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月,富贵草霜

© 江潮
Powered by LOFTER

[韩叶]擎云 5


“我们已经开始玩狼人杀了。”

叶修拿起手机,视线略微偏了一下,苏沐橙的语气显得有些百无聊赖的,“你不来玩真的好无聊哦,来不来嘛。”

“…朋友在催?”这个时候,身旁一直在看显微镜的吴雪峰忽然抬起头,很好脾气地对他笑了笑,“如果有事就先走吧,没关系,不要熬了,还剩几个培养我来结尾,结果等后天看就行。”他说着,习惯性地揉了揉额角,微微眯起眼睛,“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再晚点你的学生卡刷不开教学楼,又要拿我的研究生卡走了。”

“嗨,”叶修闻言,笑起来,“没事。”他说,“他们打完篮球赛聚餐,表面是喊着一起吃喝玩乐,目的就是想多一个人AA结账。”他竟然还能游刃有余地开出个玩笑,继而才丢掉枪头,把100ul的移液器放回架台,“培养费不了什么时间,先晾这些人一下,等弄完哥再去救济他们。”

于是,等他做完培养,最终换掉实验服,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,苏沐橙期间断断续续报告实况似的给他发微信消息,很明显看得出来是一心二用,根本没认真计较输赢。果不其然,叶修刚换完衣服,口袋紧接着“嗡嗡”两声:“…喻文州好心机哦!”他将视线扫过去,“又是屠城,好生气!算得简直跟有读心术一样!你再不来上场自动入替,免费拉取仇恨一下,他就真的成过街老鼠被大家投票一轮游了!”

屏幕光线明亮。

“来了。”他给苏沐橙回复,“…师兄忙,我先走了。”随后朝吴雪峰打了个招呼告别。

“玩得高兴,及时行乐。”吴雪峰笑眯眯地嘱咐,挥了挥手。

KTV包厢里,“滴滴”一声,苏沐橙正喝着水呢,手机忽然收到消息,刚瞥了眼,表情骤然就“哗啦”地闪烁了一下,亮了起来。喻文州坐在她旁边,看得愈发清楚,接着弯了弯嘴角,“老叶做完实验来了?”

“嗯,乘地铁吧,大概没十几分钟就到了。”她笑了笑,好像很得意的样子,“你还能抓紧时间继续嚣张一把哦。”

“哎,”喻文州闻言摇摇脑袋,假意地叹了口气,很演戏又很柔和地说,“如果早说出来,我怎么也不能和妹子争输赢的呀。”

苏沐橙见状,心里好气地“嗨呀”了一句,平心而论,这种以退为进的手段真是没有谁能比喻文州更熟稔了,不说演戏真诚,姿态竟然也漂亮,道理沉默寡言地永远站在他那儿,“这样吧,打完现在一把,换我当上帝?”随后特别懂地就顺势让了位置。

“这么说还怪我没有早说喽?”谁料话音刚落,苏沐橙却仿佛得理不饶人,依然故意调侃了喻文州那么一下,心里配着音“哼哼”的。

结果,“哪里,老叶来了,你不说我也要主动让的。”喻文州乐呵呵地洗了把牌,避其锋芒,简直丝毫不为所动。整个人都是春风化雨、修炼成精的模样。

“哎呀我说,赶紧游戏开始吧,老叶现在在路上没来呢,苏沐橙你管他干什么。”C型沙发对面,黄少天连声催促,随手拍了拍玻璃桌,替喻文州帮腔,“这把谁上帝啊?”

“我是上帝。”与此同时,卫蔚翻开牌面,示意了一下全场。

“哦,行吧,不提就不提了,”苏沐橙侧过脸,一挑眉,语调风轻云淡,“归根结底,你是「今朝有酒今朝醉」那种嘛,明日难愁。”

“嘿!”

“那开始吧。”卫蔚抓紧时机,当机立断地说,“天黑请闭眼。”

韩文清一直没有说话。


叶修到KTV包厢时,好巧不巧,一局刚刚结束,喻文州负责收牌洗牌,抬起头看见他,“真巧啊,你掐点来的吧。”对方随意说着,表情略微感叹,“正好一盘刚完。”

“哦?你下场吧?”

