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擎云 3


“…要排队拿号。”叶修看见西餐馆门口的架势,凝视几秒,侧过脸对苏沐橙说,“饿不饿?是等等看?”

“老韩你们呢?”

苏沐橙听见,却没有独断决定,转身轻柔地询问剩下两个人,“卫蔚饿吗?如果现在觉得饿,我们就不等了,干脆换一家吃吧。你们不是还有事情要谈?最好别耽误。”

“哪里,就是谈个活动,没那么急。”卫蔚闻言,看了韩文清一眼,灿烂明朗地笑起来,“好事多磨嘛。”她摊了摊手,模样潇洒,继而指向旁边,“你们先坐,我去拿号。”说完,没有停顿,已经非常体贴地朝前台走去。

叶修见状,伸手不紧不慢就拖了最靠近的一把高脚圆凳给苏沐橙。

“穿成这样,也不嫌累。”接着他不甚赞同,难以理解地瞥了眼对方的高跟鞋,神情参杂了不动声色的调侃与谴责。

“好看嘛。”苏沐橙在声调中嫌弃他“不懂欣赏”,说话时却是带着笑意的,“累不累,分你一半椅子呀?”说完,竟然还大慈大悲,假模假样地挪了挪。

“闹吧你就。”叶修无奈。

韩文清站在原地,脸色平静,也没有说话。卫蔚很快就拿了小票回来,“59号,”她将纸片展开,“我问了问,排在前面只有6桌4人的。”

“也就是等30来分钟的样子吧?”苏沐橙抬手接下小票,略微摆弄,视线掠过排队人群。而这个时候,叶修却已经出去拿了第二把椅子,走过来弯腰放在一边,示意卫蔚,“坐吧。”

“哎,”对方的表情有点惊讶与不好意思,“麻烦了。”

“不麻烦,应该的。”叶修颜色平淡。

与此同时,苏沐橙却忽然抬起胳膊,不着痕迹地揪了揪他的衣服,“…喂,现在没事,竞技场双排一场呗?”她狡黠地问,跃跃欲试,“我想积分换条项链。”

“又换?”叶修掏出手机,顿了顿,“啧”了一声,继而打开荣耀竞技场的兑换榜单,“哪条啊?我看能不能给你直接换了。”

“嘁,不要你的,我就只差几场了,”苏沐橙说,斩钉截铁地很有原则,“单人赛就是打起来稍微麻烦点,毕竟双排赢积分会更快嘛。”

“行吧,打就打吧。”叶修清楚对方的性格,条件反射地叹了口气,转而微笑起来,“既然不让帮忙换,那我就拿君莫笑了啊。”

“好呀。”她说。

“咦,”卫蔚靠在苏沐橙旁边,这个时候,刚好看见手机屏幕上缓慢展开的游戏logo与登录界面,“是荣耀啊,”她问,表情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,“沐橙也玩?”

“嗯,随便玩玩。”苏沐橙说,微笑着柔声解释,“跟老韩他们不能比,打得非常一般啦。”紧随其后,她便戴上耳机,熟练地略微操纵,枪炮师已经步履轻盈地转向竞技场。

如此,直到沐雨橙风与君莫笑在竞技场碰面,系统程序按照组队最低排位随机分配对手,比赛不疾不徐地开始了40秒后,在四周嘈杂噪音的环绕浸润下,卫蔚才骤然惊觉:纵然苏沐橙与叶修照顾环境,公共场合礼貌地戴上耳机隔断,游戏声效传递不出,可眼前这一场竞技场,没有大声呼喊的指挥;偶尔失误,心急火燎相互推卸的责备谩骂;更有甚者,就连普通玩家寻常操作中,难以避免的提醒示意也一概缺位。

未免也显得别具一格,过分“安静”了些。

然而这个时候,“安静”与身旁苏沐橙手机屏幕上的“饱满血线”相得益彰,不出意料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。

卫蔚变得由衷惊讶起来,甚至感觉到了一丝不可思议,比起苏沐橙此前谦虚谨慎地自陈“打得不好”,更惊骇的则是她与叶修的配合是有多么的“默契无间”。后者带动节奏,前者响应节奏,几乎是流畅无比,毫不凝滞的。

竟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?

“天啊,”她抬起视线,望向唯一一个没戴耳机,此时此刻还能交流上两句的韩文清说,“你知道他们,”卫蔚轻轻指了指,“一直都能打这么漂亮的配合吗?”

