那次大家在烧烤摊,叶修刚喝半个杯底就倒了,简直像不省人事。当时他感觉这辈子心跳都要在瞬间被挥霍干净,手脚冰凉麻木。

可现在这两年过去才真正清楚,自己离“挥霍干净”还实在太远,遥遥无期。


“好无聊。”

吃了半个橙子,又偷了半个火龙果后,苏沐橙终于拍了拍手宣布,“太吵了。”她撞撞叶修,“你再待会儿吧,要不我先走了。”

“你一个人?”叶修听见,“别闹,”他干脆地把自己的小半杯橙汁喝完,“走,我送你。”

“你不看老韩了?”对方问,“其实今天出来唱歌就是那个卫管的女生想认识他啊,学生会联谊就是个噱头,这些弯弯绕绕你是知道的嘛。”

她边说,边有些忧愁的样子,竟然还叹了口气,“老韩虽然看起来很严肃,可现在女生也有很多喜欢这款的。”

“得了,他一个大老爷们儿,自己心里有数。”叶修笑了笑,哭笑不得,近乎没有意义。不过实话实说,他坐不坐这儿意义确实不大,连学生会都是挂名,苏沐橙拖人来才来的。

“那…”苏沐橙停顿了几秒,“那我们去吃冰激凌吧?”紧随其后,她忽然又提议到,从忧心忡忡到兴致勃勃,跳脱得令人猝不及防,“学校东门那边新开的,我领了券还没用呢。”

“行,这就去。”叶修“嗯”了声,“我们走。”说完,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。

而这边,叶修几乎是一动,韩文清立刻便察觉了,牵筋动骨似的。对方站起身,气流摩擦,扯得人神经都是一颤。但归根结底,这个“聚会”本来就打着挺随意的旗号,来来去去都很自由,也不必特意打招呼。何况他们现在间隔一个对角的距离,问什么也不方便。

“…老韩。”

结果这时,又有人叫他,“下个月的活动…”

韩文清转回视线,指骨压在膝盖上,勉强平心静气地听了会儿,近乎云遮雾障,一心二用地搞清楚了流程与内容,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后,“等一下。”他做了个手势,示意对方暂停几秒,继而拿出手机,“怎么走了?”接着打开微信,又按耐片刻,才发了条微信。

大概又是几分钟后,那边来了消息,“沐橙想吃冰激凌。”此时此刻,手机屏幕泛着幽微的亮光,光线薄弱,让人连语气都快读不出。

“…哎,时间还早啊,我们要不换个地方续摊吧?”一片乱糟糟的声音中,韩文清捏着手机并不算尖锐的棱角,听见有人建议,“烧烤怎么样?”

“行。”他抬起头,把东西放回口袋。


等聚会彻底结束,真正回寝室时,已经快到1点了,韩文清衣服上沾的都是酒精气味,还有些烟熏火燎的气息。总而言之乌七八糟,根本说不清楚。结果,谁料一开门,寝室靠里竟然出乎意料地还亮着一盏灯,颜色暖黄微弱,伴随键盘敲击的声音。

窗帘拉了半幅。

“哟,你回来了?”

果不其然,叶修正盘着腿坐在椅子上,脖子挂着耳机。

“…你怎么还不睡。”韩文清看见他,心骤然跳了跳,整个人一下就松了下来,一时之间也拿不出正确的态度,停了半天,最终才沙哑着嗓子隐忍地说。

“哦,东门那个冰激凌店新开张,谁知道还有个零点过后打半折的活动,我和沐橙就晃了晃,街上随便挑个裙子什么的,陪她又玩了会儿。她室友也跟男朋友出去了,早回去没意思,反正是周末么。”

叶修自然而然道。

“玩了会儿”,“晃了晃”,韩文清听见,心底刚安静下来的气氛眨眼又变得焦躁起来,半晌没有说话,只感觉血流就在耳边贴着滚了过去,束手无策,烧烫得额头都在疼。

“对了,冰激凌还有,尝尝?”