叶修没跟他敷衍客气,书包递给了苏沐橙后,直接就问。

“嗯,商量好了,换我当上帝。”喻文州回答,动作敏捷地理清完牌面,接着起身,“来吧,叶神你坐,我换位置。”

“那个,我去厕所,”结果随后卫蔚也站了起来,先走出一步,好给喻文州让出空隙,接着,她朝旁边聚集玩斗地主的另一群问,声音明朗,“你们有谁是愿意替一下的吗?”

韩文清抬起视线,目光凝视着朝里挪动的叶修。

“啊?我来我来。”一个篮球队的男生说,立刻举手改弦易辙,眼睛里无意识泄露出的一丝情绪隐隐抱藏激动,“…那个,”然而紧接着,他却又有些紧张地补充,“操作不很熟练啊,如果有纰漏,麻烦请大家包涵。”叶修察觉,不着痕迹地轻快瞥了眼,停顿几秒,忽然就认出来他就是喜欢苏沐橙,要黄少天牵线搭桥的那个篮球队队员。

“一见钟情?”他望向她。

“喂,严肃点,别闹啊。”苏沐橙听见,拿胳膊肘隔着韩文清撞了依然站立的叶修一把,拉出一段距离,做了个“威风凛凛,杀气腾腾”的夸张模样,“我警告你,祸从口出。”

“好好。”他笑起来,投降了,“你让我…”

“生气了,不让,你坐那吧就!”

叶修无奈了,没有选择。

“行,那就开始了啊。”喻文州平静地提醒一声,把12张牌依照次序传了下来。

“注意看牌。”

他说完,还很有气氛地敲了敲玻璃桌面,“第一夜,天黑请闭眼,”游戏开始,“丘比特请睁眼。”

苏沐橙睁开眼睛。

“请选择你要链接的恋人。”

她耸了耸肩,伸手指向7号与8号。

“好,你确定,要链接的恋人是这两位吗?”喻文州指了一指两张号码。

苏沐橙理所当然地点点脖颈。

“好的,”喻文州微笑,继而抬起胳膊,不动声色,“那么,请现在拍到肩膀的人睁眼,确认彼此恋人身份。”

叶修睁开眼。随即,他就看见了C型环绕沙发旁边,座位紧贴墙角折拐的韩文清。

“…女巫。”他微妙地顿了一个刹那,继而迅速地反应过来,做了个喝药的动作,韩文清看见,沉默地点点头,拇指朝下,“狼。”两人确认完毕,彼此重新闭上眼睛。

“好,确认完毕,狼人请睁眼。”

四只狼睁开眼睛,彼此确认身份。选择杀人对象,11号与12号黄少天直接将手指向叶修,“一轮游。”黄少天很不客气地做出口型,要防范未然、未雨绸缪。孰料韩文清看见,竟然出乎意料地面无表情摇了摇头。

“那,6号?”眼见如此,对方只能勉强妥协。

“可以。”韩文清同意。

“好,确认杀的是,”喻文州望向身旁,比了数字,“这个吗?”

狼人点头。

“好,狼人请闭眼,预言家请睁眼。”

1号睁开眼睛。

“你要验证的身份是?”

1号没有犹豫,指向韩文清。

“好的,他的身份是。”喻文州将拇指朝下,面带笑容。

1号点头,闭上眼睛。

“女巫请睁眼。”

叶修整个人都靠在沙发上,听见声音,不紧不慢地掀起视线示意喻文州。

“昨晚被杀的是,”对方做出手势,“请问你要解药吗?”

叶修轻轻摇头。

“毒药?”