环境喧嚣。

“什么?我不…”韩文清站在靠近卫蔚的一边,他听见身旁的声音问话,却仿佛有点猝不及防似的,整个人都剧烈地顿了一下,卫蔚感觉到,敏锐地仰起头,可还没来得及仔细分辨,对方就已经很快察觉,继而收回视线,清了清喉咙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韩文清回答,嗓音显得略微沙哑,“沐橙的游戏,”他垂落视线,“基本就是叶修手把手带起来的。”

“这么厉害?”她诧异道。

“叶修?”他转过侧脸,神情莫辨地沉默了几秒,“如果不是来学临床了,会跑去打荣耀的职业赛也说不定吧。”

“哇,”卫蔚闻言,眼睛顿时有点闪闪发亮的,她望了望旁边,表情感慨,“是这么甜的吗?”

“什么,他们不是…”韩文清听明白了,愣了片刻,当即眼睛一黯,下意识地想要澄清反驳,可这个时候,苏沐橙忽然“哎”了一声,“赢啦,”她放下手机,兴高采烈地宣布,“胜利在望,再来一局!”

“鱼塘局,”叶修取掉耳机,慢悠悠地瞥了对方一眼,“至于这么高兴。”

“那是你的君莫笑等级太低了,”苏沐橙说,“赶紧练起来嘛,不行我带你啊。”

“带我?”他听见,笑起来,“反了你了。”

“是你自己要拿君莫笑的嘛。”对方见状,不以为然地嘀咕,有些似真实假的不忿,“不满意就用「一叶」呀,高端局里面虽然玩家稍微难打了一点,可我也不怕麻烦。”

叶修听见,紧随其后,明显是故意地摇了摇脑袋,“想帮你快点上分吧,结果现在还不满意了。”他啧了一下,“不领情啊。”

“不和你说了,抓紧时间再来一局!”苏沐橙跟他拌嘴拌得告一段落,这时兴致盎然地拍了拍手,转而催促道,“来嘛,快点。”

“这就是请人帮忙的态度。”对方叹息一声,表情无可奈何,好像看破了什么红尘似的,“来了来了。”继而回答着,重新戴起耳机。

他们两人联手,虐菜鸡犹如割韭菜,简直是轻而易举,如履平地。连赢几盘,积分转瞬就已经赚够了,甚至绰绰有余。苏沐橙得偿所愿,乐颠颠地跑去兑换,项链装备上欣赏完后,很得意地拿给叶修炫耀,“看,是不是特别漂亮?”

对方研究似的看了几眼,“嗯嗯”两声,却明显是个非常敷衍的态度,“好看,好看。”

“敷衍。”果不其然,苏沐橙即刻识破,“没诚意啊。”她说。

“嗨,你就放过我吧,”叶修眼见这一次没法浑水摸鱼,蒙混过关,立刻就举起双手,软绵绵地挥舞两下,诚恳地示意她白旗投降,“审美不够,真心看不出来有什么分别。”

苏沐橙还想说些什么,却不妨忽然有餐馆服务员出来喊,“59号,59号的4位客人在吗?”是提醒座位这时已经排到了他们,只好收拾东西先站起来,“走啦走啦,吃饭。”

卫蔚也站起身。

韩文清却没有立刻跟上,他等在原地,不动声色,一直等到了叶修懒散地退出游戏,卷起耳机线塞回口袋,把视线移向他,与此同时,苏沐橙拉着卫蔚结伴走进餐厅,“…你,什么时候练的这个号?”他问。

“君莫笑?”叶修听见,漫不经心地想了想,“就这两个星期?”

说完,他笑起来,“走了,吃饭。”

继而越过韩文清,一个人走进了餐馆。

soho这家西餐馆装潢精致,气氛幽静,落地玻璃通透,光线却很暧昧地倾泻下来,衬托得整场氛围毛绒绒的。叶修一路走到餐桌,习惯性地左右打量,也难免感叹了一下。

等到他终于找到地方,拖开椅子刚刚坐定,身旁已经研究了一会的苏沐橙飞快地就把菜单挪了过来,表情兴致勃勃的,好像一只眼睛黑豆豆圆滚滚的小仓鼠,“你吃什么?”她问,摆明了是个“包藏祸心,图谋不轨”的样子。

叶修见状,很懂的,马上心领神会,略显玩味地斜觑了对方一眼,“想干什么?”