对方问。

“…不用了。”韩文清闻言,沉默片刻,“吃饱了。”说完,拿起衣服进了浴室。

凌晨过后没有热水,他打开龙头,一阵凉意浇下,冻得人手臂也无意识地绷紧起来,几乎要让人咬牙切齿。韩文清在水流里停了两分钟,却只感觉身上越冲越热,雾气蒸腾,根本控制不住。键盘与鼠标声隔着一扇门,依然隐隐约约传入耳畔。最后他摸了把脸,抿紧嘴唇,闭上眼睛,近乎自暴自弃地把手探向了身下,抵住墙壁动作起来。


等韩文清洗完澡,叶修依然没睡,手还在键盘上飞,表情聚精会神又游刃有余。灯光与云朵下谁都仿佛戴了套滤镜,韩文清头发没吹,只换了件T恤,水滴湿湿地沾在脖颈上晒衣服,整个人难得慵懒又带点侵略感。没几分钟,他衣服晒干净,叶修也打完了最后一把游戏,悄无声息地放下耳机与键盘。

“早点睡觉。”韩文清听见,没回头说,已经恢复成了最平常的样子。

“你真不吃?”谁料叶修竟然还对冰激凌念念不忘,旧事重提,他心里刚动了动,正要转身开口,“…我还专门给搁冰箱的。”

结果一提冰箱,韩文清心就飘了。

基础医学院去年迎新晚会在学三顶楼,赞助出乎意料拉得不错,抽奖礼单标的二等奖是个小冰箱,模样新颖可爱,特别讨女生喜欢。快到抽奖环节时,整个会场气氛都挺热烈,喧嚣嘈杂,走廊挤得摩肩接踵。苏沐橙和叶修坐在位置上漫不经心聊天,叶修身旁空着一个座位,所有人都在等主持人拿摇号器上台。

“…云秀她们都挺想要一个来着,”喧哗间隙,她低着头跟叶修说,无奈里又有点跃跃欲试,“碰碰运气吧,不然其实人这么多,概率太小,我也不来看晚会了。”

“你们寝室拿了几张票啊?”叶修哭笑不得。

“她们要了几张?十几张?反正都交给我了。”对方回答,摊开手掌给叶修看,铺扇子一样,“没事呗,反正晚上节目排的确实也不错嘛。”

“行吧。”叶修笑了笑。

“哎,这段时间老韩他们也挺辛苦了,云秀帮景熙带了次会,回来说节目排练一排就要到凌晨,学生会审核也得陪到那个时候。”苏沐橙托着下巴叹气,“东西再好看也味同嚼蜡了。要不是这样,她今天也不会偷懒不来。”说完,她忽然醒神一样,睁大眼睛,侧过脸看了看,“咦,老韩人呢?刚还在!”

“又被谁拉走问事儿了。”叶修配合对方歪了歪脑袋,“不过把票留下了。”他一扬手,“等会儿如果抽到冰箱,我就跟你换票。”

“抽到你就换,老韩的就算了。”苏沐橙闻言却非常大气,态度洒脱,意思是占便宜也要讲究的。

结果叶修这句flag也不知道立得算运气好还是不好,二等奖摇号器一开,他还没来得及反应,苏沐橙就已经先激动地“啊”了声,脸颊飘起红晕,“是老韩的!”看样子比自己抽中还要激动,“老韩人呢?”接着便滴溜溜地转起来找人,像个小陀螺,神采奕奕的,“领奖领奖,赶快领奖去了。”

“你要不替他领一下?这人一时半刻肯定回不来,”叶修看着也忍不住笑,“摸摸冰箱也行,满足了。”他还逗人。

“那你把票给我呀!”苏沐橙听见也不生气,接过票花,很落落大方地穿梭过人群,叶修站起身,凝视她走到半途。正巧这个时候,韩文清大概也是办完了事,好巧不巧,刚从后门回来,“…哟,”他察觉到,有点意外,“运气不错,冰箱是你的啊,沐橙帮忙上去拿了,过把瘾。”继而言简意赅地解释。

“嗯。”韩文清见状,停顿几秒后点了点头,准备弯腰翻开椅子坐下。

“…我说,”谁想下一刻,叶修忽然措不及防地凑了上来,嘴唇挨在他耳畔,热气袭卷,领口露出锁骨,距离简直近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“学生会抽奖学生会,你们有黑幕吧?”

他说话的语气戏谑,声调轻松,韩文清整个人却在一个刹那几乎都顿在了原地,喉咙灼烧滚烫,呼吸眨眼沉重起来,心如擂鼓,连手腕也控制不住地颤了颤,只差要低头去吻人。

结果叶修见他一直不说话,神情莫辨,却立刻也很心领神会地“嘿”了声,见好就收,玩笑点到为止,“算了算了,有内幕也不能说不是?”随手还捏了捏对方肩膀,“开个玩笑。”让人一点办法和余地都没有。

玻璃窗光线朦胧。

“…东西呢。”

韩文清站在阴影里静静地沉默了片刻,只感觉掌心不动声色地又燥热起来。

“自己拿呗。”叶修说着,却已经弯腰去开对方跟他床架之间的小冰箱了,背的弧度仿佛一张流畅的弓,让人升腾起抚摸的欲望,“觉得不错下次我买个整的。”


“…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吗?”

