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擎云 4


“我说。”

一只铅笔戳了戳叶修后背,“你最近怎么总和沐橙坐一起。”

“有话说话。”

叶修听见,懒得理会黄少天,身都没转,将组织胚胎学的书翻开,“怎么,是你心怀叵测,有什么企图吗?”

“嗨!”这个指控简直是飞来横祸,无妄之灾,对方立刻不乐意了,随即反驳,“你别瞎说。我是看你一个老爷们没事,成天颠颠地跟妹子一起坐,非常影响苏妹子桃花的好不好。”

“是嘛!”

苏沐橙坐在叶修旁边,闻言乐呵呵地侧过脸来,笑眯眯地望向黄少天,神情狡黠,“什么桃花呀,哪一朵?”她竟然还兴致勃勃地掺和,不紧不慢添柴加火的模样。

“对啊,是吗?”叶修笑起来,故意把手搭在苏沐橙的椅背上,漫不经心地敲了敲,声音闷闷的,“沐橙你说呢?”

“没觉得呀。”对方回答,双簧似的一唱一和。

“哎,你别跑来捣乱!”情况顿时变得有些棘手,黄少天觉得叶修真是很烦了,挥挥胳膊,顺从心意把对方玩笑一般打了一把。

“就我上次说的,就是篮球队一起打篮球的那个男生,”随后,他费劲儿将话题拖回正轨,旁敲侧击地问苏沐橙,“你考虑一下没有?人家表示对你一见钟情的,掏心掏肺,日思夜想。”

“很喜欢吗?”

苏沐橙微笑了一下,表情温柔体贴,却是四两拨千斤的语气,“那你让他当面来自己说吧。总叫你传话,你也是很累的。”

“我去。”黄少天见状,停了停,感觉也很为难了。他确实是跟那个男生关系不错,也觉得男生品质不错,不然不会干牵线搭桥这种事。可纵然受人拜托,事关感情缘分,“总要喜欢才行”,无论再怎样委婉地旁敲侧击都有点难拿准分寸,就算是敏锐如他也一样。

“…都怪你。”几秒钟后,他叹了口气,忽然放弃似的,掉转方向,继而恶狠狠地捏了一把叶修肩膀,有点气咻咻地抱怨,“近墨者黑,苏妹子现在都被你带得这么狡猾了!心脏!”

“嘿,你这就是纯属迁怒了啊。”叶修没来得及防备,一个刹那,给他捏得重心不稳,前俯后仰,翻书的手颤了颤,差点把纸扯破,“以后免费月老的事别做,乱点鸳鸯谱。”接着补了一句调侃。

这句话一出,后排坐着的喻文州都默不吭声地笑了。

“哼。”结果被打击后,黄少天却没沉默多长时间,几分钟过去,颜色笑嘻嘻地,他竟然又重新凑了上来,“星期五篮球赛打决赛了,”他说,“来不来看?”

“想干什么?”叶修问,掀起视线。

“你如果要来,顺便就把苏妹子带来呗?她最听你的话了。”对方咕哝,窃窃私语,算盘噼里啪啦地打得飞快,“平心而论啊,我真没想非要成这事,就是给彼此一了解机会,否则我很难交待嘛。那个男生真心挺好,常打球的都认识,知根知底,不相信你可以去问韩文清啊。”

“韩文清”。

叶修顿了一下。

他几乎是无意识地抬起眼睛——此时此刻,韩文清与张新杰一起坐在前排,从阶梯教室望下去,对方的后颈露出了一截,光线斑驳地照在皮肤上,纹样星星点点,看起来出乎意料地显得耀眼。

“问这个?”

然而,叶修却弯了弯嘴角,语气平淡,“没意义,本质上你情我愿的事。”

“你情我愿”这几个字,确实是无懈可击了,有理有据到简直让人生气。黄少天听完,顿时也变得语塞,“感情也是能培养的嘛。”于是最后,他只能“啧”了声,明显的有些无可奈何。

“好了。”喻文州拍了拍他,习惯性地出来打圆场,“归根结底,你把话也带到了,毕竟沐橙喜欢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哎呀,说的好像我要勉强一样,我没有啊,何况这个哪里能勉强得来?”黄少天挠挠额发,满脸“你懂的”的意思,“就是多个选项。”

“苏妹子的选择已经可以绕学校一圈了,绰绰有余。”措不及防,李轩忽地吐槽了一句,“黄少你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

“哎,我说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…”

他们沸沸扬扬地闹起来,好像水烧好后,瓶里连续不断冒出的水泡,咕噜噜地发出声响。然而作为“话题中心”的苏沐橙却没继续听下去,她有点担忧地碰了碰叶修,“老叶…”

“嗯,没事。”叶修心领神会,安抚似的朝她笑起来,仿佛她才是最需要安慰的那一个,“总会习惯的。”

