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在一起了的两个


叶修下到骨外III病区时,进门,看韩文清正在病区走廊尽头,面前站着个轮转的住院医小孩。

“……开了医嘱?”声音闷闷传过来,不怎么大,“嗯?要你下医嘱就是在电脑上开个医嘱敲字?那我要你?我要个秘书行了。”

小孩儿浑身绷紧。指头捏着查房记录的本子和水性笔低头。

“联系科室会诊,就是你开会诊单、他签个字儿?人没有来你不会催?一个电话不行,打两个,两个不行,亲自上楼去请——你不用继续在我组里留了,换个地方,我这里不留你这类人。”

说完了,人转过脸,望见叶修。

“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他愣了下。但几步又已经走过去。

“‘他不来,你难道不会请?’”对方惟妙惟肖学了句,几乎以...

[韩叶]圈 2

*要小心爱与不爱之间

离得不是太远


“中午吃小砂锅来不来拼?梨苑2楼新开窗口这个!”

叶修从消毒服摸出手机看时间,这才看见之前消息亮在屏幕上。苏沐橙大概是见他许久不回,之后又发了个小猫扒玻璃.jpg的表情和窗口震动放弃了,“我找别人吃去啦!”又结尾,口气也不怎么介意。

“手术室。”

屏幕中,小猫竭力伸着后腿立起了半身,前爪撑在玻璃,明显有点儿企盼又可怜兮兮的。他没忍住笑了下。但笑完之后,还是把面前两个吃完的饭盒先摞起来收拾了丢了垃圾桶,继而调了个无铃声震动,又才不慌不忙地打字,“之前手机静音了,没看见,下午跟个手术。”

“?你怎么还能进手术室啊?”

气泡条颤巍巍浮起来,“老师...

[韩叶]圈 1

*要小心爱与不爱之间

离得不是太远


“韩文清。”人念了遍。

韩文清听见。下午7、8节课,打了铃之后人群在这时已经流散大半,很快,“嗯?”他抬起头,看见人从大投影幕移过视线,“怎么了?同学?”迟疑了下,“是ppt吗你是要?”继而,“如果是课件,这个课件按教研室规定,现在只能给你们pdf格式,之前休息已经拷给大班学委了——还是课本有什么其他问题?”

人笑了笑。

“有个问题。”

“好,”韩文清伸手,低头脱了眼镜,随即已经道,“但稍微,”这个时候教学电脑刚退出程序,u盘跳出,却还没来得及拔,“几秒钟,给我,”投影幕在他说话间“嗡嗡”上升,“…行了。”屏幕黯淡下去。

人紧接着弯腰收了东...

“人是我养出来的。”

[韩叶]迷津 1

“识破迷津,回头是岸”


叶修醒来时是一个人,但看到床边的另一个人时,“一个人”变成了“两个人”。

“老韩?”

他皱眉,对方却没有醒来。

一个酒店房间,一张床,一把躺椅。叶修起身,浴室在玻璃幕墙后,光线照耀,浴缸泛起了瓷白与金粉色。房门理所应当地紧闭,插卡器里没有房卡,他眨了眨眼睛,伸手去拧把手,金属质感冷而干燥,把手纹丝不动。

走廊安静。

“叶修?”

下个刹那,一个声音响起来。

叶修转身,“你还好么?”他问,想说“门锁了,没有房卡,走廊没人,我们应该是被困在了这里”,韩文清却好像已经知道他会说什么,“你好吗?”他问,没有问“你什么时候醒来的”,也没有问“这是怎么回事”。整个...

[韩叶]秋毫 5


有人碰了碰他的肩膀。

“再…让我睡一会儿,就10分钟,”叶修说着,缓慢侧过了半身,好像劝慰又漫不经心地抬起胳膊,那只手没有躲避,果然被他轻易地握住,“别闹,老…”

他猛然睁开眼睛。

“嘿嘿,”一个声音响起来,苏沐橙蹲在狭窄又风雨飘摇的长条躺椅旁边,“这次可不能怪我吵醒你哦,”她环抱双膝,笑眯眯地望向他,空出的一只手掌提着塑料袋,“是你自己让吴师兄喊我给你订饭的,雪峰哥下班了,现在都过去半个多小时啦。”

一句话几个词,几句话也很短暂,下个刹那,叶修已经翻身坐了起来,“胡闹,”躺椅顿时发出了“嘎吱”的呻吟声,“一个女孩子,深更半夜怎么跑到男更衣室来了。”

“就是因为现在是凌晨1...