依然摇头。

“嗯,好,女巫请闭眼。猎人请睁眼。”

3号李轩睁开眼睛。

喻文州按照惯例询问完毕。

“天亮了,”紧随其后,他笑了笑,“请睁眼。”

12个人睁开眼睛。

“下面开始上警。”

1号,4号,8号,12号举起手。

喻文州“嗯”了声,拿起水杯,“好的,下面从1号开始各自叙述理由。”

1号望向韩文清,“首先表明身份,我是预言家,昨晚验的就是老韩。查杀他,这就是我上警的理由,如果你们让我做警长,我下一把希望女巫救我一下,我再验一个人,验7号老叶,未雨绸缪。如果他是好人我就把警徽给他,如果是狼我就撕警徽,然后你们就知道他也是狼。”

4号篮球队的男孩摸了摸头发,有些为难道:“哦,我这个,就是普通村民,上警就是看形势,我觉得1号可信度挺高,过会儿我退水相信他。”

喻文州放下玻璃杯。

韩文清坐起身,看了1号一眼,继而把手搭在桌面上,“首先,1号今晚和我已经不对付了很多次,”他的语速平常,声调平淡沉稳,“狼玩得也熟练,前几次上警都说自己是好人,最终结果却是狼,希望大家考虑清楚。其次,我不是预言家,是平民以及平民以上,这是我上警理由,大家要是敲定我是狼,我没办法,可把我投出去必然会少一个助力。如果成功竞选,在下面如果有预言家的情况下,我选择相信预言家,没有我就票归1号,下一场如果死亡,警徽视情况而定。”

黄少天捏了一下肩膀:“好的,那么第一,我是预言家,其次,我验了9号,给她发金水,我知道金水可信度没有查杀高,但我就是运气差验了这个,9号可以接也可以不接啊,沐橙你懂,没有关系。其次,我不知道8号是不是狼,我也没验,如果上警成功,我就查他,因为我觉得1号跟8号沆瀣一气,只是假装内斗,牺牲8号推1号上位。不过按道理,老韩玩这个这么熟练不应该牺牲他,所以我姑且认为8号好人,下一把查。如果真是,我就把警徽给他,如果不是,我把警徽给9号,发言完毕。”

“嗯,好的,”喻文州敲了敲桌沿,“现在有人要退水吗?”

“我。”4号说。

“12号给9号发金水,虽然我觉得可信度不高,但我确认自己是好人,相比1号更支持12号,我也退。”韩文清抬了下手。

“那么闭眼,开始投票。”

很快票数出来,黄少天上警成功,喻文州宣布了结果,“然后,昨晚死亡的是6号,请警长右边的开始依次发言。”

1号: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选12,因为我真的是预言家,今晚肯定要死,如果不死我就再验一个,你们会后悔没选我,我建议归票8号,他真是查杀。”

2号:“我是平民,没怎么分析出来,不过老韩一向会装,我看警长。”

李轩挑了个橙子瓣,边吃边说:“这里平民及平民以上,如果夜晚被杀希望女巫救一把,暂时相信12,1号老油条真的不敢信,总坑朋友,我相信他与8号联手,预言家下一把查一下8号吧。我归票1号。”

4号与5号都归票了1号。

叶修“啧”了声,挠了挠脑袋,“这样,根据刚刚发言,三种情况,第一种1号预言家,老韩查杀,黄少天不明,归票老韩,第二种12号预言家,9号沐橙安全,老韩不明,1号铁狼,归票1号。第三种少天是预言家,1号8号都是狼,我建议归票1号,毕竟他自称预言家。下一夜可能继续混淆黑白,搅弄是非。综上所述,我归票1号。”

韩文清笑了笑,没有废话,“跟7,归1。”

苏沐橙鼓了鼓掌,望向黄少天,“首先感谢警长金水,这里真的是平民!希望多活几把!然后依然警长选谁我就选谁吧!”