韩文清听见声音抬头,看见一个模样依稀熟悉的女生站在面前,正笑盈盈地问他,“如果没有,我可以坐吗?”

星期一早晨上课向来是人流急促,行色匆匆,更何况临床这学期又和卫管共上病原微生物,走廊来来往往,女孩儿被挤得偶尔还会倾斜一下身子,衣服无意识地荡起涟漪。显得格外的不容易一些。

“…这里。”韩文清迟疑几秒,刚要回答,叶修却已经从女孩背后措不及防地绕了过来,视线扫了扫,大概也迅速清楚了目前情况,当即轻轻松松一笑,神态不以为意。

“嗨,没事儿没事儿,”他继而摆摆手,“我让让,你坐吧。”紧随其后,话音未落,已经把书包一提,示意一下教室后方的苏沐橙,朝末尾几排的阶梯座位去了。

苏沐橙站起身等了等,看见叶修终于走过来离得近了些,才连忙将铺张的资料拿开,“…哎,你怎么让给她位置啊。”接着边清理边埋怨,很不高兴,“她就是星期六唱歌非要约老韩的那个啊。”颜色竟然还气鼓鼓的,特别幼稚,“再说了,先来后到,座位谁占就是谁的嘛。”

“我还跟个女生抢位置?”叶修拿出书坐下,“多大人了,没意思啊。”他无奈地拍了拍对方,“上课吧。”

“她居心叵测啊。”苏沐橙斤斤计较。

叶修笑起来。

于是这时她才突然反应,如果按照自己这么说,叶修其实也没好到哪去。

然而平心而论,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与出路,就好像即便苏沐橙再如何打抱不平,心怀不满,韩文清如果要真喜欢女生,谈了恋爱,叶修也只能继续这样。感情上“覆水难收”的道理大家都懂,关系也是。

“…你说,”苏沐橙想了想,轻轻咬嘴唇,很为难到,“老韩要是…”

“那也没办法。”叶修打断她,虽然不着痕迹,却依然泄露出难得一见的不愿深谈。

她瘪着脸。

“怎么你还不高兴上了。”对方瞥了她一眼。

“我着急啊,”她说,“也生气。”

“没事瞎急什么,”叶修给苏沐橙撩了把头发,“坐直起来上课了。”说完,他转开视线,看见第3排靠近走廊的一二个座位,韩文清和卫管的女生挨在一起,一如既往坐姿笔挺。

“习惯习惯?”

他想着,自嘲地笑了笑。


中午下课打铃,韩文清收拾东西完了准备等人,结果一回头才发现叶修竟已经先走了。他站在原地停了几秒,回过神只感觉掌心潮湿,额头跟着一跳一跳地疼。

“…吃饭吧,”身旁,张新杰看了他片刻,开口,“人刚走了。”

韩文清沉默了一会,点点头。

林荫道树影摇落,间或还有微微的风,可也不怎么凉快,只吹得人烦躁不安。张新杰是少有清楚他对叶修到底是什么想法的人,韩文清无从知晓对方是怎么看出来的。对方想了想,只跟他说“还好,比较明显”。

“有多明显?”

“具体说不清楚,”张新杰性格严谨,考虑良久才回答,“但其实心里有事,看人的眼神就会不一样。”

这种答案很意识流,很拿捏,也很诛心。韩文清不知道张新杰能看出来,叶修会不会看得出来。或者对方早已经看出来了,只是不点破窗户纸,留给自己情面与余地。

“应该不会。”谁料张新杰听见,摇摇头,“老叶不是这种人。”他仿佛很笃定坚决。

空调冷气十足,在食堂打完饭,他们找了一个比较清静的角落,张新杰将饭菜重新分配了一下,“…你准备一直这样?”继而问,扶了扶眼镜。

“我有什么办法。”韩文清只说,语气很淡。主动权本来就不在他的手上,“放了他,随便谈个女朋友?”

“也行。”对方说。

韩文清嘲弄似的摇了摇头。他最清楚自己有没有退路,心甘情愿地在漩涡里,就是没有退路。

“不可能的。”

他平静道。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1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