[韩叶]秋雾 1



阳光还藏在云朵之后。

“老韩!”一个声音响起来,清早太早,就是韩文清也没有起床——闹钟没响,他习惯性的生物钟还只维持在了一个似醒非醒的时刻。秋冬之交,暖气漫不经心地充盈房间,显得温顺又饱满。

“…嗯?”他条件反射地睁开眼,视野模糊的闷闷地应了一声,思维也很缓慢,刚想问“怎么了,我就起来。”

“哥变成了女的了。”

对方却已经提前一步回答了那个没说出口的问题。

这是他熟悉又略微陌生的那个嗓音,风轻云淡又沙哑,是叶修穿着黑色T恤,长袖,长发落在后背,没有梳理,也没有胸罩。

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我觉得不管是为什么,暂时也只能这样。”

“她”接着说了一句,好像有一种“无可奈何”...

[韩叶]擎云 8


叶修洗澡出来,韩文清已经把毛绒绒的浴衣换成了黑颜色T恤,他看见后愣了愣,继而笑起来,语气很戏谑,“换什么换啊,浪费,”

没说完,又漫不经心地到抽屉翻吹风机,“最后总是要脱的。”但韩文清听见,什么话都没说,颜色波澜不惊,只是把吹风拿出来扔给了对方,“这里。”

短发吹起来只有那么快了,犹如春意浓稠染绿白马,冰面破裂,霜雪消融。但现在韩文清触手可及地站在他身旁,无论什么事情、什么速度,多快都是要嫌慢的。当发根勉强半干半湿,叶修默不吭声,拔掉电源,“行了。”随后他说,几乎把电线缠成毛线,说完已经抬起胳膊,拉低对方。

韩文清没什么防备,一个短暂的空隙,让对方在一个刹那拉得绷成了一张弓弦,...

[韩叶]秋毫 4


“鱼鳃鲜红,”韩文清说着,将鲫鱼拿在手里,也没在意扑面而来的腥气多少,掰开腮部给叶修看,“鱼鳞跟眼睛要亮,背鳍要正,”说完,他微微横跨一步,把东西递给了鱼贩子,“称吧,就这条了,”随后看向身旁,“其实很简单。”

“好像很简单。”叶修笑道,嘴唇弧度很浅,“其实很意识流。”话语未落,一两句交谈的空隙,鲫鱼就很快杀好装好了。装鱼的塑料袋子湿淋淋的,腥气很重,薄薄两层相互摩擦,紧紧依偎着贴在鱼鳞上。水珠啪嗒滴落,是细细的、越聚集越深重的粉红色。韩文清伸手接下来,叶修付了钱。

“还买其他的吗?”

他问。

“你别光问我啊,我上午已经来了一趟了,买的都是普通应季的蔬菜。今晚是请你吃饭,你想...

[韩叶]擎云 7


星期六晚上,韩文清和外联部在基础医学院行政楼开完会已经很晚了,打算10点结束的会议拖到了11点,最后部员收拾电脑投影走掉,他还在笔记本上抓紧修改一些文件,等到抬头起来注意时间,才发现又是半个小时花费了,再一看会议室,出乎意料,卫蔚也停在位置上。

“时间很晚了,”韩文清踌躇迟疑了一会儿,依然提醒了对方一句,“不差几分钟,回寝室忙吧。”他说。

“嗯?你怎么没走?”卫蔚骤然惊醒,顿了顿,也是略显诧异,然而她很快就笑了笑,已经合起电脑,“方案就要修改好了,”她将座椅摆回原位,“到时候抽时间,我们两个部门的负责人再接触一下,这次活动肯定没问题。”

“行。”韩文清点点头。

韩文清对叶修告...

[韩叶]擎云 6


一个刹那,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没有说一句话。烟依然在默不吭声地缓慢燃烧着,连续不断地发出“嘶嘶啦啦”的响动。

韩文清站在原地,停顿几秒,他想自己到底是冲动了。

只是刚刚夜幕深沉,气氛静谧,烟与烟灼热燃烧,雾气纠缠,像极了接吻缠绵,对方那么的触手可及,仿佛梦幻泡影似的诱惑了韩文清,让他最终再也掩饰按耐不住爱与欲望。

他甚至想,这句话说出来了,应该就是解脱,就算要他换寝室,就算需要搬出学校,他都是是愿意的。然而谁料,“梦幻泡影”终究是梦幻泡影,的确是如露如电。

“沉默得已经够久了,”他想,这个时候月光照耀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撒网一般慢条斯理地撒了下来,“没必要了。”

韩文清...