“嘿嘿嘿,”苏沐橙很讨好地笑了笑,脸颊颜色红润,“我知道你吃饭不挑,不如我们一起点这个吧?”她非常小声跟他商量,搞得仿佛挺神秘莫测似的,“…有特供甜点。”

叶修有些怀疑地拿过菜单,“啧,不是嚷嚷要减肥?”一边还在不疾不徐地问,“我早就说了没这个必要,你已经够瘦的了。”一边视线扫过对方指点的位置,没看几眼,神情顿时了然。

“树莓糖霜提拉米苏,樱花味布朗尼,覆盆子慕斯蛋糕”,不出预料,都是颜色粉嫩,口味甜蜜,女孩子最喜欢的难以逃脱的甜点类型。

结果再瞟一眼:“情侣套餐”。

“你怎么净让我干这种名不副实,滥竽充数的事儿呢?”他也是无可奈何了,叹了口气,拍了拍桌子,“胡闹。”

“我总不能拉老韩或者卫蔚跟我拼吧,”苏沐橙无辜地咕哝,满脸希冀,“点一次嘛,大不了我请客你,不要AA。”

叶修停顿几秒,“行了,”他说,笑了起来,“就个套餐,还能不答应你吗?”

于是,轮到点菜的时候,苏沐橙坐在位置上,姿势笔挺,满怀期待地望着对方,眼睛发亮,晶莹剔透。叶修不经意地看见,也是好笑,只觉得她一股孩子气,这些年来几乎都没能改变,嘴角不由自主地弯了弯,弧度轻微,然而就是非常好看。

紧接着,餐桌旁边,服务员就问他了,“先生需要点什么?”

“这个情侣套餐。”叶修说,“可以吧。”

“当然,没问题。”对方回答。

记完,随后,“那这位先生呢?”服务员把视线转向了坐在叶修对面的韩文清。

韩文清听见声音,却没有说话,只有目光难以察觉地,艰涩地动了一动。可暖黄色的光线垂落下来,谁都很难发现这一点。他看起来只像单纯地出了神。

“先生?”

服务员重新出声提醒了一遍。

韩文清抬起头。

“就这个套餐吧。”他咳嗽了一下,很简练地说,没有看任何人。

整场晚餐就这样吃了下来,气氛微妙地保持平衡,缓缓流动。卫蔚和韩文清把外联部与学生会的一些活动合作敲定了,苏沐橙却跟叶修吃完主食,不断地挑着这个甜点那个甜点尝来尝去。

对面谈话说到半途,偶尔停歇,卫蔚就着玻璃杯喝水,继而仿佛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突然地“哦”了声,“我以前和朋友出去吃饭,”她点点餐桌,说趣闻轶事一样,“他们也是点的情侣套餐,结果第一道菜端上来后,餐馆竟然要求必须当场接吻才能吃。”

“哇哦。”苏沐橙闻言,挑了挑眉,“这么刺激的吗?”小小地惊讶感慨。

韩文清看向对面。

此时此刻,光线笼罩下,叶修的嘴唇光泽饱满,犹如涂了薄薄的一层釉,看得人心中轻轻牵扯,控制不住地悸动,是深深的红色。

“哟,那可够麻烦的。”

然而他只是说。


吃完饭,四个人AA结完账单,走出餐厅,叶修刚吸了口气,却见苏沐橙忽然侧身,出乎意料,蓦地搂住了卫蔚的胳膊,“晚上有事要忙吗?”她微笑着问,“如果没事,我们一起去前面逛一逛吧,有几家店衣服款式很不错的!”

卫蔚也是措不及防地顿了顿,接着反应过来,立刻说,“好呀,我晚上没事。”她点点头,却依然看了韩文清一眼,“那,我们…”

“那我们就先走了?”苏沐橙说,已经替她补足了结尾,视线却是意有所指地望着叶修,极富煽动性,叶修瞥见,一个刹那,也不知道到底应该说什么好了。

“早点回寝。”最后,他嘱咐。

“知道啦,我会注意的。”苏沐橙挥挥手,“抓紧时机!”后一句是拿眼睛给他的提醒。

很快,只剩韩文清跟叶修两个人停在原地,韩文清站在他的背后。凝视了几秒苏沐橙越来越远的背影,叶修罕见地感到了一丝疲倦与束手无策。“抓紧时机”,他想,心里苦笑,和对方在一起这些年,如果可以,时机早就在那儿,何必需要等到现在。

“走吧?”

然而躲是躲不过的,踌躇片刻,韩文清声音终究响了起来,“地铁还是打车?”他问。

“等地铁吧,打车多浪费钱。”叶修转过身。这个时候要自己和韩文清困在一辆出租里,确实太强人所难,“又不着急。”

“好。”

夜幕渐深,不经意间,soho也到了最热闹繁华的时段。叶修拿出手机看了眼,随身没带充电器,手机早就切成省电模式,屏幕变得黯淡起来,无精打采。“现在好了,”他想,“怎么跟韩文清耗完这段路。”结果,还没来得及让他想出什么解决方案,“别玩了!”一只胳膊忽然横伸来,狠狠地挡了一把,声音里莫名其妙地藏着恼怒与难以抑制的焦躁,“什么习惯?走路看不看路的?”