10号:“这里也是好人,没有特别缘故,觉得老韩是狼几率比较高,归8。”

11号:“我是不知道为什么10号就觉得8号几率高,根据老叶总结,明显1号可能性高,我归票1号。”

全场发言完毕,喻文州叩击一下,“陈述结束,警长归票。”

12号归票,“归1的多,那我也归1号吧,下一把我验一下8号。”黄少天点了点下颌。

“好的,警长归票完毕,”喻文州点头,“大家投票。”

1号死亡,没有遗言。

“那么第二夜,天黑请闭眼,狼人睁眼,确定杀人目标。”

喻文州笑眯眯地望向韩文清。

“2号。”对方示意。

三只狼相互点头。

“预言家请睁眼。”

1号预言家死亡。

“女巫请睁眼,昨晚死亡是,”喻文州手势2号,“你要救吗?”

叶修摇头。

“毒药?”

叶修指向12号。

“好的,女巫请闭眼,猎人请睁眼。”

“天亮了。”

喻文州“哎”了一声,“昨晚死亡2号,12号。”

众人沸腾。

“没有遗言,12号可交付警徽。”

忽然被提醒宣布死讯,黄少天显然不在状态,还有些懵,但下一刻他立即醒回神来,将警徽指认给了韩文清,“警徽给老韩。”

“好,下面请新拿到警徽的8号开始,按照顺时针发言。”

韩文清调整了一下语速,“嗯,”他沉默几秒,“我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女巫没有救人,而且昨晚死了两个,我觉得女巫毒死一个人的可能性很小,猜测一把,2号和12号是恋人,所以12号一旦被杀,2号牵连,但目前这局依然很奇怪,女巫没理由不救,除非他相信12号不是预言家。”

叶修笑起来,“排。我觉得女巫放弃救人,选择毒药的可能性很小,丘比特箭射了2号与12号可能性较大,就是不清楚2号是狼是人。目前线索这局都少,老韩暂时可信,分析也是,我跟他。”

5号:“排。只是想问女巫为何不救,预言家死得好惨。”

4号:“嗯,我想法不同,假设这局狼本来就要陷害12号呢?故意不杀,随便挑了其他村民?结果女巫看是2号死亡就没救,结果没想到2号和12号是情侣,一起死了,这样是不是更合理?”

李轩赞同:“对对!这个解释也合理,就说不要谦虚嘛,看你刚刚还谦虚自己不会玩儿。我觉得,可能狼本来就要陷害少天,如果1号是狼,他队友那么老奸巨滑,很可能就给场上活着的队友出这个损招。”

11号不动声色地看了眼韩文清,轻轻点头,给了他一个“我懂”的眼神。

“这把大家都挺在线的,”他随后开口,“我个人觉得差不多就是这样了。就是现在,上帝,我申请看一下当时给1号的投票,那应该是给警长归票的比较好的选择。”

“大家同意吗?”

喻文州问。

“同意。”

“好的,第一轮,给1号投票的是2号,6号,10号。”

11号笑了一下,“巧了,2号6号都已经死亡,那我想听一下10号发言。”

10号有点无措,“我?可我真是好人啊?我当时跟票完全因为觉得1号那么激动,气势挺像真的,而且12号发金水没什么说服度,上述说明不了我就是坏人吧?况且2号不知道是不是狼,6号总不是吧?投1号根本无法验证我就是狼。”

苏沐橙眨了眨眼,“嗯,就,我有点混乱,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,不过我觉得8号现在是很可信的,所以我跟老韩,希望如果下一晚杀的是8号,女巫可以保一把。”

喻文州拍了拍手,“好的,发言结束,警长归票。”

韩文清咳嗽了一声。

“根据情况,的确像是恋人死亡,12号被牵连可能性较大,那么现在可能是死亡一狼一神一平民,或者两狼一神一平民,我们暂时不知道这局是屠边抑或屠城,但以防万一,今晚我如果死亡,我就把警徽给9号。女巫,我希望无论是我还是9号你都可以救一下。最后,这局我只能盲投了,没有任何线索,归票10号,毕竟你嫌疑最重。”

“警长归票10,众人投票。”

投票结束。

“10号死亡,”喻文州撑起胳膊,“第三夜,天黑,请闭眼。”

三只狼睁开眼睛,韩文清简单指了一下自己,“骗药。”他做出口型。

“好的,击杀目标确认,预言家请睁眼。”

预言家已死亡。

“女巫请睁眼。”

喻文州摊开掌心,“今晚死的是,”他指了指韩文清,“你有一瓶解药,你要用吗?”