窗框的阴影斜斜地照在他的眉宇间。

“…嘿。”结果没等到叶修的话尾落下,尘埃落定,课间休息热烘烘的喧嚣繁闹中,李轩忽然悠悠地感慨了一句,猝不及防。

“我说,老张怎么这样不解风情呢?”他将视线移向前排,扬了扬下颌,示意周遭张新杰的举动,“给人谈对象的让个座嘛,成就情侣一对,胜造七级浮屠。”

“哦哟,”黄少天愣了愣,反应却很快,“下节是病原微生物。”他看见卫蔚站在韩文清旁边,立刻记起来课表,眼睛随后一亮,“对了,老韩什么时候请朋友圈吃饭啊?”接着拍了拍桌,模样有些不满,“前段时间打篮球那会还装呢,竟然妄想隐瞒敌情,暗度陈仓。哼哼,幸好被我火眼金睛识破了!”

“行了啊,你歇一歇。”李轩听不下去他了,开口打断,“明明是戴妍琦碰巧拍到老韩和卫蔚一起自习的照片,”表情嫌弃,“你就不要事后诸葛了。”

“我怎么就…”

“还没有吧。”然而,一直没说话的喻文州突地笑了笑,语气平淡,“如果已经在一起了,凭老韩的性格,我觉得是不会赖帐的。”

“以老韩的性格,都是这个程度了…”李轩说,神情略微疑惑,“明显心照不宣,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捅了吧。”

“窗户纸也是纸呀。”

可对方回答,波澜不惊。

与此同时,苏沐橙闻言,倏地就握住了叶修手腕,紧抿嘴唇,露出一条堪称锋利的弧线。

叶修很平静地看向她。

“你,”她张张嘴,鼻子皱着,眼睛微微发红,难过得几乎快要哭出来了,“真的不说吗?”继而小声又坚定地问着。

“让他为难吗?”

他摸了摸她的手腕。

“老叶!”恰巧这个时候,黄少天出声喊他,接着伸手试探性地轻轻推了推,“你一个寝室,最方便,帮忙探探口风呗?”

“探什么?”叶修问。

“明知故问!那还用说,当然是免费晚餐的口风了。”对方立刻回答。

“行啊。”他不动声色地笑起来,“没问题。”

结果,微生物课刚上到中途,乌云凝集,天气突变,没能够等到课程结尾,雨势瓢泼,积水就已经饱满地汇聚了起来,模糊地蒸腾出雾气。树叶也漫不经心的,在基础教学楼的玻璃窗外摇晃着发出“啪嗒啪嗒”的连续声响,旋律散乱,节奏沉闷又凝重。

黄少天晚上有公选课要赶,刚打完铃声的刹那就已经疾如流星地蹿去清真食堂吃饭了,留下身旁的李轩一个,见状一边收书哀嚎,一边表情愁苦地频频抬头,“完了完了。”他唉声叹气,有些没精打彩的,“我没带伞啊,出去肯定淋成落汤鸡,现在自习室还有空座收留我吗?”

“没事,我带了。”谁料喻文州闻言,随手就掏出了书包侧兜的伞递给对方,接着跨上肩带,“挤一挤应该没问题,还是你选择饿着肚子继续待在自习教室?”他几步迈下阶梯,说完,转而望向叶修,语气询问,“老叶你呢?”

“我?我容易啊,蹭沐橙的走呗。”对方笑起来,颜色悠哉得几乎让人嫉妒,“沐橙晴带雨伞,饱带干粮。”

“有点炫耀啊,这个语气。”刚刚获得拯救的李轩忍不住说,“啧啧”两声。

“嗯,是有一点。”喻文州点了点头,继而就被李轩勾着转身拉走了。

叶修很快收拾好了东西,苏沐橙坐在他旁边,这个时候正翻来覆去地看一些微博上的趣味性小段子消耗空闲,屏幕微微地发着亮,映照她眼睛里不动声色渗出的笑意。

气氛静谧,好像都要变得粘稠了。

“走吧。”

叶修耐心地等了会,随后说。

“嗯?你怎么就收好啦,”对方把雨伞拿出来,嘟囔了句,“那走吧!”


一出教学楼,雾气般的雨顿时包裹笼罩而来,密不透风,围墙一样。

“天气预报说了要下雨的。”

雨点或轻或重地撞击着伞面,发出断续的“啪嗒”声,苏沐橙挨靠叶修,感受到身旁虚虚弥漫的温热热度;另一边,叶修擎着伞,依循对方的步伐节奏一起小心翼翼地走下台阶,躲避深浅难测的积水,“…这次没带伞,乒乓球赛那次也没带,就会顶着脑袋淋雨,自己都照顾不好,还想当医生呢。”她最初只想说一句,哪料到情绪顺水推舟,一句缀连一句,越说竟然越有了生气与埋怨的意思,于是闸门一松,担忧指责起来索性就不讲究什么逻辑缜密了,纵然掺杂最浓的始终是无可奈何,“你的伞呢!”