[韩叶]擎云 5


“我们已经开始玩狼人杀了。”

叶修拿起手机,视线略微偏了一下,苏沐橙的语气显得有些百无聊赖的,“你不来玩真的好无聊哦,来不来嘛。”

“…朋友在催?”这个时候,身旁一直在看显微镜的吴雪峰忽然抬起头,很好脾气地对他笑了笑,“如果有事就先走吧,没关系,不要熬了,还剩几个培养我来结尾,结果等后天看就行。”他说着,习惯性地揉了揉额角,微微眯起眼睛,“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再晚点你的学生卡刷不开教学楼,又要拿我的研究生卡走了。”

“嗨,”叶修闻言,笑起来,“没事。”他说,“他们打完篮球赛聚餐,表面是喊着一起吃喝玩乐,目的就是想多一个人AA结账。”他竟然还能游刃有余地开出个玩笑,继而才丢掉枪头,...

[韩叶]擎云 4


“我说。”

一只铅笔戳了戳叶修后背,“你最近怎么总和沐橙坐一起。”

“有话说话。”

叶修听见,懒得理会黄少天,身都没转,将组织胚胎学的书翻开,“怎么,是你心怀叵测,有什么企图吗?”

“嗨!”这个指控简直是飞来横祸,无妄之灾,对方立刻不乐意了,随即反驳,“你别瞎说。我是看你一个老爷们没事,成天颠颠地跟妹子一起坐,非常影响苏妹子桃花的好不好。”

“是嘛!”

苏沐橙坐在叶修旁边,闻言乐呵呵地侧过脸来,笑眯眯地望向黄少天,神情狡黠,“什么桃花呀,哪一朵?”她竟然还兴致勃勃地掺和,不紧不慢添柴加火的模样。

“对啊,是吗?”叶修笑起来,故意把手搭在苏沐橙的椅背上,漫不经心地敲了敲,...

[韩叶]擎云 3


“…要排队拿号。”叶修看见西餐馆门口的架势,凝视几秒,侧过脸对苏沐橙说,“饿不饿?是等等看?”

“老韩你们呢?”

苏沐橙听见,却没有独断决定,转身轻柔地询问剩下两个人,“卫蔚饿吗?如果现在觉得饿,我们就不等了,干脆换一家吃吧。你们不是还有事情要谈?最好别耽误。”

“哪里,就是谈个活动,没那么急。”卫蔚闻言,看了韩文清一眼,灿烂明朗地笑起来,“好事多磨嘛。”她摊了摊手,模样潇洒,继而指向旁边,“你们先坐,我去拿号。”说完,没有停顿,已经非常体贴地朝前台走去。

叶修见状,伸手不紧不慢就拖了最靠近的一把高脚圆凳给苏沐橙。

“穿成这样,也不嫌累。”接着他不甚赞同,难以理解地瞥了眼对...

[韩叶]擎云 2


夏秋过渡的这段时间,无论温度湿度都格外难熬一些。

叶修星期三晚上下了公选课,没走几步,隔着二号教学楼和小广场就已经听见了十几米外,铁栅栏内,露天篮球场里传来喊声喝彩。稀疏的路灯光线连缀,柔柔散开,虚虚笼罩了几只颜色翠绿的细小昆虫,动物在微微鸣叫,风扑簌簌吹过,也只是又潮又热。

他沿着寝室小路走了半截,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边走边仰起头,漫不经心看了看天光。教学楼顶,鸟雀成群地“啾啾”飞去,姿态敏捷,在云朵上投射下几片飘忽不定的阴影。

叶修的视线也跟着飘了起来,拐出走廊,继而停顿几秒。紧随其后,他忽然转过身。

此时此刻,夜幕早已黯沉了,果不其然,等他不紧不慢地走到地方,赛场哨声正巧...