叶修同意。

“好的,那毒药呢?”

毒药已用。

“女巫请闭眼,猎人请睁眼,今晚你的枪是,”喻文州拇指朝上。“这样的。”

“好的,天亮了,请大家睁眼。”

光线晦暗。

“今晚是平安夜。”上帝宣布,“警长开始发言。”

8号,“如果没有猜错,我昨晚被女巫救了,谢谢。你应该还有一瓶毒药,请谨慎使用。”说完,韩文清看向叶修。

“平安夜,”叶修觉察,微微地避开了韩文清的视线,“解药必然被用,现在情况,我们还不知道猎人,女巫,以及丘比特的身份,不过丘比特不重要。现在已经是第三夜,解药已用,猎人如果还没有死,可以自曝了,最好这一轮带走一个。”

5号,“老叶分析没错,猎人如果心里有计较,可以自曝开枪带人了。”

3号,“的确,自曝一下,”李轩举手,“我是猎人,想带走11号,提供一下场外信息,11号小动作我清楚,他这一盘在每一轮上帝讲述谁死亡时一直很波澜不惊,除非预知,很难如此。如果大家信我,归票11,不信就归票我,我自曝带走11号,游戏基本就能结束了。”

篮球队的4号男孩有点犹豫,“…这个吧,我想再听听11号的。”

11号怒了,“搞笑吧?”他指向李轩质问,“小动作?有意思吗?你知道自己倒霉在哪?我不是狼,我才是猎人!波澜不惊是因为有枪在手,知道死的不是自己。你们归我,我立刻带走3号,李轩你踩我,是因为自己才是狼吧。”

苏沐橙捧着瓜子坐在座位上,捏了捏衣袖,“…嗯,这就掐起来了啊?按我想法,只能说这里面肯定有一个狼了,我看警长吧还是!”

“好,那发言结束,”喻文州示意,“警长归票。”

韩文清点头,“这一盘肯定归3号或者11号,从发言信息来看,3号场外,11号解释更加合理一些,我归票3。”

上帝,“警长归票3号,大家投票。”

投票3号死亡。

李轩气愤了,“我他妈才是猎人!我自曝带11号走!老韩你个傻逼!”

喻文州,“好的,那么猎人现在开枪,11号死亡。希望李轩同学后面注意一下语言。”

苏沐橙笑起来。

“第四夜,”对方却依然平静,“天黑,请闭眼。”

“狼人请睁眼,确认杀人目标。”

5号与韩文清示意4号。

预言家与猎人已死,毒药解药均消耗,喻文州知道一切,却始终平心静气地按照惯例说完了整个过程。

“天亮了,请睁眼。昨晚死亡的是4号。”他看了一下篮球队的男生,“请警长发言。”

8号,“4号此前发言身份比较像平民,根据场上判断,女巫应该还剩一瓶毒药没用,我其实希望知道为什么女巫还有没用掉毒药毒狼。下面请从我右手开始发言。”

9号,“我也希望知道,局面到现在女巫应该可以判断出来剩下谁是狼了,没什么可说的,我还是跟警长走。”

5号,“对,我也跟警长。”

叶修却在这个时候笑了一下,“那么我就自曝一下,”他扣了扣玻璃,“我是女巫,没用毒药是因为先前暂时不能确定狼的人选,但现在回顾一下前几轮,5号在第三晚没有任何有效发言,只是附和了我的意见,第二晚也是,所以我倾向判断他是「划水狼」,一直跟风附和,想借此降低存在感,伪装自己。所以如果这一轮我没被投死,下一轮一定会在夜里使用毒药带走5号,希望大家采纳我的建议,我归票5。”

“7号的发言有道理,我倾向叶修,归票5号。”韩文清说。

“我也是。”苏沐橙笑眯眯地赞同。

5号这时才最终明白过来,然而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“投票有效,5号死亡。”