“我的伞?”道路湿滑,叶修把伞倾斜向苏沐橙,让出勉强干燥一些的位置给她走,“老韩那吧。”他想了想,沉默几秒,随后回答。

“…怎么在他那啊?”她愣了愣,皱起眉。

“上几个星期?”叶修琢磨了一下,没继续较真,“老韩去复印资料,接着有事要跑教学楼一趟,结果伞搁在店门口,出来发现不知道是被人拿错还是偷了。我顺便就救了个场呗。”

“那伞呢?已经几个星期了,他不准备还啦?”苏沐橙问,语速很快。

甚至罕见的有些咄咄逼人。

“嗨,你怎么还计较这个呢,看这小气劲儿。”叶修笑起来,清楚对方是再明显不过的“打抱不平”的迁怒,“实在不行,我去新买一把。”

“哼,好啊!”

谁料下一句,苏沐橙立刻接道,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”这就是赤裸裸地在赌气了。

“嘿,是谁刚在课间还撺掇我去挑破窗户纸的?结果现在转眼就变成「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」了。”叶修见状,没忍住逗她,“变卦得这么快。”

“你还开玩笑呢!”

她都要被他惹得气笑了。

“沐橙。”然而一阵风却忽然吹来,气流搅动出漩涡,伞面斜斜地鼓涨,吃饱了仿佛一张船帆,好像即刻就会破裂。叶修费了点劲,拿胳膊将伞柄硬压了下去,勉强挡住无头苍蝇似的纷乱的雨丝,与此同时望向对方的眼睛,“你情我愿的事。”他的神情冷静且平淡。

她停顿几秒,转过脸。

最终走到苏沐橙寝室楼底的时候,伞面一路倾斜,成果喜人,叶修露在外面的肩膀与裤腿几乎全部湿透了,T恤绵软,水渍一直晕染扩散到衣襟,没有一点地方幸免于难。

“…都湿了!”踏进红褐色的屋檐,苏沐橙见状,条件反射地要从包里拿纸,可动作刚做,胳膊都还没来得及抬,却已经被叶修拦了下来。

“不麻烦了,站一下歇会儿我就回去。”他说着,语气安慰,“伞等雨停了还你,现在别费事了,赶紧回去洗个热澡。”

“什么麻不麻烦,你就是懒!”

苏沐橙闻言,顿时又有些气鼓鼓的。叶修没反驳她,拿着伞柄靠站在阶梯上,只是态度狡黠地牵了牵嘴角,笑眯眯的,看得人简直要没脾气。

她绷了会,终究松下肩膀。

妥协一样。

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。”苏沐橙凝视几秒景物,随后轻轻咕哝,仿佛挺惆怅似的。

“上楼去吧。”叶修只温声说。

水塘斑驳,镜面映照着来往人潮。雨水瓢泼又汹涌,几乎把校园变成了围城。

回到寝室,他卸了书包,整个脑袋放空片刻以后,刚想起要把苏沐橙的伞撑着放在阳台上晾一晾滤干,紧随其后,忽然就在繁杂的雨声背景里分辨出阳台旁边、浴室紧闭门中传来的淋浴水声。叶修愣了愣,随后抬头,视线扫动几下,继而看见韩文清椅背上正搭着的一件湿淋淋软绵绵的深黑T恤。T恤下摆在地板上晕染出或深或浅,颗粒或疏或密的的水痕,某个刹那,犹如极抽象的一幅画作。

他沉默几秒,凝视了一会。

浴室门被打开了。

“吱呀”一声,韩文清上身套了件款式宽松的短袖,满身萦绕热气,出来这个时候望见叶修,也是顿了一顿,“回来了?”

“嗯,”叶修点了点头,接着扬起下颌,示意韩文清自己椅背那件全湿透了的T恤,“你不是穿防风服么,怎么还能淋成这样。”

对方看了眼。

“借别人了。”继而道。

果不其然。叶修突地很平静地想,想自己和苏沐橙说的“你情我愿”,此时此刻却仿佛置身事外,毫无关联一般。平心而论,漂亮话有谁不会说呢?他笑了笑。然而在这个世界上,道理终究是“知易行难”的。

苏沐橙那把薄荷绿颜色打底,点缀鹅黄小花的伞在阳台上因为风声轻轻震动。

“…星期五篮球赛,”然而对话却还没结束,“黄少天他们约打完了吃饭,你来不来。”韩文清问,表情平淡,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叶修闻言,没有立刻回答,只是先弯腰伸手拧亮了台灯。房间里燃起暖黄色的光线。

“星期五?”随后他说,“看实验室那边的情况吧。”

“夜雾那么浓,开阔又汹涌”🎶

抢楼一律删评,说过很多次了。本来就没什么评论,不要再在这个问题上膈应我

另,如果喜欢就请点赞推荐,写手不是永动机,能靠爱发电一时也没法靠爱发电一世,相互体恤,皆大欢喜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10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