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擎云 2


夏秋过渡的这段时间,无论温度湿度都格外难熬一些。

叶修星期三晚上下了公选课,没走几步,隔着二号教学楼和小广场就已经听见了十几米外,铁栅栏内,露天篮球场里传来喊声喝彩。稀疏的路灯光线连缀,柔柔散开,虚虚笼罩了几只颜色翠绿的细小昆虫,动物在微微鸣叫,风扑簌簌吹过,也只是又潮又热。

他沿着寝室小路走了半截,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边走边仰起头,漫不经心看了看天光。教学楼顶,鸟雀成群地“啾啾”飞去,姿态敏捷,在云朵上投射下几片飘忽不定的阴影。

叶修的视线也跟着飘了起来,拐出走廊,继而停顿几秒。紧随其后,他忽然转过身。

此时此刻,夜幕早已黯沉了,果不其然,等他不紧不慢地走到地方,赛场哨声正巧亮起,极响极脆的一声,几乎快要把夜幕划燃,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东西,就已经听到黄少天格外明朗的嗓音撞进耳膜,中间还夹杂了一把湿漉漉的汗意。

“操,赢得漂亮!对面输家别跑记得请吃饭啊!”

“这就赢了。”叶修笑起来。

“哎,老叶!”黄少天转头看见是他,伸手抹了把额发,拎着篮球就飞了过来,“看热闹来晚了啊,”接着一拍人,“快点有没有水,我渴死了要。”

“没冰的。”叶修顺其自然抽出水瓶,说着递了过去,“你凑合凑合。”接着好整以暇地瞥了眼红绿记分板,“比分可以啊。”

“那必须的,药学院就是垃圾,”黄少天悄悄在他耳边嘀咕,“整天只会坐实验室喂小白鼠。”

“注意素质,人身攻击了啊。”叶修说。

黄少天没怎么在乎地挑了下眉毛,表情不以为然,接着扬头开始灌水,很快领口就不出预料的重新湿了一片,叶修见状,轻轻“啧”了声,却也随人去了。这个时候,赛场周围依然嘈杂,气氛热烈,黄少天第一个跑出人群,剩下临床的队员也都陆续走出场地,他移开目光,几乎是毫不费劲地就看见了韩文清。

“哦,又是她啊。”

黄少天撩起球衣擦了把汗,动作轻快地将瓶盖拧上,黑色耳钉在光线缘故下亮度璀璨,“最近晚自习老看见她跟老韩碰一个教室。”

“是吗。”叶修说。

“卫管的嘛,叫什么来着?卫蔚?”他耸耸肩,“你别说啊,我是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能持之以恒追人的女生了,还追的是老韩,真不容易。”黄少天把水递给叶修。

韩文清今天穿了件黑色球衣,号码标红,整个人浑身汗湿的从赛场走下来,眼睛漆黑,越发显得轮廓深沉锋利。何况篮球赛本来就是给大学生释放激情,消耗荷尔蒙的地方,他这个模样想让女生不动心也确实很难。

“…打了好几场了吧,基本每一场都来,”黄少天看着,摸了摸脑袋,环抱双臂,却少见的也有点“不可思议”地感叹,“虽然说送瓶饮料,拿件衣服放到现在也不算个事儿,毕竟大学谁还因为这个就觉得被谁绑定啊?占便宜还差不多。”

话语未落,几步以外,韩文清低头捡起背包,女孩就已经站在了他面前,脸上笑盈盈的,矿泉水瓶早开好了,散着薄薄雾气,温度凉到适当,简直是不能更体贴。月亮高挂,树叶沙沙响着,韩文清站在原地,背对着他们,也不清楚是不是在和对方说话交谈。

“反正现在就看老韩的态度喽,成了老规矩,朋友圈请吃饭。”黄少天一耸肩,模样调侃。

叶修笑了笑。

谁料大概半分钟过后,对方竟然顺理成章地就伸手接了水,转身朝黄少天走来。

“…我靠!”眼见情况如此发展,黄少天也是愣了愣,神情几乎要变得诧异了,“不是吧?老韩真有意思?”他望向叶修。
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叶修语气平淡地说。

这个时候,韩文清却已经走到了两人面前,瓶子捏在手上。

“你,”黄少天立刻首当其冲地点了点他,十分严肃,“你什么意思?”边说,边谨慎地拿眼睛扫向对方身后,“答应卫蔚了?”

“答应什么?”谁料韩文清抬起手,却是简单明了的示意了一下,“水没了。”

“你别拿话绕我。”黄少天态度坚定,不为所动。

“怎么,我喝水你也管?”韩文清抬了抬下颌,“我们什么关系,解释解释?”他这句话连消带打,弄得黄少天也是哑口无言,瞪了半晌,“…成了朋友圈请吃饭!”只能最后丢下一句,捡起篮球跑了。

叶修看着黄少天逐渐变小的笔挺的背影,停顿了会,忽然有些感觉索然无味。

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刚下公选,黄少天不是说今天有赛吗?走半路想起来了。”他听见声音,继而转过视线,随意一笑,“发挥挺不错啊,这分高的。”

“药院不行。”韩文清沉默几秒,言简意赅。

“人家院系本来人就少,总共才几个班。”叶修说着,拧开自己手上的水瓶喝了一口,评价得漫不经心,“走吧?”

“星期六乒乓球是不是该半决赛了?”结果,韩文清忽然问。

叶修顿了下,“对,”他说,“怎么了?”