叶修随即反应过来,“看了看了。”没有辩解,很乖觉地就收了手机。刚抬起头,韩文清的脸色顺理成章映入眼帘,“走吧。”他招呼道。

走出几步,不知为何,对方却没跟上。

“老韩?”

叶修听见,有些疑惑,心下跳落一拍,试探性地喊了一句,正要转身。

“…来了。”韩文清却已经按住他的肩膀,掌心微微收拢,没让叶修能够移来视线。热意滚烫地穿透衣料,“走。”继而回答。

一路乘地铁到学校,回到寝室,已经是快10点钟了,出乎预料,房间里依然空荡荡的,竟然只有他们两个。叶修把手机一放,动作轻捷,带着换洗衣服便钻进浴室。韩文清沉默了会,面无表情地翻出抽屉里的打火机与烟。

走出走廊,在楼梯拐角,张新杰刚巧拿着一堆资料上楼,目光无意闪动,不期然地就看见迎面走来的对方手里捏着的烟,“你…”他短促地顿了顿,眼镜折射出来形迹模糊的光线,“去楼顶?”继而问。

“嗯。”韩文清没有掩饰。

“一起去?”

对方闻言,笑了笑。韩文清听见,条件反射地愣了一会儿,嘴唇突地扬起一个弧度,“怎么,已经有这个必要了吗?”

“刚和学弟编完论,正好吹吹风,放松一下。”

张新杰说。

楼顶在10层,韩文清和张新杰断断续续地沿着楼梯一共爬了8层,等最终打开天台的两扇玻璃门时,两个人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,耳膜鼓噪,鬓角与后背沾着稀薄的汗意。然而一推开门,温度冰凉,夜风萧瑟,当即蛮不讲理地袭卷过来,势头猛烈,根本不由分说,转瞬涨满T恤下摆。

韩文清走到栏杆旁边,没有说话,先给张新杰点了一根烟。

“谢谢。”对方略微整理,弯腰把那叠资料放在脚下,随后看了眼,“芙蓉王啊。”

“抽不惯?”他问。

“抽的不多,”张新杰略显生疏地抖了抖手腕,“基本可以。”语气很平静。

韩文清点燃了自己的一只,姿势熟练,抽得很快,两三口迅速地烧下去,已经要见底,紧随其后,张新杰看他换了第二根,放在唇间,胳膊悬在栏杆上,勒出痕迹。

他没说话,只是沉默。

第二根抽完,韩文清点了第三根。

“现在还能换寝室吧?”

对方忽然问。

“…应该可以,但流程你也能想到的,非常麻烦复杂,辅导员,物业科,宿管阿姨都要谈上几轮。”张新杰听见,思索一下,言简意赅,“如果不想做表面工作,那就只有找其他愿意换宿舍的学生,私下协商私下解决。”他转过眼睛,“但无论是两条路中的哪一条,你和寝室都必须有足够鲜明对峙的矛盾。”

“矛盾?”韩文清重复一遍。

他弹了弹烟灰。

“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。”张新杰抽完,将烟摁熄了,踩在地上。

“晚上吃饭,他和苏沐橙一起点的情侣套餐。”韩文清说,紧接着抬起视线,有幸瞥见对面脸上露出控制不住的惊讶诧异。

“…老叶和沐橙?”然而张新杰很快冷静下来,恢复成缜密谨慎的模式,“他们要在一起…”

“要在一起早在一起了?”韩文清没有避讳,风轻云淡地替他说完整个句子。

张新杰闻言,卡壳一般地顿了一下。如果换位思考,他想,借着微薄的光线不动声色地观察韩文清的眼睛,“在不在一起”这件看似最紧迫的事,平心而论却没有那么重要;重要的是,在看见某些场景后,恍然醒悟“无论他与谁在一起,都最不可能跟自己在一起”的感觉。

“你舍得吗?”

于是,张新杰换了个问题。

“每天待在寝室看他,肯定舍不得。”韩文清很坦然,但这种坦荡终究来源于“无可奈何”,“假如宿舍换不了,搬出去总行吧。”

“这个学期申请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对方提醒。

韩文清把目光投向楼底,有好几对情侣模糊地在花坛附近拥抱亲吻,气氛浓情蜜意。他想起自己在soho广场凝视叶修背影,那一刻,难以言喻的,他忽然雷霆般地被一个想法击中:自己确实可能永远得不到这个人了。

“我知道,”他说,“再说吧。”

“要小心爱与不爱之间,离得不是太远”🎶

评论 ( 5 )
热度 ( 84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