喻文州说。

继而叹了口气,“可算结束了,神狼恋真是看得上帝视角一言难尽。”尘埃落定,他望向韩文清与叶修,“…恭喜啊,控场跟诱导还是那么默契。”

韩文清侧过脸。


气氛犹如光线一般浑浊。

叶修沉默了几秒,紧接着忽然动作,手无意识摸了把口袋,然而不出预料,里面却只是空荡荡的,“…我,”他皱了皱眉,感觉到某根丝线逐渐绷紧起来,动作短暂地僵持了一个刹那,“我去买烟。”随即起身。苏沐橙看向他,疑惑的表情顿时一变,刚想问些什么,可叶修没有犹豫,很快就已经走出了KTV黯淡的包厢。

气温在这个时候早就降了下来,空气里带着难以摆脱的湿意。

街道对面只有一家7-11。他打开门,光线略微显得刺眼,纷纷穿透玻璃墙壁照射出来,店里顾客稀疏,生意惨淡,店员半躺在收银台玩游戏,声效响亮,肆无忌惮地清晰传出。

叶修拿了烟结账。

“微信?”对方询问。

“嗯。”他把手机拿来,对准扫码器,机器骤然喊叫出“滴滴”的一声。

“欢迎下次光临。”小姑娘凑合敷衍了一句,事实根本没注意看他,只心急火燎地伸手,立刻重新解锁了屏幕。

结果店门却紧接着第二次被推开了。

“哎呀,欢迎光临。”

她烦躁又焦急地“啧”了声,却依然只能别无选择地说。

与此同时,叶修顿在原地。

“…嘿,”然而,他很快就笑了起来,视线略微晃动,望向套着黑色T恤的韩文清,继而扬起下颌,动作毫无凝滞,“你又跑来买什么啊?”

“烟?”可韩文清没有回答他,只是询问,语气平静,目光垂落。

“啊?哦,是啊,这不身上没带嘛。”叶修挺坦荡地说,随手撕掉了透明包装,“来一根?”

“你打火机呢?”

对方却问。

“哎哟。”结果韩文清一提醒,他才发觉,烟倒是买了,打火机忘记了,于是不假思索,条件反射地就想转身,“我去…”

“我去吧。”韩文清拦了他一把,不容置疑。

“拿一只打火机。”韩文清走到柜台旁边,言简意赅地说。收银员听见,没精打彩地递给了他一根一次性的深蓝颜色塑料打火机,“就这种了,您看要不要吧。”语气很不耐烦。但韩文清没刻意计较,只说,“要,微信结账。”

“两块钱。”她报了个数,“欢迎再次光临。”

他们走出7-11。

“怎么就抽烟了?”叶修问,脸色却一如既往,丝毫没什么货真价实“疑惑”与刨根问底的意思。他抽出两根,韩文清则点燃打火机。

“随便抽抽。”韩文清一样语气寻常地说。

叶修凑上去点了烟,深吸气抽掉一口,“…我说,老韩,”他隔着一层影影绰绰的纱幕凝视对方,继而掸了掸烟尾,尘与雪飘摇坠落。随后轻车熟路,就把韩文清那根也拿着烧燃了,“我觉得,有难事有问题吧,我们还是要倾向于解决问题,”他说着,抬起胳膊,动了一动手腕,试图将浓密的雾气扇散一些,“光抽烟可没用。”

韩文清闻言,蓦然抬起眼睛,夜幕巍巍地笼罩着连缀的星子。叶修措不及防地望进对方,烟草燃烧,发出“嘶啦”声。

于是,就在那个刹那,他仿佛骤然顿悟了什么一般:原来当情感从指缝间满溢出来,变成覆水难收,无路可退,其实也就是此时此刻的事情。

“那你考虑考虑。”紧接着,叶修听见韩文清忽然问,一字一顿,声音沙哑。

“…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。”

游戏部分,鸣谢我的九 @九月缟素焚 

但游戏其实也没那么重要,一个载体和渠道,如果能看出情绪就可以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88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