“练练?”对方又问。

“没必要。”叶修闻言笑了起来,“就是玩玩。”

韩文清听见,不再说话。

回到寝室,看书洗澡睡觉,等他排队最后一个洗完出来,寝室灯已经断网熄灯,气氛难得变得静谧起来。空调发出持续不断的“嗡嗡”声,好像动物在蛰伏着轻轻打鼾。于是韩文清也没吹头,简单收拾,擦了擦后就上了床。

光线半透不透地从玻璃纸外穿来。

其实晚上比赛刚一结束,篮球落地,他就看见了人,最初韩文清还以为对方是记得自己提的比赛日期,谁想叶修随意一句“黄少天说”后就没了下文,颜色风轻云淡。他当时表现得不动声色,实际喉咙发苦,都快被气笑了。

真是无可奈何。

然而归根结底,这些思虑根本毫无意义,仿佛梦幻泡影,如电如露,是韩文清自己有了多余的欲念。“风动幡动,都是心动”。就好像不事到临头,他也无法想象自己竟然会走到处心积虑,拿与女生真假虚实的暧昧去试探叶修的这个地步。

可单恋不就是这个样子。自己和自己较劲儿,喜怒哀乐却与自己无关。说是“没有退路”,但总有哪天路就会走到结尾。

“…算了。”

他想,疲倦地遮了遮眼睛。


周六下了点雨,叶修拿着球拍到体育馆时,身上已经深深浅浅的湿了几块,苏沐橙站在门口举伞等他,“早知道我就等你了!”她说着,还懊恼地“哎呀”了一声,无意识地皱皱眉,挺不高兴似的。

“图书馆查资料,饭吃晚了,”叶修边说,摸了把头发,“比赛没迟到就行。”

“手到擒来。”对方闻言,做了个“胜券在握”的手势,“乒乓球嘛,肯定没问题的。”

结果不出所料,等叶修和苏沐橙重新走出体育馆,天空虽然昏暗了些,却依然还飘着小雨。树叶凉凉的,给雨水击打得光亮湿润。

“晚上出去吃吧?”

“你不是跟云秀约了吗?”叶修疑惑,“星期几才说的来着?”

“是啊,可云秀被他们部下拉去聚餐啦,临时放我鸽子,”苏沐橙戳戳点点手机,把聊天记录拿给叶修,有点郁闷,“soho有家西餐不错的,本来说想去吃。”她叹息一声,继而眨眨眼睛,“…就是有点贵。”说完,表情变得狡黠起来。

“拼饭啊?”叶修问。

“嗯嗯,我们还可以多喊几个呀,叫上老韩?”对方试探性地提,语气小心翼翼的,“这个星期没怎么看你和他在食堂一起吃饭啊。”

“不就是吃个饭。”叶修说。

苏沐橙闻言,沉默了几秒。雨始终绵绵地下,叶修撑着伞,她背着手走在伞底,时不时低头拿鞋边蹭蹭积起的水池,百无聊赖一般踢起水花。

“自习碰在一起根本不算什么的,”突然,走出十几步后,她“哼”了声,接着抬起视线,好像有股不服气的意思,“追人嘛,别人不来碰你,你总是要去碰碰别人吧?不然哪有机会。更何况老韩也不能没事儿驳一个小姑娘的面子。”

“怎么还安慰上了?”叶修听见,也是难得地顿了一下,笑起来望向对方。苏沐橙见状,呲牙裂嘴地朝他做了个鬼脸,可是做完,又闷闷地侧过身。

“约不约嘛。”她问。

叶修把视线投向前方,片刻后说。

“我发个消息。”

“哎呀,发什么消息,打电话打电话。”苏沐橙忙把伞抢过来,满脸写的都是“事不宜迟,刻不容缓”几个字儿,“打了就去。”

叶修只能任她随意,伸手拿了电话,拨给韩文清。

“晚饭定了没,要不出去吃?soho的一家西餐馆。”他站在伞下,仔细察看,会发现脖颈上有一层微微的绒毛,“几个人?我和沐橙就在校门口等,”阳光照射就会涂上金灿灿的颜色,“行。”

叶修挂断通话。

“老韩来了?”苏沐橙笑容亮晶晶地问。

“嗯,再带个人。”对方点头。

“带谁啊,新杰?”

“不是,”他停了停,“卫蔚。”

苏沐橙脸色“唰”得变了。

“…什么意思?”半晌后,她终于艰难地挤出疑问,“韩文清,他…”

“想哪去了,没那么复杂,他们最近跟外联部有个事儿要合作,举办活动,正巧得谈,吃个晚饭顺便就给商量了,”叶修解释了一下,神情平静,竟然反过来安慰苏沐橙,看不出丝毫情绪上的波澜起伏,“我说了,不就是吃个饭。”

雨滴大颗大颗的从树叶脉络上滑下来,连续不断,一刻不停,乒乒乓乓砸在伞面,伤筋动骨,好像声声砸在心上。

“都怪我。”

几秒钟后,她闷闷的说。

“嘿,别瞎闹,”谁料叶修却笑了起来,仿佛不以为意,“跟你有什么关系。”他说完,抬起胳膊呼噜了一把苏沐橙的额发。

 @俗不可耐 昨天真没赶上。其余不提,专注当下,就祝“年年今日,岁岁今朝”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8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