[韩叶]擎云 1


叶修坐在包厢沙发上,KTV里群魔乱舞,鬼哭狼嚎,灯光也是乱七八糟的。苏沐橙正拿着一小杯饮料研究,蓝湛湛的颜色幽微细致,折射了一小片在她的手背上,裙边柔柔软软,真是非常好看。

“少喝点。”他凝视几秒,提醒一句,“就是看着漂亮。”

“女孩子嘛。”苏沐橙听见,很熨贴地转过头来笑,声音就像一朵云,“你就是嫉妒,”可随即又吐了吐舌头,故意调侃他,“不能喝。”

“无债身轻。”叶修摊了摊手,说着,转过头条件反射性地看了看一个方向。那边气氛格外热闹喧哗,青春期的男生女生拼起酒来也都豪气干云,潇洒要命,模样很了不得。

“老韩能喝的。”

苏沐橙没看,只说了一句。

韩文清是喝起酒来不动声色,难...

[韩叶]秋毫 3


“人呢?”

电话接通,几乎是立刻便传来声音,“找不到地方,跑迷路了?”对面直截了当地问。

韩文清听见,沉默几秒,瞥了眼副驾驶跟后视镜,“…唱歌我和他就不去了,”他随后说,打了把方向盘,“你们玩,改天请吃饭。”

孙哲平闻言,顿了顿,“操,”接着就骂了一句,“什么意思啊?”语调难以置信,“我他妈援藏一年好不容易回来,你们俩就这样儿,吃完饭了招呼都不打,拍屁股就跑?老叶人呢?”他问。

“我旁边。”

“你把电话给他。”孙哲平没有犹豫,语气斩钉截铁,“我跟他说。”

韩文清却停了一下。

“睡了。”

“什么?”这个回答显而易见地出乎了常规,于是电话那端,孙哲平一时之间也没能反应过来...

[韩叶]秋毫 2


“昨天新拍了X线片,这是片子,左股骨粗隆间骨折,断成角明显;左侧下肢的血管彩超也做了,显示有个静脉血栓,再加上患者本身脑梗塞病史、骨质疏松,如果做内固定,手术风险还是高。而且她心电图结果出来,心脏情况也有点不好,二尖瓣主动脉瓣轻度返流,就还是上了心电监护,低流量吸氧,监测血压。做的一级护理。”

“嗯,”韩文清点了点头,“肝素和丹红都上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韩文清看了眼病例,转向患者家属,“如果可以,最近能不下床建议就不要下了,术前避免激烈动作,腿也不要做什么按摩,不然有可能导致血栓脱落,后果会很危险。”

“哎好,谢谢医生,昨天宋医生也嘱咐过了。”对方连忙应了句,态度挺积极,“我们...

[韩叶]秋毫 1


手机铃声响时,叶修条件反射地挣了一下去摸,没摸到手机,摸到了人。

“突发?”他想。

结果身旁“人”反应比叶修更快,掀开被子,转眼已经摸黑递给他床头柜上的手机,“是老冯,”对方说,看了联系人,毫无避讳,“起来吧,突发。”

有这几秒缓冲,叶修也清醒了,整个人当即切成工作状态,冷静又克制地接完电话,眨眼穿好衣服,唯独头发还是乱,飘来飘去地压不住,“…你继续睡,我先走了。”他拿起外套,见缝插针地说了句,谁料开口才发觉喉咙沙哑,听着就是晚上没做好事,可也没办法,只能又“啧”了声。

“领子。”结果对方提醒,不紧不慢。

没亮灯,光线不怎么清晰,叶修低头看了看,视线飞掠,没看出个所以然,只

[韩叶]契阔 11

十一


“叶…叶教授。”

韩文清看着叶修,尝试调整呼吸:他先前一时冲动,直呼出对方姓名,根本没预料到境地会变成现在这个让自己左右为难的模样,“我…”

“大漠孤烟。”结果,出乎意料,叶修的表情却依然轻松,他笑起来,喊了一声,“对吧?”于是,不着痕迹地,韩文清的进退维谷便被他打断,声音收尾,叶修接着将视线转向苏沐橙,若无其事,“来,介绍一下,这个也是你们的直系学姐。”

他就这样波澜不惊,风轻云淡地解围,把话题轻易带过去了。

韩文清觉察,呼吸略停,心中微微一动。

“你好呀,我叫苏沐橙,”苏沐橙多么熟悉叶修,心照不宣,笑眯眯地就将手伸出去和韩文清打招呼,笑容明媚灿烂,无可挑剔,与此同时却...

 
© 江潮 | Powered by LOFTER